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报
 

毛棺前痛骂痛打江青 王海容毛忌日离世 (图)

乔劁




毛泽东看王海容怎么都顺眼。



1959年8月,毛泽东主持女儿李敏(前排左四)的婚礼,王季范(前排右三)、王海容(二排左五)、王起华(二排左四)应邀参加婚宴并合影。

【人民报消息】经过文革的人都还记得毛泽东身边的两位外交部女翻译王海容和唐闻生,她俩的风头当时无人能比,又都没有结婚。不知是毛不让她们结婚还是什么原因。为什么联想到这里去了?因为章含之离婚后,毛派人送去一篮子苹果祝贺。后来章含之嫁给了外交部长乔冠华,让毛大发雷霆。从此乔冠华就没有好日子过。尽管章含之竭力辩解「红太阳」没有照耀到自己床上,但章的前夫证明她与毛有一腿。

说起王海容与毛的亲戚关系还是相当近的,王海容的祖父王季范是毛泽东的表兄,毛小的时候寄宿在外公家里,与王季范朝夕相处,称其为「九哥」。

王海容,1938年9月出生于长沙。其父王德恒是王季范的独子。按辈份来说,毛是王海容的爷爷,但毛对这些从来不在意,毛只在意这个女人我喜欢不喜欢,喜欢我就要。

据毛泽东的私人医生李志绥透露,毛看上的女人,能当场让其丈夫一人回家,把那女人留下来睡三天才放回去。这些都是「万寿无疆」死后才从小道流传出来的。

九哥把儿子送上绝路

据今晚报透露,抗日战争初期,王季范找到早年在湖南一师的同事、执掌八路军驻长沙办事处的徐特立,请其介绍独子王德恒前往延安参加抗战。在徐特立安排下,王德恒不久去了延安。此时,王海容刚一岁多,弟弟尚在襁褓之中。毛批准,九哥的儿子王德恒留延安工作。 1940年春,王德恒从抗大毕业。在另一位表叔──毛泽东的大弟毛泽民的介绍下,王德恒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抗战后期,侵华日军即将投降之际,王德恒参加八路军「南下支队」,回到故乡湖南进行秘密活动,他以公开合法身份「湖南修业高级农业职工学校教员」从事地下活动,连近在咫尺的老父都不允许见上一面。什么地下活动如此见不得人?报导含糊其词,最后说「被国民党特务秘密杀害」,年仅30岁。

随后的报导就更上不了台面:噩耗传到延安,毛泽东深感悲痛。但因事关机密,毛泽东未将王德恒牺牲的消息告知表兄王季范。事关什么机密不能说?在以后的数年,也就是跟国民政府打内战时期,可怜的王季范照旧年复一年地给表弟毛泽东和儿子王德恒写信。但从来没有接到过儿子的来信,以为他太忙。

王季范什么时候知道独子离开人世了呢?五年之后,共产党非法建政的第二年。毛真够损的。

1950年仲秋,毛泽东电邀王季范进京, 9月21日,王季范由儿媳肖凤林、孙女王海容、孙子王起华陪同北上京师。

在中南海的一次晚宴后,望着年近古稀、须发花白的表兄,毛泽东说:「你把德恒交给我,可我没有照看好他,自当难辞其咎啊!」

惊闻这个不幸的消息,王季范老泪纵横,肝胆俱裂。毛说:「你要节哀,多多保重,还要照顾好他的一双儿女。他们是烈士遗孤啊!有何难处,可以直接找我。我们是一家人……」。

问题是,王季范把独子送到表弟毛泽东身边去抗日的,结果不但没去抗日,还莫名其妙的送了一条命。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王季范知道独子去世的第二个月,同年10月下旬,毛岸英随志愿军越过鸭绿江入朝,隐姓埋名任志愿军司令部俄语翻译和机要刘秘书,毛让他在彭德怀身边镀金,为毛岸英进入权力中心捞取政治资本。一个月零几天之后,1950年11月25日上午,毛岸英暴露目标,被联合国军轰炸机投下的凝固汽油弹击中,当场死亡,尸体无法辨认,靠他生前戴的苏联手表残骸才确认,年仅28岁,比王季范独子王德恒少活2年。

毛也被隐瞒,又过了不到一个月,毛怕儿子出事,提出让他回来,才知道已经死了。毛脸色发青、浑身颤抖,双手冰冷。

上天是公平的。

王海容名落孙山进化工厂当学徒工

王海容入京后,先后在京城名牌中学师大女附中、北京女五中就读。寓京20余年间,尤其是「文革」以前,王季范一直是毛泽东中南海丰泽园菊香书屋的座上宾。少女时代的王海容随祖父出入中南海,渐渐与毛泽东熟识起来。

1957年夏,并不聪明的王海容在高考中名落孙山,当化学工程师的理想成了泡影。 1958年「大跃进」,功课不好的王海容想当工人,但遭到了家庭的反对,他们想让王海容继续高考。但王海容不是块读书的料,她瞒着家人,找到北京化工厂,办妥了进厂手续。面对既成事实,家人只得默许了王海容的选择。

毛泽东为她修改和撰写文章,取笔名「王波」

1960年12月1日出版的第23期《中国青年》刊登了一篇署名「徒工王波」,题为《我的经验》的心得体会。这期刊物同时还发表了胡耀邦、陈士榘等革命前辈撰写的文章。当时,谁也没有去想这位「徒工王波」是何方人士,更没有把这篇文章与党主席联系在起来。不过,让人困惑不解的是,编辑部为这篇文章写下了一大段按语。

几十年过去了,现在终于真相大白:原来这位王姓「徒工」不是别人,就是王海容!文章里还有万寿无疆写的几段,怎了得!

《中国青年》杂志社在获悉了王海容的不寻常经历后,便约她写一篇经验体会。王海容写了一篇不咋样的裹脚布。文章写好后,王海容很想听听毛泽东的意见。于是,她在60年8月1日提笔给毛泽东的秘书叶子龙写了一封信,表示「我想让主席公公在百忙中抽出一点点时间替我修改一下……」文章随信寄出后,直到10月中旬,她才接到通知,说是毛主席要亲自见她。

1960年10月17日下午3时,王海容准时来到毛泽东在中南海的住所丰泽园。一进门,只见毛泽东手中正拿着厚厚的一沓稿纸。仔细一看,正是自己早先随信寄给叶子龙的稿子。毛泽东不仅仔细阅读了全文,而且对这篇差不多是中学生作文式的文章亲笔作了大量修改。在稿子的第一页上,毛泽东写了两行大字,第一行是「我的经验」,第二行是「徒工王波」。原来毛泽东除了为她的文章定了标题,还为她本人起了个笔名。

王海容发现不少页码上除了许多重要修改之外,有些段落竟然完全是毛泽东重新书写。

史无前例,真是史无前例!

外交部之「王」

为《中国青年》写稿的当年初夏,学徒工王海容走后门跨进了北京师范学院的大门,成为该院俄语系的一名并不年轻的新生。

王海容毕业后本来要做中学俄语教师,但上级让刚刚拿到毕业证书的王海容去外交部报到,她还没进办公室,就被派到北京外国语学院进修英语。毛泽东亲自让秘书找到自己的英语「塾师」、执教于北京外国语学院英国文学系的章含之,拜托章含之对海容姑娘多加关照。于是章含之每星期给王海容补两次课。

1964年9月28日,王海容写信给毛泽东,反映对外语学院教学改革的意见:「在改革的某些具体做法上或某些措施上还有不少的偏差,存在一定的问题,我认为如果现在不及时纠正,那么将影响学生全面地掌握知识。」收到王海容来信,毛泽东当即批转党内分管文教工作的国务院副总理陆定一:王函中「有些事值得注意」,「请派人调查一下,及时改正」。毛泽东特别在王函第一页上写下一段赞扬性的批语:「此人叫王海容,是个女孩子,很有些志气,是人民代表王季范的孙女儿,也是我的表侄孙女儿。你如果想找她谈谈,可叫我的秘书徐业夫送她去。」

1965年11月,王海容结束了在北京外国语学院的进修,学成归部。根据总理周恩来的指示,她被安排在外交部办公厅秘书处综合组。在最初的时候,王海容的工作主要是负责部长们与总理间的文电收发,同时也干些诸如编写外交通报之类的杂活。也就是看着毛的面子,纯粹是照顾性质。由于她的特殊身份和背景,她在外交部上上下下都没人敢惹。

作为外语学院的毕业生跻身外交部办公厅,按一般的情况顶多也只是个科级秘书。但文革期间,只要翻开报纸,打开电视,就能看到王海容参加外事活动的消息,以及陪同毛泽东接见外宾的身影。

虽然王海容没有什么特别的名位,但其「活动的权力」则比高级干部高很多。

1970年夏天,由周恩来直接提名,委任王海容担任外交部礼宾司「负责人」。

1971年7月至1972年5月,王海容任外交部礼宾司副司长,参与基辛格秘密访华和尼克松访华的接待工作。

1972年5月至1974年7月,王海容任外交部部长助理,主管礼宾事务。

1972年夏,王季范病故时,毛泽东所送的花圈上写着「九哥千古」。

毛泽东死后王海容立即不抖擞


时隔41年,王海容与毛同月同日死。
毛泽东晚年时,王深受毛的宠爱,被火箭式提拔,毛在世的最后日子里,因健康不佳,不见任何人,包括江青都很难见到毛。王海容则是少数几个能见毛的人之一,毛通过她向外界传递指示,外界也经常透过她打探毛的消息、向毛反映问题。

1974年7月,王海容36岁就成为中共外交部副部长,但两年之后,1976年9月9日,毛就咽气了。王海容伏倒在毛泽东的遗体前痛哭不止。一个时代结束了,王海容的「黄金时代」也结束了。

曾任毛泽东、周恩来与邓小平英语翻译的冀朝铸,在其英文回忆录中披露,毛泽东死后,王海容和江青曾在毛棺材前大打出手。

冀朝铸回忆,当时,毛的棺材停放在人民大会堂,江青送了一个花圈摆在棺材旁,王海容对江青在花圈上写的悼辞自称是毛的「学生」深感不满,当场痛骂毛的妻子江青,两个人竟打起来,王海容狂抓江青的头发,一抓却把整个假发抓下来,江青露出了一个大光头。王海容敢骂敢打江青,无可辩驳的说明她在毛面前的地位不凡。

王海容的英文导师章含之晚年时曾撰文,指责王海容向老毛吹耳边风讲坏话,「把我的前途毁了」。

毛泽东病逝后,毛泽东身边的大红人包括王海容,被停职接受审查。1978年12月底,她的工作关系从外交部移交到中央组织部,等待重新分配工作。之后,中央决定王海容到中央党校进修学习,别人只去一年,顶多两年,她这一去竟是整整3年。1984年,给个闲差,王海容被任命为国务院参事室副主任。

到底毛与王海容是什么关系,人们只是揣测。但不可思议的是,今年9月9日毛忌日,也是一生未婚的王海容的79岁忌日,她走的日期也变的耐人寻味。(文/乔劁)△

(人民报首发)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7/9/14/66119.html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