人民报
 

一个中共不许说的故事今天被川普关注(多图)

瞿咫




在成都市青羊区法院第六审判庭对法轮功学员莫善益的非法庭审上,审判长看过其父莫明学的辩护意见书后说:「写得好!写得好!有理有据,是合法的。」



今年5月,川普总统给马振宇的妻子张玉华博士的亲笔签名回信照片。

【人民报消息】网上最近刊登了几个新闻,都是与那个在中国大陆不能说的话题有关。这个话题目前已经惊动的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看过之后,发现这个话题真的值得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认真思考和召开会议研究一下了。

其中一个新闻是,2017年3月13日晚,一位法轮功修炼者在成都市讲述法轮功真相时被警察绑架。这个新闻告诉读者,说真话得坐牢。

另一个新闻是,一位南京法轮功修炼者马振宇因为被怀疑给国家领导人写信而于今年6月28日被中共当局判刑3年和罚款3万元人民币,他现居美国的妻子张玉华博士于是给总统川普写信,竟然得到川普总统的亲笔签名回信和鼓励。这个新闻告诉读者,真法制假法制,事实会说话。

第三个新闻是,一位大连律师(后来修炼法轮功)没替法轮功客人辩护时,大连市司法局2006年把他列为大连市十八个优秀法律服务工作者之一。替被迫害的法轮功客人上庭辩护,结果自己也被关进监狱,并连累了与他一起吃饭的13位法轮功修炼者,目前可证实的其中7位已经被迫害至死。

「610」至今依然站在法律的头上

2017年3月13日晚,四川遂宁蓬溪县的法轮功修炼者莫善益在成都市讲述法轮功真相时被警察绑架。

2018年6月19日上午11点,已被非法关押了15个月的莫善益在成都市青羊区法院第六审判庭被非法庭审,由于辩护律师劝其认罪,被其父莫明学辞退,他自己亲自上庭为36岁的儿子依法做了精采的无罪辩护。

莫明学首先说明,莫善益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从法律角度看,法轮功从传出到今天,都是合法的。即使是从1999年7月22日之后,修炼法轮功也是完全合法的。

「翻遍我国所有现行的法律法规,至今也找不到禁止公民修炼法轮功的明文规定。法无明文不为罪,莫善益修炼法轮功完全是合法的。」

莫明学举证说,查禁法轮功出版物的通知已被废除,莫善益拥有和发放法轮功数据都是合法的。

2011年的《国务院公报》第28期内容显示,同年3月1日,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发布了新闻出版总署令第50号,公布《新闻出版总署废止第五批规范性档的决定》,该决定明确废止两个1999年发布的、对法轮功书籍的出版禁令:(1)第99项「关于重申有关法轮功出版物处理意见的通知」(新出图[1999]933号);(2)第100项「关于查禁印刷法轮功类非法出版物,进一步加强出版物印刷管理的通知」(新出技[1999]989号)。

莫明学认为,从法律上讲,即使没有这一决定,拥有和发放法轮功书籍、数据也是合法的,何况现在查禁文件已明文废除。

公民信仰自由受宪法保护,那么,信仰自由必然包括传播信仰的自由、发放信仰数据的自由。否则,那是假的信仰自由。

「莫善益修炼法轮功,发放法轮功数据,都是行使宪法赋予公民信仰自由的权利,是合法的。」

莫明学义正词严地辩护道:「法轮功不是X教。」无论是从事实,还是从法律来看,法轮功都不是X教。莫善益修炼法轮功以后,身体更加健康,心地更加善良。「一个教人强身健体、修心养性的功法,何邪之有呢?」莫明学问。

列举事实后,莫明学辩护道:「在国家相关部门认定的邪教名单中,根本没有提到法轮功。」

当他列举了公安部公通字【2000】39号和【2005】39号两个文件认定的14种邪教名单中没有法轮功时,这一刻好像整个法庭的空气都凝固了。大家都静静地听着莫明学的辩护,审判长、陪审员、公诉人都没有打断他的发言,也没有提出任何反驳和质疑。

审判长看过辩护意见书后,走过来对莫明学说:「写得好!写得好!有理有据,是合法的。」

在最后的发言中,公诉人提及案子还是由「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决定。因此,即使审判长对辩护虽连声叫好,但最终法庭得听命于「610」的,非法判莫善益坐牢三年六个月、罚款3,000元。

给国家领导人寄信被举报




因为给国家领导人写信,公安说要把马振宇弄死在监狱里。

2017年6月,南京市玄武区的一个快递店向警方举报,说有人在该店给6位国家领导人分别寄了6封信。给国家领导人寄信也违法?

于是,警方怀疑是原中国信息产业部南京第14研究所雷达总体组设计师马振宇寄的,并对马振宇进行跟踪盯梢,然后于9月19日将马振宇绑架到玄武区锁金村派出所。南京国保警察高洪华还对马振宇拳打脚踢。

南京市玄武区法院今年6月28日对马振宇的判决书中称,马振宇给中共国家领导人写了7封「为法轮功鸣冤叫屈」的信。给国家领导人写信要坐监狱!还不止如此,南京市公安在2017年10月到南京市看守所给马振宇送批捕通知书时,对他说:「这次就让你死在里边啦!」

在去年9月得知丈夫马振宇被中共当局劫持的消息后,旅居美国的张玉华就开始四处奔走,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和帮助营救马振宇。

张玉华会见过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政策高级专员和美国国务院官员,也多次致信美国总统川普请求帮助。

川普总统办公室多次给张玉华回信,并且还打电话向张玉华询问马振宇的情况。

今年5月底,张玉华收到了带有川普总统亲笔签名的回信,信的日期是5月18日,从华盛顿DC发出。

川普总统在信中写到:「亲爱的张博士,感谢您花费时间写信……我们将继续捍卫美国的价值观,鼓励那些为人类尊严而奋斗的人们……」

一位网民贴帖子说:「两位普通老百姓分别给中共领导人和美国总统各写了一封信,那为何结局却如此大相径庭呢? 这,确实是值得我们深思的地方……」

律师为法轮功修炼者辩护坐牢7年,连累7人酷刑死亡

王永航,山东省莒南县人。1993年考入大连铁道学院(后更名为大连交通大学)机械工程系,1997年毕业后到大连机车厂工作。1999年通过全国律师资格考试后,起初担任工厂法律顾问,2003年辞职成为执业律师。

为了解决案源问题,王永航曾于2005年利用周末时间在大连市图书大厦一楼法律书籍销售处设咨询台,为购书顾客提供免费咨询。因此,大连市司法局2006年把王永航列为大连市十八个优秀法律服务工作者之一。但是,当王永航作为法轮功修炼者的辩护律师后,情况就全变了。

2008年春,大连法轮功修炼者王春彦被中山区法院庭审。在各种手续(授权委托书、律师所介绍信、律师出庭函)一应俱全的情况下,王永航刚步入法庭,该法院刑事庭女庭长就惊恐万状地尖叫着把他逐出法庭,收走他的相关手续后,并立即回办公室打电话,扬言「我马上让司法局调查你」。她说到做到,几天后,就有消息说司法局在调查王永航代理法轮功案件情况。

这个庭长违法剥夺了王永航的代理权,剥夺了当事人委托律师的权利,剥夺了当事人和律师的辩护权。完全没有法律依据,就这么荒唐!

2008年5月,辽宁省司法厅利用年检之机无理由没收了王永航的律师执业证。据说时任司法厅厅长张家成专程从沈阳到大连,召集各方开会,研究怎样「挽救」他,以消除他写的诉冤文章给辽宁省司法厅和大连市司法局造成的「不良影响」。

律师协会的官员见面时说了这样几句话:「王律师,你写的文章我们都看了,你说的都对啊,你提出的问题,政府无法面对啊。但是,你不要被法轮功利用啊。法轮功的那些老头老太太我们不怕,我们在乎的是你这种懂法律的人。」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共2015年7月9日开始抓捕了近300名为法轮功辩护的律师。

接下来这位官员对他提出了要求,也就是谈话的目的:第一,能不能象征性地认个错,声明不应该在海外网站写针对国家领导人(江泽民)的文章;第二,保证不要再在大纪元网站上发表文章。他们说,作为回报:第一,王永航可以拿回律师执业证;第二,在王永航今后的执业中,律师协会将给适当的照顾。

王永航向他们解释写文章的迫不得已,并表示不会违心地去认错。第一次谈话无果而终。

第二次谈话是在大连市司法局,由副局长和律师公证处的处长参加。他说:「在监狱里根本不存在法轮功宣传的被迫害问题,不信我可以安排你到大连市监狱去参观,看看那里的法轮功有没有被迫害。」

2009年6月,法轮功学员丛日旭被甘井子区法院非法庭审,王永航与北京律师出庭辩护,当天即发现有人贴身跟踪。据说对王永航的绑架来自周永康的秘密指令。

7月4日,王永航在朋友家吃午饭。因为天热,家里所有的门窗都是打开的,谁也想不到吃顿饭会招来横祸。用餐快结束时,突然闯进来几个身份不明的人,小声嘀咕了一句「都别动,我们是大连市公安局的」。在场吃饭的14个人均被绑架。其中7人目前已知被迫害致死。

在绑架的过程中,王永航的脚受伤了,伴随胀痛,右脚踝部慢慢隆起并由红转紫。当天下半夜,警察送王永航去看守所,被看守所验伤后拒收。7月5日上午,他们拉王永航再去中心医院在他腿上打上石膏,下午再次往看守所送,看守所起初仍然拒收。警察打电话沟通后,看守所违规将他收押。

王永航回忆说:看守所警察通知监室的犯人盯着我,不准我碰缠石膏板的绷带。大约一个月后,脚后跟钻心疼痛,恰好被提审,王永航解开绷带,看到脚后跟皮肤溃烂,露出白色的骨头。8月25日上午八点半,王永航被放到手术台上。

王永航回忆说:2010年6月,应我家人的强烈要求,沈阳第一监狱带我到外面医院看脚时,中国医科大学附属二院的一位须眉皆白的老教授看完片子,问过我在哪个医院做的手术后,说了句话:「你们大连的医生,水平简直太高啦。」我听出他的嘲弄,问他为什么这么说,他看看旁边的警察,就不吱声了。

2009年11月27日,沙河口区法院非法判王永航坐牢7年。他以绝食表达抗议,遭大连看守所警察灌食,并被戴背铐三十多小时。

在王永航被公安、检察院、法院一审期间,两位北京律师──兰律师和张律师,不辞辛劳从北京到大连去了六趟要求会见,都被大连看守所非法拒绝。直到最后一次,大连中级法院为了核实他对上诉的态度,才勉强允许与律师见面。这也是他7年冤狱期间唯一一次和律师见面。

中共发起「在监狱内消灭法轮功」的运动

王永航回忆说:

二零一二年二月份起,沈阳第一监狱发起「在监狱内消灭法轮功」运动,由监狱长王斌、副监狱长刘世刚具体负责转化法轮功修炼者。当时狱方提出,炼法轮功的只有两条路,「要么死,要么转化。」所用的手段主要是长期剥夺睡眠、限制饮食。

当时我住在该监狱二号楼四楼,一监区一管区的郭春占长期在二楼的「警察谈话室」被折磨,历经九死一生,于2013年走出沈阳第一监狱,因长期遭受迫害造成脏器衰竭,死于2015年4月30日。李尚诗在狱中死于2013年11月.据犯人称,郭春占和李尚诗是沈阳第一监狱遭受折磨最严重的两个人。

2012年5月8日至21日,我被关押在监狱二号楼四楼的黑屋子里连续熬鹰十三昼夜,5月22日被检查出胸膜炎、胸腔积液。

2012年6月,我家人到监狱探视,发现我走路都得别人搀扶,追问原因。一监区二管区副监区长陈东陈东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话:「这是妈妈打孩子。」

这个陈东,有一天逼我写「悔过书」被我拒绝后,一边往外走,一边吵吵再让人去把铁凳子搬来继续折磨我。这时,一个犯人待陈东走远后对我说了这样一句话:共产党把你们这样的人绑到老虎凳上的那一刻,就已经表明了这个党的无能。

2012年8月,我被送往设有结核监区的铁岭监狱。这次在高戒备下共关押两个月(6月25日至8月23日)。这60天里,正是天热的时候,没洗过一次澡,没洗过一次衣服,不允许洗脸、洗手、洗脚,上厕所不允许用手纸、只能用水冲,每天从早六点开始挺直腰板坐在大约五厘米宽的木板凳上,直至晚十点。夜间不允许如厕,经常有犯人憋不住尿在褥子上,晚上被褥铺开,令人作呕的尿骚味、臭脚味、汗味经宿不散。这次高戒备折磨,监狱逼我再次「转化」后,送我到卫生所住院。

住院期间,遇见同样出现肺结核症状的盘锦法轮功学员李尚诗。李尚诗于2013年中秋节前离开医院回到高戒备监区。临走时他告诉医生他咳痰带血,但还是被要求出院了。大约两个月后的一天下午,李尚诗因大量吐血被高戒备监区送到卫生所,当晚出外诊后离世。

李尚诗是紧随我之后被监狱最后一个实施转化迫害的。他曾亲口告诉我,高戒备监区和监狱教育处多次残酷折磨他,数次使用熬鹰手段,最长的一次被连续熬鹰十七个昼夜。

李尚诗曾经被高戒备监区坏得出名的杂役犯人孙有才使用各种手段迫害。为了折磨被铐在老虎凳上的人,孙有才发明了一种阴损的手段:强行脱光人的裤子和内裤后,用刷厕所便池的硬毛刷刷人的肛门,待出血时,用辣椒油拌上清凉油(也可能是风油精,记不清了)涂抹在人肛门伤处,在别人的痛苦嚎叫中寻求刺激。

2014年底,在卫生所住院期间见到阜新法轮功学员高雨民,他从警时间长达29年,还做过国保警察,并于2002年亲手绑架过阜新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在接触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他了解到法轮功是什么,于是也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群体。据网上消息,高雨民出狱时已被迫害成植物人状态。

2014年底,碰到了哈尔滨法轮功修炼者刘占海,刘占海后来因绝食死于2014年底,据犯人称,他死时吐得身上都是血。

中共新提法:国家机关首先是政治机关

7月12日新华网头版头条以《习近平对推进中央和国家机关党的政治建设作出重要指示》为题报导说:习近平强调,中央和国家机关首先是政治机关,必须旗帜鲜明讲政治,坚定不移加强党的全面领导,坚持不懈推进党的政治建设。希望中央和国家机关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干部牢固树立「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带头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在深入学习贯彻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上作表率,在始终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上作表率,在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各项决策部署上作表率,建设让党中央放心、让人民群众满意的模范机关。

这个中共不许说的内幕现在已经引起川普的关注,在世界越来越被归正的时候,这个话题将摆到桌面上来,并且被解决。(文/瞿咫)△

(人民报首发)

部份资料来源:明慧网、大纪元、希望之声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8/7/11/67590.html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