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报
 

央视产癌!李咏留下兩个最深的遺憾(多图)

梁新




左是央视原主持人李咏的招牌长发,右为在美国治疗喉癌把头发剪短。



央视原主持人李咏的妻子哈文和女儿法图麦·李在美国陪伴他治疗喉癌。

【人民报消息】百度上给出的「中年」,是指45至59岁的年龄。50岁,不过是正值中年……

2018年10月29日上午,央视原主持人李咏的妻子哈文在微博发出了一条令粉丝们震惊的消息:在美国,经过17个月的抗癌治疗,2018年10月25日凌晨5点20分,永失我爱……

李咏因病去世,患癌治疗17个月, 妻子哈文透露李咏生病细节称,李咏在2017年5月体检发现患癌,发现的第一时间去了美国,治疗17个月还是离开了,终年50岁。

据中国播音网爆料,李咏得的是喉癌,去的梅奥诊所是全球顶尖的癌症肿瘤治疗中心 。

梅奥诊所是全球癌症肿瘤最佳治疗中心,不少名人都在这家诊所进行过诊治,甚至不少美国总统级别的人物都接受过这家诊所的救治,名气非常大。有媒体报道说,李咏的喉癌属于那种最难治愈的类别,而且临终时会非常痛苦。

回过头来,有网友才发现,哈文在微博上发出了551个「早安」,最近一条是10月17日,李咏去世的前一周。

葬礼是28日上午10点在美国当地时间举行的,也就是北京时间28日的晚上10点开始的。事后,有媒体去了这家殡仪馆,据工作人员透露:葬礼时间一小时左右,只有八位至亲参加,告别仪式规模不大但流程完备。

央视主持人李咏妻子、央视导演哈文转述李咏临终遗言,只有简短的八个字「没有遗憾,只有不舍」。

很多网民对李咏的熟悉不是因为他上过什么节目,而是他与朱军在主持2007年央视春晚时,因为节目上抢词而在后台冲突起来,破口大骂对方是「CCTV」而闻名。

李咏和朱军因对骂「CCTV」而动手

据新浪娱乐2007年报导,央视春晚有一个报料新闻,朱军和李咏两个央视节目主持人因为在春晚节目上抢词的事,下台后发生争论,互挑对方的不对。开始时工作人员还以为是闹着玩,也没在意,谁知道后来越演越烈,甚至破口大骂,并发生肢体冲突,幸亏工作人员及时拉开,一场血战才平息。

下面让我们还原一下当时的场景:


李咏被抢词急了!
据后台工作人员回忆,当时情况大致是这样的:

李咏:你怎么抢词儿?

朱军:你当时说话太紧张太拖时间了!没时间了!

李咏:那你至少给我缝一腿啊!太驳我面儿了!

朱军:当时前面对联错了大家都很紧张,一紧张就没想那么多。

李咏:那你也不能硬抢啊!搞的我都不好下台了!

朱军:行了行了,我道歉行吧?这样,你骂我两句我不还口行了吧?!

李咏:你太CCTV了!

朱军:你说什么?

李咏:我说你CCTV!

朱军:有种你再说一遍!

李咏:你CCTV!CCTV!CCTV!

朱军(欲打,被拦住):你说谁?!

李咏(也要打,被拦住):我就说你了怎么着!

朱军:你骂我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骂CCTV!太侮辱人了知道吗!!

李咏:我就说你CCTV了怎么着!

周涛(过来劝):别吵了!李咏你过了啊!有这么恶毒的吗?骂人兩句得了,你怎么能说人家CCTV呢!太过了啊!都是朋友的。

别人也来劝:别嚷嚷了,再惊动金越总导演!那孙子老CCTV了!

朱李:……

李咏:我说你CCTV,对不起,我错了!

朱军:……算了,我也有错的地方……


骂我「CCTV」?朱军要打!
怎么着说好了骂两句不还口的,一句CCTV却差点动起手来?而且还被人说太过了,最后搞得被抢了词的反而要道歉?!

「CCTV」到底是啥意思?就是中央电视台的缩写啊!是中央电视台里知内情的人最先发明的一句最恶毒的骂人话。他们说:这个电视台只有你想不到的恶,没有它做不到的恶!真是无恶不作!

大家都知道,殃视的《实话实说》就是瞎话连篇,连有些良知的主持人都「说」不下去了。殃视的采访都是红包揣在口袋里,顺嘴胡说。这些还是小菜儿一碟,最CCTV的还是来自上面的指示。

比如,气管儿切开的孩子能唱歌,全身烧烂的病人用纱布包裹成棕子……。还有,把写好的词交给受访者,让他们背下来,再录制下来,播放给全国人看。整个一个大骗子。

此前已辞职的央视戏曲节目主持人白燕升,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以前感觉是演戏,回家躺在床上,真的魂不附体,这是多么恐怖的人生啊,有时候扪心自问,「我这一年到头说过几句人话?」

这还是主持戏曲节目的,做新闻联播、《焦点访谈》和《实话实说》等节目主持人的更是不可能让说人话。所以,知情者说:世上什么东西最可恶?CCTV!

目前已知的CCTV中年死亡的主持人




左起:已经去世的央视前主持人王欢、方静和肖晓琳。

百度上给出的「中年」,是指45至59岁的年龄。50岁,不过是正值中年,但是,央视已有多名知名主持人、编导因患癌症在中年病亡。看来,进央视得有豁出命去的思想准备。

王欢(1971年2月14日-2013年7月3日),因患癌症去世,终年43岁。

王欢,原名王薇,河北承德人。曾就职于河北承德电视台,任主持人。1994年调入中央电视台担任《东西南北中》、《中国音乐电视》主持人。1995年至2013年任CCTV-6《节目预告》编导、主持人,《下周电影》主持人。2013年7月3日病逝。

方静(1971年6月—2016年11月18日),因患胃癌死于台湾,终年44岁。

据其治丧小组讣告,「方静于2016年11月18日上午10时26分因癌症医治无效去世。」

央视军事节目主持人方静,研究生学历,博士在读,一级播音员,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主持人。23岁成为《中国新闻》栏目主播,先后担任《东方时空》、《焦点访谈》、《国际观察》等栏目主持人。2005年1月23日央视的《焦点访谈》节目中,重复播报所谓的「天安门自焚」谎言,并称去河南做了所谓的「追踪采访」。2015年5月9日,担任俄罗斯莫斯科红场胜利日大阅兵实况播音员。

肖晓琳(1962年8月—2017年7月12日),因直肠癌转移,在美国儿子家中去世,终年55岁。

肖晓琳出生于湖南长沙,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毕业后回到长沙电台工作,1988年调入中央电视台,主持《思考与观察》,也曾主持过《新闻联播》,《焦点访谈》、《半边天》、《社会经纬》。她还和其他人一起筹办了新的法制栏目《今日说法》,长期担任央视《今日说法》栏目的制片人、主持人,该栏目的节目从前期策划到后期制作都由她把关。该栏目曾多次配合江泽民推出污蔑佛法修炼群体法轮功的节目。

2017年2月,肖晓琳曾参加「社会与法」频道的年会,并宣布退休。同年7月,因直肠癌转移,在美国儿子家中去世,终年55岁。

央视社会专题部副主任陈虻




《焦点访谈》制作人陈虻胃癌死亡。年仅47岁。

陈虻(1961年8月30日-2008年12月24日),患胃癌死亡,死时47岁。

央视社会专题部副主任、前新闻评论部副主任陈虻,20世纪90年代初曾在央视《人物述林》、《观察与思考》等栏目组做记者。1993年7月加盟《东方时空》,出任《生活空间》制片人。2001年1月,江泽民掌握党政军大权之时,陈虻担任央视新闻评论部副主任,主管没有一句实话的《实话实说》、谎话连篇的《新闻调查》和《焦点访谈》。《焦点访谈》栏目曾制作了大量构陷和污蔑佛法修炼群体法轮功的专题节目,其中包括「天安门自焚伪案」,该片栽赃陷害佛法修炼群体法轮功,欺骗和误导了大批海内外民众。

2001年10月,央视新闻评论部副主任陈虻主管《东方时空》,并兼任该栏目总制片人。2008年1月,陈虻被提升为央视新闻中心社会专题部副主任,同年3月被查出患胃癌,在胃癌治疗中,癌细胞继续转移到肝部,肝癌更是疼得他死去活来,发现胃癌仅仅9个月,在被痛苦折磨了300多天后,同年12月24日圣诞夜,就痛苦的死在北京肿瘤医院,死前已经没有了人样。死时47岁,儿子才11岁。

罗京喉癌痊愈后为何死亡



央视新闻主持人罗京为中共卖命死时48岁。不到8年,老婆携子再婚组成新的家庭。

2009年6月5日,播报《新闻联播》长达26年的中共「国脸」殃视新闻主持人罗京死了。6月11日上午9点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里,将与丈夫遗体见最后一面的妻子刘继红哭到昏天黑地,需要两边有人搀扶。尽管官方报导说有4300人去307医院悼念,可是那管屁用,人家鞠完躬回家了,罗京幸福的小家庭可确确实实破碎了,独子罗疏桐才14岁,妻子刘继红才43岁。在罗京去世7年后,50岁的妻子刘继红才慢慢走出伤痛,在儿子和亲朋好友的鼓励下再婚,给了儿子一个完整的家庭。

就象那些因为替中共卖命遭报而死的人一样,罗京的追悼会搞的超级轰轰烈烈。但这更让人们一再拿他当作反面教材,提醒那些还在为中共卖命的人。

2008年8月底,一位网友在北京肿瘤医院化疗病房见到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主持人、47岁的罗京。罗京住在8楼的高级单间病房,每天600元房费,屋子里冰箱、彩电、沙发齐备。8楼共有八个单间,所住的都是癌症病人。罗京穿着大背心,下穿没膝裤衩,出去检查化验时总低着头,不面对人,而面对墙,怕被别人看到,但谁不认识这张到点儿就出来的「国脸」呢。他的太太经常陪着他。8楼小护士们有时还叽叽喳喳讨论罗京的病情,过往的家属和住其它单间的病人都能听到他的名字。

民众从2008年就知道罗京得癌症了。官媒后来才不得不报道说,2009年2月7日癌症开始扩散,罗京不得不转入307医院,并用他哥哥提供的骨髓做了移植手术。

据罗京的主治医师、307医院肿瘤科的陈虎说,「手术是很成功的,到3月中旬,所有的淋巴肿瘤都消失了。那会儿他几乎就是个健康人了。」

据陈虎透露,看到自己一步步恢复健康,罗京高兴的像个孩子,「他直接给台领导打电话汇报病情,让他们给自己排班,说他估计6月份就能回去上班了。」

郎永淳回忆说,「我们去看望他时,他说得最多的话是:『我会早一天、早一点儿回到我的工作岗位上。』」

给罗京生的机会不是让他再帮助中共放毒、欺骗百姓的。于是,这一通死亡电话,和他回到主播台的急切愿望,彻底要了他的命。这不是上天不慈悲,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4月下旬,情况忽然变得危急,陈虎感叹道,「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全身的淋巴又开始第二次病变,大小肿瘤就像冒泡泡一样,从身体的各个地方长出来,而且发展得非常快」。

取命的来了!

用嘴造孽的罗京在患病期间,口腔溃疡都比别人重,舌头溃烂,疼痛难忍,不能说话,吃饭喝水说话都疼得很厉害。

医院移植科护士邢桂芝还清晰地记得罗京强忍疼痛坚持服药的情景:「喝一口水,疼的表情都是把眉毛纠结在一起,我们就给他配了麻药,漱完口之后再吃药、吃饭。每顿药他都没有落下,其他的病人都没办法这样坚持。」

为什么中共的新闻联播首席男播音员罗京的「口腔溃疡都比别人重」,「吃饭喝水说话都一直疼得很厉害」?为什么「每顿药他都没有落下,其他的病人都没办法这样坚持」,而他还是没有逃过死神的魔掌?这个中共的新闻联播到底能不能听,听了能起到什么作用,罗京的病症已经告诉了大家。

是什么力量支撑罗京做到这一点?是生的欲望。可是罗京活下去是为了助共为虐,那怎么能再延长他的生命呢?

据邢质斌等人的回忆,2009年5月29日是罗京的最后一个生日,那天他说了很多很多话,头脑清晰,神经没有问题,6月4日下午1点半的时候,最后的时刻到了,病房打来电话,说罗京不行了,大家才知道他生日那天是回光返照。

6月5日凌晨,罗京咽下最后一口气,1989年这一天罗京接班成为央视男主播,这天咽气决不是偶然的。六四那天央视播报晚间新闻,男女主播薛飞和杜宪身穿黑衣,用念悼词的语气和速度播报了军队血洗天安门广场的新闻,随后,两人还在《新闻联播》表达对遭屠杀学生的同情和哀悼,激怒了中央,两人被封杀。第二天6月5日晚间新闻的男主播就换成了罗京。罗京是这样成为「国脸」的。

罗京咽气的时候,被他称为二姐的新闻第一女主播邢质斌在场。在罗京追悼会开过几天之后,邢质斌递交了退休申请。

报道说,按央视退休政策规定:作为专家型的主持人,到了60岁就该办退休手续。但邢质斌2009年已近62岁了,还没有要退休的动静。在送走罗京小弟几天后,邢质斌于6月底正式递交了退休申请,并被批准。到了7月初,央视人事部门为邢质斌办理了正式退休手续。

当时有人说2007年邢质斌就够退休年龄了,但是她没有退,2008年还是没有退,直到2009年6月5日看到罗京临死前的求生欲望和痛苦挣扎,她大概略有所悟,才下定决心低调递交了退休申请。

李咏低调走完人生

李咏(1968年5月3日-2018年10月25日),患喉癌在美国医治无效去世,终年50岁。

李咏,祖籍陕西咸阳三原县,生于新疆乌鲁木齐,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1998年开始出任央视综艺节目主持人,同年开始主持益智游戏节目《幸运52》。 2002年,主持CCTV春节联欢晚会。 2003年开始主持《非常6+1》、《梦想中国》。

2013年3月离开央视时,45岁的李咏已经在央视工作了整整22年。

在中共央视做主持人,绝不是一项轻松的工作。

在这22年里,因为工作压力,李咏曾是去台里医务室买安眠药最多的人。最严重的时候,他每天能吞下一板。

这些天,网上铺天盖地的都是李咏在美国去世的消息,原因是太突然。不像央视《新闻联播》前主持人罗京住在北京肿瘤医院,消息一下就传出去了,大家思想上已经有了准备。

李咏生前很喜欢搞笑,连给女儿起的名字法图麦·李都极不寻常。法图麦的意思是「真主的女儿」,因为妻子哈文是回族。

2009年的时候,央视节目主持人李咏曾透露要给自己录一段遗言,在告别仪式上播放,内容是:「今儿来送我,就别送花了,给我送话筒吧,我希望身边摆满了话筒。我李咏这辈子就好说个话……」。看来李咏并不相信神佛,不明白造口业真会使人遭灾。

2007年他与朱军为了句「CCTV」已经动手开打了,证明他知道「CCTV」是什么东西。在大裤衩里继续表演只能造业。另外,上面此文章里提到的央视那些中年过世的同事的命运,应该在无声的提醒他:不是不可以说话,但不要说那些不利人不利己的话,即使是娱乐性的节目,让人哈哈一笑的,也有好坏之分。你说的演的,在CCP统治的世界里,可以横冲直撞、畅通无阻的时候,就代表你的孽可做大了,你的小命就悬了。

有网友贴帖子说:

*《幸运52》、《非常6+1》、《央视春晚》,他的机智幽默,他的妙语连珠,曾经给我们带来过多少欢笑。然而,这个逗乐我们的人却没能活到自己的“幸运52”。

*2015年李咏在微博喊话银婚,没想到连珍珠婚都没等上......

*才50岁的人,怎么突然说没就没了?

*年纪越大,越觉得功名利禄都是假的。如果每天醒来,身体某一处有病痛,不能愉快地吃喝拉撒,真是怎么样都不会快乐。

*健康是1,其它都是后面的零。

*赢得了全世界,失去了健康,又有什么意义?

有什么你得先有命




央视原主持人李咏2015年身体突发不适。

2015年7月,在录制节目《绝密往事》时,李咏身体突发不适,呕吐不止,致使当天的工作一度暂停。

在接受采访时,谈到离开央视后的生活。李咏说,现在心态好了,终于不用再吃安眠药了。还透露自己开始健身,雷打不动地每天去健身房待上一个小时。

2016年,妻子哈文还发了李咏的健身照,八块腹肌的好身材让很多人以为他生活得更加健康、也更加快乐。

但2017年3月,李咏的一组照片却令外界大呼意外。照片中的他,骨瘦如柴、面容憔悴。哈文关掉了公司,一家三口低调去美国找最好的医生为李咏治疗。

李咏与妻子哈文是大学同班同学,他们是初恋,李咏曾向哈文发誓:「我无法承诺过好日子,但一定陪你一辈子,决不出轨。」还有「我多想牵着你的手,一起走到白发苍苍。」

李咏曾自曝太爱女儿,搞笑说「未来的女婿」是他的情敌,并期盼在婚礼上亲手把女儿交给未来的女婿,并且希望抱一抱小外孙,享受当外祖父的欢乐。

李咏生前所发最后一条微博,是2017年11月23日感恩节所发,他发给的两个人,一个是爱妻哈文,一个是宝贝女儿法图麦·李。

李咏离不开话筒,他太热爱自己的工作了,他甚至希望遗体告别时身边摆满的不是鲜花而是话筒。

我们得知,当人脱掉肉身的时候,自己这一生做的好事坏事会象过电影一样历历在目,就什么都明白了。我想,李咏现在已经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得一种无法治愈的喉癌,为什么会在临终时非常痛苦。当然,此生是无法弥补了,只能等到来生。

而我们依然活着的人,就应该知道,人活着是有规范的,那是上天为人制定的,只有遵照这个规范去行事,才能活到未来。(文/梁新) △

(人民报首发)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8/10/30/68146.html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