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报
 

中共首任总理周恩来的真实鬼脸(多图)

单京京




人面兽心的中共首任总理周恩来至今被宣传为道德楷模。

【人民报消息】文革后一些侥幸活下来的高层干部及其子女都非常感激周恩来,视他为救命大恩人。但文革逮捕令上,签字害他们的恰恰是周恩来。

人们知道刘少奇死的极惨,但都不知道刘少奇专案组的组长是周恩来。周曾在把刘少奇定性为「叛徒、内奸、工贼」的专案审查报告上批示:「此人该杀!」。

周恩来与贺龙交往长达42年,文革中贺龙夫妇躲到周家避难,不去还好,去了等于是送死。被披露出来的历史事实显示,周恩来不仅是贺龙专案组的负责人,亲自落实对贺龙的隔离审查,还签署了对贺龙的逮捕令;贺龙之死与周恩来有直接关系。

我的一位校友小小年纪就失去了父亲,后来才知道是飞机失事遇难。这次遇难是个大事件,就是1955年春天的克什米尔公主号空难事件。这次事件本来可以不死人,但周恩来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而把所有跟随他去参加万隆亚非会议的代表团成员都牺牲了,其中就包括我的那位校友的父亲。

克什米尔公主号空难




周恩来牺牲了整个代表团成员,自己坐另一架飞机从昆明取道缅甸仰光安全到达雅加达。

1955年春天的克什米尔公主号空难事件就是个非常典型而惨烈的例子。周恩来原计划4月11日率中共代表团到印尼参加万隆亚非会议,乘坐印度航空公司包机克什米尔公主号,从香港起飞经印尼首都雅加达前往万隆。后来周得知国民政府保密局香港情报站策动对他的暗杀,于是不动声色的要中共代表团其他成员按照原计划原飞机飞行,结果飞机爆炸无一生还。而周自己坐另一架飞机从昆明取道缅甸仰光安全到达雅加达。

香港警方随即展开艰苦的调查,一无所获,后来还是根据中共提供的情报才破了案。中共明确告知香港警方:事件是国民党保密局香港情报站策动,主谋赵斌成,指挥者金建夫,执行者是香港机场地勤人员周驹,使用的定时炸弹是从台湾基隆秘密运到香港。

港警调查人员非常困惑不解的是,既然周恩来对这事了如指掌,为什么还要代表团其他成员按照原计划飞行,去送死呢?原来是为了迷惑台湾香港情报站不再改变计划,确保自己的安全,周恩来把包括自己司机、香港新华社社长黄作梅(男)和三名外籍记者在内的11名中外菁英白白牺牲掉,保全了自己的生命。据周后来说,这叫做「声东击西」、「丢车保帅」。

周恩来用别人的性命为自己当了掩体,这是那些深信中共媒体宣传而痛悼他的人所不知道的,甚至知道也不相信。

贺龙文革中被周恩来害死




周恩来(右)引荐贺龙入党,文革却把他整死,到贺龙去世两人有着长达42年的交往。

1966年夏,「文革」爆发后不久,康生在北京师范大学召开的群众大会上和中央文革小组的会议上,诬陷贺龙和彭真私自调动军队搞「二月兵变」。同年12月,红卫兵杀进贺龙家中,揪他的领章帽徽,抄他的文件书籍,扬言要把他押往天安门广场,举行十万人批斗大会。在这种情况下,周恩来伪善的关心他,让贺龙暂停工作,搬到西郊新六所去休息,表示「家中的事情由我来管」。

贺龙搬至新六所后,造反派立即追踪而来,扬言要结队前来揪斗贺龙。为此,贺龙的妻子薛明曾三次向周恩来告急,但都没有得到答覆。在不得已之下,贺龙决心返回东交民巷的家中,坐等被揪。在路过中南海时,贺龙觉得应该向总理报告一下,就临时决定去了西花厅。不去还好,这一去就送了命。

当时周不在家,他的秘书经请示后,贺龙夫妇便留在西花厅暂时住了下来。

中共党史专家高文谦在《晚年周恩来》一书中披露,贺龙夫妇的不请自来,对周恩来来说不啻是一个「烫土豆」。但在当时情况下,无论于公于私都不能把落难的贺龙推出门外。据知情者说,贺龙与周见面后的第一句话就是:「总理,贺龙今日有难,我这次是来求你来了!」在贺龙看来,四十年前,中共最困难的时候,周恩来代表中共党组织请求他率部参加「南昌起义」,如今自己有难,周理应搭救。周本人当然也不会忘记这一点,况且眼下贺龙确实无处可去,在这种情况下,周只好把贺龙暂时收留在自己家中,但琢磨着如何在贺龙问题上立「新功」。

在此期间,周恩来夫妇对贺龙夫妇在生活上关怀备至,嘘寒问暖,不过却敬而远之,竭力避免谈论贺龙本人的问题。贺龙本希望借此机会和周恩来谈一谈,希望周为他在毛面前说句公道话,而周却始终不给他机会。周的这种回避态度,让贺龙感到绝望和伤心。

贺龙在中南海周恩来家中暂避时,周恩来和李富春奉命于1967年1月19日正式与贺龙谈了一次话,周说本来「这次谈话的还有江青同志,但她临时说有事不来了」。周恩来告诉贺龙:「林彪说你在背后散布他历史上有问题,说你在总参、海军、空军、装甲兵、通信兵到处伸手,不宣传毛泽东思想,毛百年之后他不放心。」「还有,关于洪湖肃反扩大化问题,你、夏曦、关向应都有责任。」贺龙想向周恩来说明:这些都是林彪对自己的陷害。但周不耐烦的说:「叫你不要再说了,毛不是保你嘛,我也是保你的。给你找个地方,先去休息一下,等秋天我去接你回来。」最后,周对贺龙说:「要活到老、学到老、改造到老。」第二天凌晨四时,周恩来亲自派人将贺龙夫妇送到京郊西山附近象鼻子沟的一个地方。

中共原空军司令吴法宪回忆说:「关于贺龙的问题是毛泽东亲自决策的。据我所知,1967年1月,毛泽东和周恩来两个人在中南海专门研究贺龙的问题。后来周恩来告诉我,那天,毛决定对贺龙采取隔离措施,并要他亲自去落实。他先在北京西郊的山区找了一所房子,要北京卫戍区预先作了安排。然后,他把贺龙找到中南海,先是问贺龙『听说你身上带了手枪?』贺龙说『有一枝』。于是,他要贺龙立即交出身上携带的手枪。待贺龙交出手枪后,他便要警卫部队把贺龙夫妇送到北京西郊的山区。从此,贺龙夫妇便失去了自由。」

贺龙的厄运并没有到此结束。在他被周恩来送到西山象鼻子沟军委前线指挥所的所在地,名为「保护」实则失去人身自由。随后,周逼迫当年派遣说客熊贡卿对贺龙劝降的国民党南昌行营第二厅厅长晏勋甫的儿子晏章炎,写假信给中央「文革」,诬指贺龙曾向蒋介石「乞降」,企图「叛变投敌」。

当年熊贡卿劝降,立即被贺龙处决了,当年湘鄂西中央局为此事写给中央的报告至今存放在中央档案馆里,中共领导层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周恩来对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更清楚,那为什么要迫害贺龙呢?因为贺龙曾躲到他家,周恩来怕沾包。

曾经担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秘书处长的李仲公在中共中央专案组的要求下,伪造了一封贺龙当时「通敌」的「亲笔信」,而周恩来是中央专案组组长。李仲公将此信托人送交周恩来后,很快就得到周的答覆,周恩来办公室派了一个人到李家,很客气地说:「感谢仲老对革命的支持,仲老的信总理已收到,总理让我们转告希望仲老注意保重身体!」

这封伪造的贺龙的信件日后成为贺龙投敌叛变的「铁证」。诬陷贺龙的整个过程是由周恩来亲自处理的。1974年,华国锋主导复查贺龙案后,证实这封信是伪造的。

另据邱会作回忆,大约在1966年秋天,在北京的各军兵种负责人被通知到京西宾馆,由肖华、杨成武带队,乘车去叶剑英家看有关贺龙的材料。周恩来还曾特别交代肖华、杨成武,重点是看贺龙通敌的材料。叶剑英对军队干部说:「总理刚才打电话来,特别强调要注意看投敌问题。」这些揭发材料大都来自贺龙比较信任的部下;仅有一份是周恩来提供的一封信,此信就是李仲公在威胁下伪造的贺龙通敌信。

原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姚监复曾撰文披露,1980年代在中共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工作期间,他与曾经担任过中共中央专案组的负责人之一纪登奎有过多次谈话,谈话涉及了文革的一些内幕。

姚监复曾任国务院副总理、中央政法小组组长、中共中央军委领导成员等职。纪登奎作为中共中央专案组的负责人之一,有权力有资格查阅中共中央绝密档案。

姚监复说:「纪登奎曾经告诉我,有次他去西山的党史档案馆,查阅贺龙的档案资料,看完材料出来时,浑身发凉,出了一身冷汗。因为,中央专案组领导的贺龙专案组的定案材料,把贺龙定为『叛徒』。但是,在档案馆里保存着国民党派人策反贺龙的全部原始档案,包括贺龙向上边的请示及答覆,贺龙枪毙说客的决定等材料。纪登奎的意思是,证明贺龙并非叛徒的原始档案完整地保留在档案馆里,他亲眼看到了、读过了。 」

但是周恩来负责的贺龙专案组,仍然要将贺龙定性为叛徒。纪登奎从档案馆出来,不寒而栗,惊出一身冷汗。

对过去的历史结论,作为贺龙的入党介绍人,周恩来当然一清二楚。但周恩来主管的中央专案组,却将贺龙定性为叛徒,致于死地。纪登奎看到档案后浑身冰凉,因为他发现周恩来是陷害贺龙的当事人,是掩盖真实史实的魔鬼。

贺龙是中共十大元帅之一,曾担任国家体委主任、军委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等职。1969年6月9日,饱经折磨的贺龙病重没有得到有效治疗后惨死;死后,遗体被偷偷火化。

周恩来杀了救命恩人

周恩来的心狠手辣让人印象最深刻的还有「顾顺章灭门血案」。

1931年,中共政治局候补委员顾顺章在武汉被捕后,供出中共地下党的组织成员。消息立即通过隐藏在国民党里的中共特务通知出去。周恩来闻讯当夜带了特科的十几个杀手们去上海顾顺章家灭口。为了不惊动邻居,他们使用的是最原始的灭口方法勒死。那天刚巧去串门打牌的斯励是周恩来的救命恩人。手下人问周怎么办,周没有心软。


周恩来命令把年仅31岁的救命恩人
斯励勒死。
斯励是周恩来在黄埔军校的学生,他的哥哥是国民党将领,1927年4月北伐途中,苏联顾问及中共在中国境内发动倒蒋,蒋介石(蒋中正)决定取缔苏联顾问并逮捕、处决中共党员。在4月12日「四一二」清党中,斯励借着哥哥的特殊地位,曾将周从国民党手里救出。名符其实的是周恩来的救命恩人。

当晚在顾家的亲属,除了顾顺章8岁的女儿顾利群和12岁的小舅子张长庚被放生外,其余13个人都被勒死,其中包括顾妻张杏华、5岁的儿子、岳父张阿桃、岳母张陆氏、小姨子张家宝、小舅子、小姑子和保姆、司机、串门的朋友在内。顾顺章的小姨子张家宝是乡下来上海探亲的农村妇女,根本与顾的叛变毫无关系,但也被活活勒死。死者中还包括顾家客人、周恩来的救命恩人斯励(1900-1931)。

那天,周恩来带着中央特科的杀手们闯进叛徒顾顺章家,顾顺章十几个家人和亲友正在打麻将,不巧顾家朋友斯励也在场。正因为他认识周恩来,所以周命令连同恩人一起勒死。

吴法宪揭周恩来奢侈生活内幕

周恩来一直被中共的宣传机器塑造成所谓「道德楷模」,生活极端艰苦朴素。但根据中共前空军司令吴法宪等人的回忆,历史真相却恰恰相反。

2013年11月1日,在一篇题为《周恩来:成为伟人的背后》的署名博文中,作者表示,像毛、周这样让一个国家「整个方向错了」,给国家造成了巨大灾难的主要领导人,竟然还被后人「奉为圣人」,这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中共炮制的类似「邓颖超为周恩来缝补睡衣」这样的虚假宣传,骗取了大量不明真相的普通百姓的好感。

文章引述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空军司令吴法宪的回忆披露:有一次,吴法宪半夜去找周恩来,结果发现一个女服务员正在为周恩来「剪指甲」。文章称,周当年还拥有一辆非常漂亮的专列,据曾任广州军区和南京军区司令员的丁盛回忆,当年广州军区为毛泽东、周恩来等人都修了大房子,周住了之后还很高兴。中共当局在1970年还为周在老使馆区的一处别墅装修过。只不过这些事情属于中共高层绝密,不允许外泄,所以不为人知。

大陆《炎黄春秋》杂志2014年第11期发表了何方撰写的《刘英谈外交部的人和事》。在这篇文章中,中共元老张闻天遗孀刘英回忆说,当年张闻天从事外交工作时曾对陈毅抱怨,说周恩来兼外交部部长时,经常到吃中午饭了才起床。那些分工等周批文件的秘书每天都需要排队等候,对他的这种作风非常有意见。曾有秘书跟张闻天发牢骚说:「我忙得要死,一个钟头还没轮到我,他(指周恩来)不批我又不能走,我们得等他起床,吃饭。」。

刘英说,张闻天反对大吃大喝,要求宴请要简单,这就同周恩来有了矛盾。周恩来要讲排场,吃得好,吃鱼翅海参,每次宴会都要上茅台。

1938年吴国桢任国民政府汉口市长时与南开中学时的同窗好友周恩来在汉口相遇,曾在家花了16元钱宴请周恩来。之后,周恩来在回请他时,身上穿的是缎子狐皮袍,叫了当时汉口最好的酒菜。36元一桌,加上好的花雕,破费大约50元左右。当时有在场者不解地问周「你的薪金是多少?」周恩来回覆称「5元钱」。在场人都吃惊:他怎么能付得起如此昂贵的酒席?周笑着说,这顿饭钱由组织出,是组织提供他所需要的一切。

在《面具后面的周恩来》一文中,知情人揭露,即使是在抗战最艰苦、前线吃紧的年代,周恩来照样挪用中央拨付的八路军军费,在重庆夜夜笙歌、花天酒地。

而周恩来乱搞男女关系更是隐蔽,这个中共树立的道德楷模,不但在德国有一个混血私生子,在国内还有一个出书声明自己是周的私生女,这还是知道的,不知道的还不知有多少。

拒绝中共洗脑

70年代,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谭震林在家里说:「周总理也犯过错误」。于是他儿子怒火冲天,大骂老子:「你他妈的老糊涂了,周总理还会犯错误?!」谭震林不出声了,没有辩解,更没有借此教训儿子。

知道一些真相的谭震林居然没敢把周恩来的真实面目告诉儿子,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儿子被党洗脑洗到这种程度,说出真相儿子也接受不了,也根本不相信,所以还是保持沉默为好。其实,谭震林的儿子根本就不了解周恩来,他是被洗脑洗成这样的。(文/单京京)△

(人民报首发)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8/4/20/67180.html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