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报
 

「婊子陈」助江破坏中华文化(图)

瞿咫




陈至立是教育界毁灭中华文化的罪魁。

【人民报消息】一个民族,如果她的文化消失了,就等于这个民族消失了。江泽民从调到上海当市委书记后,就一直让对自己最忠心的女人把守教育阵地。

在江的情妇里,目前级别最高的陈至立对江泽民是最铁的,陈虽和江保持几十年的不伦恋,可是她的铁心主要不是表现在男欢女爱上,而是与江在政治上的「生死恋」。

陈至立文革结束后在中科院上海矽酸盐研究所工作,与江泽民大儿子江绵恒在同一所。江泽民任中共上海市委书记后,在江绵恒的引见下,陈至立与江泽民一拍即合,相见恨晚。陈被江调到上海市委,1988年委以宣传部长的「重任」,从此默默无闻的陈至立在上海市委中叫响。市委的人都知道,她的职位是用床上练摊儿换来的。

江泽民入中南海后,想把陈至立立即调到北京,委以重任。但在前中央组织部长宋平等元老的反对下,一直未能如愿。97年2月邓小平病亡,江泽民大权独揽后,陈至立终于进京,任教委主任。

1998年,江泽民任命从未从事过教育工作的陈至立为教育部长,祸乱中华文化传统教育事业。

担任教育部以来,陈至立数度遭弹劾。其中有一次,来自八十多间大学的一千二百多名教授联名写信给中央,呼吁改革教育现状迫在眉睫。清华、北大等几十所大学校长给整天出国游山逛水的陈至立起个「欧美巡回大使」的绰号,多次强烈要求陈至立下台。

结果,江泽民不但没有让她离开教育系统,反而破例提升陈为主管教育的国务委员。在人大32个代表团党委讨论中央政治局制定的新届国务院领导班子名单时,有27个代表团强烈反对陈至立担任国务委员,近40所院校持反对态度。但是在江的坚持下,连军队的教育也交到了陈的手里,中国教育事业彻底跌入深渊。

教育界应该是培养国家栋梁的净土,但陈至立却推销在中国教育系统建立所谓的「长远经济眼光」,使学校成了肮脏生意的交易场,教育界乱收费愈演愈烈,伪造文凭,花钱买文凭等事情层出不穷,引起当时社会的极大愤怒。中国价格检查监督工作会议一份通报指出,2003年各级各类学校、教育主管部门违法收费金额超过21亿元人民币,不少名校被涉及。另据官方统计,江泽民当政的教育乱收费,仅10年已达二千亿元人民币,那时候的二千亿元可与现在的价值差得太远了。在陈至立的领导下,教育界腐烂了,教授老师们都腐烂了。

2001年12月,陈至立治下的教育部妄图篡改历史、颠倒黑白善恶,拟在新版《全日制普通高级中学历史教学大纲》(试验修订版)不再称岳飞和文天祥为民族英雄,并在上海首先让卖国贼秦桧夫妇俩的跪像站起来,并在网上出题讨论,试图让岳飞跪下去,结果反对声浪太大,才没有得逞。

更可恶的是,陈至立将教育当作巩固江泽民统治的重要手段,从小学开始对学生进行洗脑。尽管中共导演伪造的「天安门自焚案」已经在海外被揭露,真相广为传播,但陈至立却要求中小学校园进行百万签名活动,让中小学生签字支持江泽民迫害佛法修炼者的政策,在学生心中播种仇恨和谎言。

教育部长陈至立主管教育部七年,不择手段摧毁中国本来已经十分薄弱的民族文化教育,采用一切手段毒害青少年。教育改革混乱,教学质量倒退,教风学风涣散堕落。全国滥发大学文凭、学位现象普遍。大、中学院校风气差,嫖、赌、抄三风充斥校园。

有网友疾呼:「像陈至立这样的女人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2003年,江泽民为了进一步抓权,想把江家班人马大批塞进军委领导层,提议陈至立参加国家军委、国防科技、教育有关工作。但在中央政治局常委讨论时,因分歧大而搁置;交中央政治局讨论时也僵持不下,反对和弃权的有11票。陈至立在上海市委工作时,同事们背后给她起的绰号是「婊子陈」。(文/瞿咫)△

(人民报首发)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7/11/30/66503.html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