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报
 

江绵恒换肾连环杀人 涉活摘不留活口(多图)

瞿咫




为非做歹的江氏父子自有处置!



江绵恒杀人取肾导致马航239人陪葬,家属听闻飞机失踪悲痛欲绝!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2005年12月19日刊登署名文章《江绵恒肾癌已晚期 江泽民品尝锥心苦》。文章说,有朋友打电话来说,江泽民的长子「中国第一贪」江绵恒因患肾癌,在上海瑞金医院住院手术。

癌症专家说,将近一半的肾癌患者首次来院就诊时即已属晚期,约40%的患者术后复发或转移。据说江绵恒的肾癌不但属于晚期,而且肿瘤切开后发现里面是一种非常奇怪的东西。医生说「要好好研究研究」。

后来才知道,江绵恒不但把肾脏肿瘤留下让医生研究,而且把自己的肾脏也留给了医生。这怎么得了?!江泽民下令活摘器官,自己的儿子必然是先受益。

江泽民让多少个白发人送黑发人,但并不是任何事情都能用活摘器官解决的。2003年萨斯肆虐时,死人无数,还撂倒了住在中南海的时任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吴官正,还有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中南海上下都慌了神儿,赶紧追查,最后说是陈云遗孀于若木的保姆得了萨斯(SARS)。这就怪了,于若木的保姆得了萨斯,住在一个家里的于若木没得萨斯,但同住在中南海的距离超远的吴官正和罗干倒被传染上了!这是什么事儿?!

江泽民宣称萨斯中国死200万人也没有关系,但自己却率其全家逃到上海去了,命令十六大刚刚上任上海市委书记的陈良宇「顶住」!陈良宇连萨斯长啥模样都不知道,咋顶住?

2004年9月中旬的十六届四中全会,经过一夜的激战,少数服从多数,江被迫交出中央军委主席职位给胡锦涛。江下台后知道谁也靠不住,还得把儿子推到前台去,这样江氏家族才不会被清算。结果长子江绵恒查出肾癌晚期,没几天活头儿。如此一来,多么周密长远的登基计划都等于零!

后来传出江绵恒做了两次手术,再后来江绵恒的癌症手术被列入「国家最高机密」,谁泄露谁就得被判刑。

江绵恒换肾杀了5人

前几天,一位加拿大的朋友发电子邮件来,说老板娘昨天看郭文贵的视频看到夜里一点多钟才睡觉,说郭爆料了很多有名有姓的活摘器官专家被江灭口了。老板娘表示,现在她相信活摘器官真的是存在。

为此,我特意看了郭文贵在9月1日、6日等视频,回想起江绵恒的癌症手术被列入「国家最高机密」的原因是因为做一次手术得杀一个人取器官。难怪江绵恒的手术被列入「国家最高机密」。

郭文贵说,中共现任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与江泽民长子江绵恒有「生死之交」。这「生死之交」,按照郭文贵的说法,不是形容词,而是真实的生与死的关系。

郭文贵爆料说,两人的关系是从孟建柱帮助江绵恒做换肾手术开始的。江绵恒从2004年到2008年之间三次在南京军区医院换肾,其中背后的选供体还有肾的配对,就是由孟建柱和上海政法委领导、军队的几个领导一起进行的。

爆料说,江绵恒换肾杀了5个人,其中有两次换了之后器官不匹配。按照专业的说法是人体对移植的器官不接受,「有严重排斥反应」。这么说,江绵恒起码做过5次肾移植手术。

当时的上海政法委书记是江泽民的姨外甥吴志明。铁路扳道工吴志明因为是江的亲戚,所以三窜两蹦居然在2001年10月任直辖市上海的市委常委,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武警上海市总队第一政委。中共从13级以上干部算「高干」,上海市公安局长是10级干部。

九十年代初期,在一个偶然的情况下,与上海市公安局长的儿子有一面之交,他说父亲是10级干部,在上海脚一跺地乱颤。我心中暗暗惊讶:在北京,10级干部多的是,连专车都没有,在上海居然能这么牛!难怪毛时代流传着这么一句话:「不到北京不知道官儿小」。

自从江泽民上台后,完全打破了干部升级要论资排辈这个规矩,有一天呆着无聊,江说今天玩儿点刺激的,于是那天提拔了七位上将!

给江绵恒换肾杀人的参与者吴志明




江绵恒杀人取肾,江泽民的姨外甥、上海政法委书记吴志明参与其中!

江泽民1989年因上海镇压经济导报有功,六四前调入中央,取代赵紫阳成为党总书记。1990年铁路扳道工吴志明升任蚌埠铁路公安处处长的助理。1995年就担任直辖市上海铁路公安局局长、党委副书记。1998年任上海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1999年江利用国家机器镇压佛法修炼群体,2000年4月吴志明任上海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2001年10月任上海市委常委,兼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武警上海市总队第一政委。

2002年11月8日召开十六大,之前的一年半政治局召开五次会议,最终决定江退休,胡接任。江在6月份安排吴志明兼任上海市委政法委书记。同年8月江安排其他亲信任市公安局局长,同年12月,十六大后,吴志明不再担任市公安局党委书记,专职当上海政法委书记。

从2002年6月到2012年5月十八大前夕,吴志明担任上海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长达10年。郭文贵爆料江绵恒换肾杀5人的时间段就在这期间。

孟建柱的母亲、妻子曾多次换器官

郭文贵在视频中称,孟建柱的妈妈又换肝又换肾,孟建柱的妻子也换过两次肾。为寻找活人的健康肝、肾,孟的时任秘书孙力军等人从狱中积极找囚犯配对,杀人取器官,并一度为此杀错了人。为掩盖真相,他们又将为孟母做手术者和知情者都灭口。孙力军因此被孟建柱视为心腹,提拔为公安部副部长兼公安部一局局长。

郭文贵并举了一个活摘器官、按需杀人的例子:「一个新疆的21岁的小伙子,就因为住酒店用假身份证,被抓起来以后,结果被验出来他的肾和领导的家人匹配,结果就以他涉嫌恐怖主义要搞爆炸,就给判了个死刑!把肾就给换走了!这个新疆小伙子21岁被杀的,肝给了另外一个领导的家人!按需杀人!」

国际著名肾脏病专家黎磊石跳楼身亡




郭文贵爆料中提到的为江家换肾后自杀的专家黎磊石(右)、李保春(左上)和张世林(左下)。

郭文贵表示,帮江绵恒、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家人换肾脏的人就是南京军区总医院副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国际著名肾脏病专家黎磊石。

黎磊石的讣告写道:2009年被江苏省评为新中国成立60周年十大杰出科技人物。荣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6次、三等功8次。他在国内外医学杂志上发表学术论文600多篇,出版《中国肾脏病学》等专著13部,有6项科研成果获国家科技进步奖,获军队科技进步一、二等奖12项。他领导的肾脏科,是军队、江苏省医学重中之重学科及实验室。

值得关注的是这段话:他领导的肾脏科,是军队、江苏省医学重中之重学科及实验室。据报道,黎磊石活体移植的器官100%存活。

蹊跷的是,2009年黎磊石成为十大杰出科技人物,还立了一等功,但几个月后,2010年3月16日上午,他竟然从位于南京市北京西路14层的家中跳楼身亡,时年84岁。他在遗书中要求把骨灰撒入长江。

郭文贵质疑:「怎么跳楼了?为什么沾上江家就跳楼呢?」

44岁的著名肾脏病学专家李保春跳楼自杀




44岁的著名肾脏病学专家李保春跳楼自杀。

郭文贵还提到著名肾脏病学专家李保春,说为什么李保春也跳楼呢?「是谁给他推下楼的?」

2007年5月4日下午4点左右,44岁的著名肾脏病学专家,中国透析移植协会委员,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肾脏病协会委员,上海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肾内科主任、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李保春从上海长海医院大楼的12层跳了下去,没有留下一句话。

在他的追悼会上,他哥哥一再表示,家人难以接受这个不能改变的事实,「十分悲哀,难以接受。」满头白发的岳父邱世昌靠人搀扶着,11岁的女儿一语不发,妻子邱璐一直死死抓着遗体不让送进棺木,在钉入棺木的一刻发出声嘶力竭的哭喊声。

据扬子晚报2007年5月24日报道,一位同是科室主任的医生红着眼圈说,「就做医生而言,李保春已经做到顶峰,而且才44岁,正是事业的黄金期,真不知道他为什么想不开。」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李保春今年三四月份经常睡不着,靠吃安眠药维持,后来不见效,有一次无故摔倒了,去检查也没有发现有器官性疾病。到了「五一」前,抑郁症比较严重,住进了该院神经内科的病房,并开始吃抗忧郁的药,后来好很多,失眠开始减缓。但5月4日下午跳楼自杀。

看到这里,有些人其实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现代人受无神论教育,不相信有另外空间,不相信善恶有报,这段报道非常清晰的说明那些被活摘器官的冤魂在另外空间向他索命。无故摔倒?怎么可能。

再看下一段报道就更明白了。

报道说,神经内科病房位于李保春平常工作的医院六号楼住院部的二楼。据这位知情人透露,李保春跳楼那天,是从二楼病房上到7楼,七楼是他担任科室主任的肾内科,然后去到12楼,这里是泌尿外科,也是和他工作密切相关的科室。记者在咨询时,护士告知,病人要进行肾移植,一般先到12楼的泌尿内科登记,然后等待肾源。

该院泌尿外科在网页上介绍该科的肾脏移植「1.供肾质量好,术后肾功能恢复快;2.供肾来源充足,等待移植时间短」。

要进行肾移植,先到12楼登记。这意味着什么?说好听点儿,医院要找肾源,说直白了,就是选择被杀的供体!正在二楼住院治疗忧郁症的李保春就是从12楼跳下去,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自从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镇压佛法修炼群体法轮功开始,就逐渐在全国范围内的三甲医院开始活摘器官。自此,「忧郁症」成为江泽民时代的外科医生的自杀代名词。不过像黄洁夫那样的人是不会得「忧郁症」的,他曾为活摘器官由地下偷偷摸摸的干转为国家合法化、公开化在接受采访时激动哽咽。

「忧郁症」词条解释说:迄今,抑郁症的病因并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生物、心理与社会环境诸多方面因素参与了抑郁症的发病过程。

临床表现:常伴有自责自罪,严重者出现罪恶妄想和疑病妄想,部份患者可出现幻觉(注:实质是被讨命债)。严重的患者常伴有消极自杀的观念或行为。消极悲观的思想及自责自罪、缺乏自信心可萌发绝望的念头,认为「结束自己的生命是一种解脱」,「自己活在世上是多余的人」,并会使自杀企图发展成自杀行为。

「从自己工作的大楼跳下,没人知道他当时想着什么,也没有留下一句话。」这位知情人士叹息说。

罗干:参与活摘的最后都不能留活口




沈阳苏家屯血栓医院的安妮女士逃到美国作证中共活摘法轮功修炼者器官。

2006年5月有媒体披露,罗干在近日政治局开会说,参与活体摘除法轮功修炼者器官的医生护士等一干人员,最后都不能留活口。

沈阳苏家屯血栓医院的安妮女士(化名)逃到美国作证说,她工作过的医院里参与摘除器官的医生有些已经失踪和死亡,其丈夫(现已离婚)是苏家屯血栓医院的外科医生,他亲自参与了活体摘取法轮功修炼者器官,在他从事这个工作的两年期间,摘取了两千多名法轮功修炼者的眼角膜,有时每天要活体摘取几个人的眼角膜。

自2003年开始,安妮注意到他变得精神恍惚,他抱着沙发枕头看电视,把电视给关了,他都不知道。后来晚上开始做恶梦,盗汗,醒来看到床单湿透了一个人形。

安妮的丈夫在一篇日记中写了一件事:当这个供体被麻醉昏厥之后,他用剪刀剪开她的衣服,从衣服的口袋里掉出来一包东西。他打开一看是个小盒子,里面有个圆的法轮的那个护身符。上面有个纸条,写着:「祝妈妈生日快乐」。这使他受到很深很深的刺激。

安妮说,她的前夫因为内心受到良心的谴责,最后拿手术刀的手都发抖了。在停止摘取器官后很长一段时间精神都不正常,开着车都紧张得要命,过不了正常生活。当他决定洗手不干后,在中国一直被追杀。安妮女士就因为在一次追杀中替他挡了一刀而至今在腰间留下了难堪的疤痕。

一位与安妮前夫一起做活体器官移植的医生因为长期做这类手术而得了忧郁症。安妮还证实一个院长的女儿因此跳楼自杀未遂,医院一些知情者对院长女儿的自杀原因也是讳莫如深。

安妮说,苏家屯血栓医院参与摘取器官的医生,很多人档案被调走,或者换名等,永远不知道这些人最后到哪里去了。

有点人性的器官移植医生被送往SARS第一线灭口




2003年,广州几名身着隔离服的警察将一名从医院逃离出来疑患萨斯的病人当场截住拖走。

2003年萨斯肆虐时,人人闻萨斯色变。中共为掩盖真相称其为非典型性肺炎,简称非典。

2013年,新快报网站发布了10年前萨斯期间一张令人震惊的照片。照片注解称,广州几名身着隔离服的警察将一名从医院逃离出来疑患萨斯的病人当场截住拖走。

北京某卫生学校的学生透露说,多年前她的老师曾在课堂上告诉他们,非典时很多患者都给活着焚烧了。

卫校学生说:「当时北京的非典特别严重,有很多人已经没有什么治愈的希望,但是让他活着就散布那个病毒,好多人其实就是直接给拉到火葬场去烧了,就是那病人还没有完全咽气,然后就直接放弃了。」

北京市民庞女士表示,她曾经听北京某个医院的护士描述,一个患非典的老党员当时大声叫着,说他是老党员不能烧他,但还是被人一裹被子直接扔到焚烧炉里,活着就给烧了。

深圳公安一位专门处理萨斯死人的警察说:「因萨斯患者有巨大传染性,医院已不负责处理萨斯病人尸体,这部份工作由军队和公安系统接管,死者由部队统一销毁。」

在广东、四川和东北三省等地,军队用「封村」的办法,灭绝了很多萨斯瘟疫爆发的村落。其办法是:首先切断电话线,封锁消息,禁止所有人员离开。有一个村落被封村后,有人偷偷跑出来,结果被军队开枪打死。大多被封村的地区,警方基本上是等待里面的人全部死光,然后大面积的消毒处理。

在如此恐怖的日子里,江核心下令,凡是活摘器官不坚定、患忧郁症的医生护士都送往北京抗萨。

扬子晚报报道说,2003年5月5日上午8时,正是抗「非典」最为艰难的时候,这一天,在第二军医大学广场前举行了盛大的送行仪式,为李保春等63名奔赴北京小汤山医院的「勇士」送行。李保春担任上海第二军医大学赴京医疗队副队长、上海长海医院医疗队长、小汤山18病区主任。

安妮证实,自己的前夫也曾于2003年5月被送往北京抗萨。据安妮称,当时北京聚集了很多全国各地做器官移植的医生。外科医生去治疗SARS(烈性呼吸道传染病)听起来有点匪夷所思。当时,安妮和家人就认为,当局是为了借刀杀人、灭口。

活摘器官的冷血麻醉师陈绍洋死后被中共歌颂




肝癌晚期的冷血麻醉师陈绍洋移植了无辜者的器官,8个月后还是个死!

2017年3月11日,两会还在召开,新华网首页刊登了新华社一个消息「文化简讯:华大奖剧目《麻醉师》全国巡演」。歌颂的是死了的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的肝移植麻醉医生陈绍洋。

歌颂手术室「麻醉师」,这太敏感了!而且是「肝脏移植」手术麻醉师,这更敏感了!更蹊跷的是,由地方话剧团去歌颂军队的肝脏移植手术麻醉师日以继夜、废寝忘食的移植……

说做痔疮手术忙成这样,还有人信,说做肝脏移植手术忙成这样,那就是抖落江下令活摘佛法修炼者器官那惊天丑事,2013年薄瓜瓜及薄家族人就已经披露了这个事实。

2013年8月19日,薄家族人发布微博帖文:「对某一气功团体和异议人士进行器官摘取和尸体加工的指控,也不能让熙来夫妇独自承担!那是当时上面高层有相应政策,是当时的大气候下进行的,全国各地许多部门都在做!只不过他们俩开了头。」

8月24日薄熙来案一审判决无期徒刑后,薄瓜瓜发布微博说:「公诉书还是把我牵涉进来了!别怪我不义了:对某一气功团体和异议人士进行器官摘取和尸体加工的指控,不能让父母独自承担!那是当时上面高层有相应政策,特别是得到了某首长(江泽民)的支持,是当时大气候下进行的!全国各地许多部门都在做,公检法部门、军队、医院都在参与!只不过他俩开了头。要死大家一块死!」这个「大家」指的是江。

据中新网2013年12月25日报道说,2012年3月29日,在手术台连续奋战8小时的陈绍洋,正准备为一名重症病人实施麻醉(移入活摘的良心犯肝脏),突然感到自己的肝区剧痛,跌倒在地。第二天做了超声检查,被确诊为肝癌晚期。

两天后,12月27日,光明日报报道说,做了超声检查,发现陈绍洋肝脏上长有4个鸡蛋大小的瘤子已顶破肝膜,已是无可挽救的癌症晚期。

4个鸡蛋大小的瘤子已顶破肝膜!陈绍洋居然从来不知道?从来没感觉不舒服?奇了!

中新网报道说,2012年4月1日,西京医院紧急为麻醉科副主任陈绍洋实施肝移植手术。与陈绍洋共事多年、一同搭班子的麻醉科主任董海龙悲痛不已:「肝移植麻醉是绍洋的绝活,昨天他还在给别人麻醉,不到12小时,等待手术的却是他自己。」

噢,技术太精湛,又利用这精湛的技术在人间干着魔鬼干的事情,所以……取命来了!

中新网说什么?不到12小时就完成了给陈绍洋换肝前的一切准备工作。合适的供体不到12小时就搞定了!这在告诉中国人什么?中国共产党专政的国家(政权)在「合法」杀人、窃取国人器官!

浙江大学的几个附属医院是活摘器官很疯狂的医院

并不是每个麻醉师都能被编成剧本在全国巡演歌颂的,得任劳任怨、甘心情愿、心安理得的利用自己的技术屠杀无辜百姓的麻醉师才能享有这种待遇。那些稍有不满,或敢暗示、透露自己在干什么缺德事的麻醉师是一定要被灭口的。

浙江大学的几个附属医院是活摘器官很疯狂的医院。例如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是卫生部多器官联合移植研究重点实验室所在地,是华东地区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肝肾移植数量惊人。

浙医大附二院麻醉科主治医师周祥勇从医超过十年,同时还是网上「新青年麻醉论坛」的坛主。对于持续三个小时的手术,他轻描淡写的对记者说:「刚刚就是个普通的小手术,类似这种手术,每间手术室一天都要排七八个,我有两间要盯。」

据知情人透露,一个麻醉师一般情况下要负责两间手术室,一间是供体,摘取器官;一间是受体,移植器官。如果是单项需求,例如只需要肾脏,那么供体的其它器官就同时给其他的需求者。所以每间手术室一天排七八个接受移植的病人很正常。但是,抢救像陈绍洋这么技术高超又冷血的麻醉师,就可能单为给他移植肝脏而杀一人,甚至几人。

周祥勇说:当前手术应用范围越来越广,手术患者越来越多,大型手术越来越复杂,对麻醉师的要求也越来越高,「麻醉医师早就不是普通人以为的打一针就完事的职业了。」

调查结果显示,有近半数被调查的麻醉医师表示经常失眠。这是忧郁症的其中一个症状,与他们内心的惊恐、无奈和自责有直接的关系。医院往往担心这种医务人员会向外泄露活摘器官秘密,使医院名誉受损,而将他们灭口。

浙大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2年内两位规培麻醉师莫名猝死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以下简称邵逸夫医院)在2年内两位规培(专科医师规范化培训)的麻醉师莫名猝死,一位是26岁的年轻姑娘厉熔英,另一位是25岁的小伙子陈德灵,死于同一医院同一院区同一科室,死因相同。

一、厉金天说,他有点怀疑女儿是他杀




浙大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规培医生厉熔英蹊跷死亡。

厉熔英,1989年出生于浙江省东阳市双峰村,父亲厉金天始终住在那里。2007年,他觉得让女儿学医会让全家以后看病就诊都更方便一些,18岁的女儿同意了,后来厉熔英成为温州医科大学第二临床医学院麻醉专业的学生。2012年毕业后,她告诉父亲要去邵逸夫医院做规培医生,考试也通过了,三年内表现好就有转正机会。

后来女儿常常告诉父亲当麻醉医生好累,有不想干的念头,厉金山每次都让女儿坚持,告诉她等过几年就好了。离转正还有半年,突然出事了。

据媒体公开报道,2015年3月3日早8点厉熔英下了夜班。当晚并没有急诊,也没有手术,这种情况下,值班医生可以在上班时间美美睡上一觉。下班后她回到医院外的出租屋时也无异常。3月3日晚6点20分,厉熔英室友进屋发现其倒在地上,呼喊不应,便联系医院同事,同事赶到时发现她已停止呼吸。

据报道,2015年3月3日晚7点左右,厉金山接到女儿同事的电话,得知女儿出了大事。但他没想到女儿会死,于是慌里慌张让同村的朋友开车带自己去杭州。2个小时后他到达医院,看到女儿正在急诊室被团团围住,接受抢救。医生轮流给厉熔英进行心肺复苏,持续了一小时,心脏按压近2小时,并不停进行体外循环术。

医生行业网号《丁香园》有明显不同的报道,遮掩了厉熔英送医之前已停止呼吸。《丁香园》说2015年3月3日,厉熔英下夜班以后在宿舍休息时突发意识不清(当时出租屋里没有人,谁看到厉熔英突发意识不清的?),室友将其送至医院,后经医院同事8个多小时的全力抢救无效,于3月4日凌晨2时01分宣告临床死亡。

好奇怪,已停止呼吸,心电图成一条直线之后,还「全力抢救8个多小时」,院长带队、主任麻醉医生亲自抢救。抢救是麻醉科的活儿?!这岂不等于是做戏给实习医生厉熔英的父亲看!

她的同事事后发到朋友圈的帖子说:抢救她使用最长时限、最强团队、最多设备!

报道说,救治8小时之后,医院告诉厉金天,他的女儿已经死亡,厉金天只能无奈签字,救治结束。抢救那晚,院长、主任都在现场,他们告诉厉金天,他女儿的工作表现非常好,完全可以转正。那时,距离厉熔英转正仅剩半年。

医院卖力表演完之后,并没有解除厉熔英父亲的怀疑,他说怀疑女儿是他杀。对此,警方展开过调查。警方是谁家开的啊!

报道说,医院调取厉熔英近两个月的值班记录,并未发现工作超时。这些都是厉金天到公安局后被告知的情况,他还被告知已经排除女儿被他杀的可能。

据《钱江晚报》的消息,医院方面也调查了厉熔英近两个月的排班情况,(两个月里,拖班时间加起来总共才3个多小时)没有工作超时的情况。

女儿死后两年,厉金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仍然对女儿的死因感到困惑:「他们(刑侦大队)说女儿也许是吃了安眠类的药物,过量就有可能会猝死。」刑侦大队是如何知道厉熔英吃了安眠类的药物?

厉熔英倒在地上,一定是非常不舒服挣扎着要出去,但没有成功。厉金天认为女儿不可能自杀,他认为她的死很蹊跷。

报道说,由于厉熔英死在出租屋而不是医院,医院对厉熔英的死没有直接责任,在赔偿厉金天3万元之后也没有其它表示。厉金天说:「我们耗不起。」又因为不舍得解剖女儿的尸体,厉金天对女儿的死只能不了了之。

2015年3月26日,厉金天选择为女儿进行海葬,将其骨灰洒向大海。

二、「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心态要爆炸了」




25岁规培麻醉师陈德灵进入同一麻醉科室,规培到第二年蹊跷死亡!

厉熔英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麻醉科规培时蹊跷去世两年之后,25岁规培麻醉师陈德灵进入同一麻醉科室,规培到第二年,2017年6月28日猝死,厉熔英还有挣扎着要爬出去的动作,而陈德灵连这个动作都没有,直接死在医院宿舍床上。

据同事反映,陈德灵是个很实诚,干活不偷懒、老实巴交的年轻人。他毕业于江西宜春学院医学院2010级麻醉班,是个优秀学生,曾以宜春学院本科引入人才进入到浙江金华武义县第一人民医院,并获得武义县高层次人才购房补贴。是个前途看好的年轻麻醉科医生。随后,陈德灵被医院派往邵逸夫医院下沙院区进行规培。

2017年6月28日,科规培住院医师陈德灵猝死在医院的宿舍。

陈德灵去世后,他在朋友圈的截图也在网上流出。4月19日他写道:「黑+白+黑,下班啦,还活着真好。」5月28日2点23分:「从27号8点到28号2点,根本停不下来,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心态要爆炸了,什么??还有一台!!!就连沙发都不给睡」。

其朋友圈显示,他常熬夜加班。一位武义县第一人民医院的同事6月28日写道:「我们医院送邵逸夫医院规培的麻醉科医生,男26岁,之前的夜班都通宵,昨天上的是白班,今天下午6点还起床在宿舍玩过游戏,但是晚上没去上夜班,交接班没人,才发现死在宿舍,考虑猝死!目前善后工作没处理。」

6月30日,邵逸夫医院官网发布不同版本的声明:「本院麻醉科规培住院医师陈某某,男,25岁。2017年6月27日下午5点左右正常下班后回医院宿舍休息,次日下午3点30分,室友发现陈某某躺在床上,呼之不应,立即对其进行心肺复苏,同时呼叫医院急救小组到场抢救,经过近6小时的积极抢救后,宣布陈某某死亡。」

邵逸夫医院官网还称,对于陈德灵医生的离去,院方表示将继续帮助其家属妥善处理好善后事宜,并全力配合有关部门做好死因调查工作。

陈德灵在朋友圈说「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心态要爆炸了」这是导致他被封口的原因。

过去医院是救死扶伤的圣地,现在成了魔鬼肆虐的魔窟。

江绵恒杀人取肾导致马航239人陪葬




江绵恒杀人取肾导致马航239人陪葬,家属听闻飞机失踪悲痛欲绝!

2014年3月8日,马来西亚航空公司的MH370(波音777-200航班机型)飞机,从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出发,准备直飞北京。飞机在离开吉隆坡边境的瞬间失踪。

机上共载239人:12名机组人员,227名乘客。中国154名、马来西亚38名、印尼12名、澳大利亚6名、法国3名、美国4名、新西兰2名、乌克兰2名、加拿大2名、俄罗斯1名、意大利1名、荷兰1名、奥地利1名。

MH370航班失踪后,表现最离奇的是马航,他们发表的一系列讲话颠三倒四,今天爆一个消息,让媒体哄传,明天又出面否认这个消息。到后来,马航承认是政府让他们这么胡诌八扯的,再到后来由马国总理亲自登场表演,把政府信誉当破鞋扔了。

郭文贵在今年9月6日直播中爆料说,马航失联是一起「政治暗杀事件」。原因是江绵恒曾以化名找权威换肾,但是过后,捐肾者、操刀医生和家人都死亡。他说,失联的马航飞机上有不少乘客是和江家、孟家换肾有关的人员,还有公安部一局、三局的人员,但是死后却被当成平民身份。因此,这一事件涉及江家杀人灭口。

这就可以解释,2013年3月至4月,沙特阿拉伯为什么「无条件」送马来西亚总理近7亿美元,原来这钱是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接受的江泽民贿赂,再通过MH370客机机长札哈里制造了2014年3月8日马航MH370离奇客机失踪案。

今年8月20日,郭文贵预告他将在9月份爆「猛料」时说:「为什么有些领导他们得了癌还活着啊?为什么他们的孩子得了癌还活着啊?为什么他们在南京一个人换肾能干掉7个人的肾啊?最后他还活着,多活了二十几年了!为啥啊?器官移植!这不是假的。为什么李友能器官移植啊?为什么啊?器官移植为什么两三次啊?李友得肝癌都十几年了!为什么(还活着)啊?」

郭文贵了解江绵恒、孟建柱家换器官的内幕?他说他亲自参与过。他在9月1日的爆料视频中说,法轮功说器官移植,他原来否认,并说这是假的。现在他说了实话,说「是真的!我想很多话我还不能说。我就亲自参与过这样的事情,我就亲自参与过!我未来讲!」

有网友留言,说让中共权贵享受器官优惠,江泽民是在将自己活摘器官大量杀人的罪恶和这些中共权贵进行捆绑,不是要救他们,而是要毁灭他们,让他们给江泽民和中共陪葬。还有帖子说,「中共随便杀人,人人为鱼肉,它们想杀就杀。太恐怖了!」

十七大,习近平进入政治局常委会,成为胡锦涛的副手,那时候胡锦涛是儿皇帝,江氏集团背靠着中共邪党组织干什么恶事都毫无顾忌、毫不忌讳,他们干的那些不是人干的事习近平都非常清楚。所以,十八大一上台习近平就冲着这些人去了。到了2016年底,习近平成了「习核心」,2017年再加上「最高统帅」等等,还有半个多月就召开十九大了,习近平在十九大集权之后是否会处置江泽民、解体中共邪党组织,这是2017年秋到2018年的真正看点。(文/瞿咫)△

(人民报首发)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7/9/28/66194.html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