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报
 

内幕:忠于毛的林豆豆被逼上飞机送死(多图)

门礼瞰




1971年9月13日前后,林彪所乘飞机坠毁于蒙古温都尔汗附近,机上人员全部死亡。



文革中毛泽东与林彪合影,貌合神离。



图为林彪妻子叶群与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夫妇合影,前排左起为李作鹏妻子董其采,邱会作妻子胡敏,叶群,吴法宪,黄永胜妻子项辉方,吴法宪妻子陈绥圻。

【人民报消息】毛泽东与林彪的命,实际上都是在1971年9月13日结束的。事实证明,毛低估了经过文革血的洗礼的民众的判断力,中央发的红头文件越多,老百姓越认为林彪是毛除掉的。这事件导致毛在焦虑和多疑中骤然衰老。

1972年1月10日,毛泽东只在睡衣外套了件大衣就去参加陈毅的追悼会。本来毛没有计划参加陈毅的追悼会,但为了收复老干部的人心,毛突然决定出席。

就在那次追悼会结束时,在场的一位医生注意到,毛泽东在上汽车时几次想抬腿都未能蹬上汽车,最后在工作人员的搀扶下才上了车。同年2月12日凌晨,毛泽东由于肺心病加重和严重缺氧,突然休克,心脏也已经停止跳动。在大夫胡旭东、吴洁立和护士长吴旭君、俞雅菊等及时抢救下,才缓了过来。

据内部消息透露,72年2月21日,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这是毛泽东重病脱险后的第九天。他的脚肿得很厉害,过去的鞋已经穿不进去了。为了准备会见尼克松,工作人员事先特地画了脚样,定做了两双肥大的圆口黑布鞋。尼克松抵京的当天下午,毛泽东就在住地会见了尼克松、基辛格等。当客人进门时,工作人员搀扶着身体虚弱的毛泽东站起来,向客人们致以问候。毛泽东为自己已不能用十分清晰的语言流利地表达意思向客人表示道歉。周恩来向客人解释说,这是因为毛泽东患了支气管炎的缘故。而尼克松在回忆录中却判断:「这实际上是中风造成的后果」。尼克松有所不知的是,毛泽东的病情实际比他的判断还要严重得多,书房的屏风后放置的就是应急抢救的医疗设备,医护人员正在隔壁的房间内待命。

在这以后,毛泽东讲话越来越困难,到最后一年时间里,只有长期在他身边工作的人员才能听懂(有时是根据口形猜测)。他在与人谈话时需要工作人员逐句「翻译」。

1973年8月24日,毛泽东主持召开党的「十大」。帷幕拉开之前,他是由工作人员搀扶到主席台的座位上。会议结束时,他是等全体代表退席后才让工作人员扶走的。所以,在「十大」的新闻纪录片中,既没有毛泽东入场的镜头,也没有他退场的镜头。这是他最后一次出席党的全国代表大会。

1976年9月9日,毛最终在折腾别人中把自己折腾死了。

和毛岸英长相非常相似的飞行员曾是毛的专机驾驶员

关于林彪所乘飞机为什么会坠毁在温都尔汗沙漠中,有几种说法。官方只说「坠毁」,而各方研究人士的说法,大致有几种:1、毛下令以导弹击落;2、油量不足迫降失败;3、机上发生搏斗,飞机失控坠毁。还有的说法是毛请林彪赴宴杀了他,再送上飞机,伪装成坠毁。

据蒙古政府于1971年11月20日发布的调查报告,认定因驾驶员所犯驾驶错误导致飞机失事。但飞机完全正常,油量也足够,更不涉及导弹击落问题。当时驾驶这架飞机的潘景寅是个经验极其丰富的老飞行员,曾经是毛本人的驾驶员。这是当时没人知道的细节。

据资料显示,1967年7月,武汉百万雄师事件,毛仓促回京,就是坐的潘驾驶的飞机。潘那次是直接由周恩来指挥来执行抢救毛离开武汉的行动。后来毛不再乘飞机外出,就有目地的让他给副统帅林彪当专职驾驶员。这个目地潘景寅当时并不知道。

林彪死后,有一则消息,寥寥数语,欲言又止,谈到那个潘景寅与毛死在朝鲜的大儿子毛岸英长相非常相似。当时没有人注意这个消息的重要性。实际上这是潘景寅的大不幸。这也是他注定被安排去死的原因之一。

潘景寅以为毛把他当作儿子看待,所以对毛死忠。其实毛对这个技术精湛的飞行员的感情非常复杂,既想看到他,又怕看到他,每次看到潘景寅的时候,毛就会想起死去的儿子毛岸英,想到本来安排岸英接班的……,所以毛也不希望见到长的像儿子但实际不是儿子的潘景寅,烦躁的时候毛甚至希望他消失。

据潘景寅的昔日战友说,1970年,中国从巴基斯坦买了三叉戟,就是由潘亲自驾机飞回中国的。他说潘驾驶三叉戟像玩手中的玩具。1971年林彪就是坐着这架飞机离开人世的。

据当时未被叫醒一同上飞机送死的副驾驶康庭梓说,60年代,潘本人曾有过一次迫降经历,他极为镇静地反复盘旋飞行,直到燃油耗尽才迫降,相当成功,连飞机都未受大伤。他的同事都无法理解为什么这次潘景寅的飞行却犯了最低级的错误。

蒙古政府的报告明确指出,潘是以600公里时速,在机翼右侧油箱带有2.5吨燃油的情况下,强行着陆,而且不是主动迫降,因为飞机减速的襟翼完全没有打开,飞机着陆灯也没有打开。飞机撞击地面时,引擎仍在高速运转。所以蒙古认为飞行员未进行安全迫降的准备。换句话说,飞行员是以自杀式的行为让飞机坠毁的。

据知,这是日本神风特攻队的只去不回的人肉炸弹飞行方式。他的机组同事回忆说:「他一直没把我们其余5位机组人员叫起来。在我看,他是有意识的把我们甩掉的……。」潘景寅不去叫醒机组中的任何一位随他一起执行任务,说明他事先就知道这是一次死亡飞行,为了不在关键时刻受到其他驾驶员的阻止,就保证了他成功以人肉炸弹方式置林彪一家于死地。

据中央文件显示,潘在9月13日凌晨0点05分接了一个电话。他是在接到这个电话后,才开始准备飞的。这个电话是谁打的,谁命令他违反一切规定带林彪一家飞走的,这是关键的关键。谁打来这个电话本不难查清,特别是在这样一个关键时刻。但中共对林彪事件发了那么多材料。林彪死后在军中查处了那么多人,几乎是像篦子一样梳了个遍,却从未有人去查这个电话。显然,打这个电话的人一查清,通话内容一公布,「9·13」事件的始作俑者就曝光了。

逼林彪的女儿上飞机送死

还有一个细节没有向全国人民宣布,是什么?就是毛要对林彪灭门,包括忠于党和毛主席的林彪女儿林豆豆在内。林彪与离婚的前妻生了一个女儿林晓林,自从与叶群结婚后,林彪就与大女儿林晓林疏远了,根本不来往。林彪与叶群生了两个孩子,女儿林豆豆(林立衡)和儿子林立果(小名老虎)。

毛泽东的权欲极强,要求别人必须对自己无限忠诚,也不允许别人被崇拜,但是往往不能如愿,所以中共内部你死我活的权斗从来没有停止过。毛把林彪当接班人、亲密战友写进党章,但这只不过是障眼法,真正的是想让老婆江青接班。所以,还得想办法除去林彪,灭其全家。

9月12日晚8时,林立果乘256专机飞抵山海关机场。 9时左右到林彪处,9点20分,林豆豆给在北戴河的八三四一部队(中央警卫局)副团长张宏打电话,报告说偷听到林立果的话,说要带林彪去广州。张立即报告了毛的大管家汪东兴,汪立即报告了周恩来。

据时任空军司令吴法宪回忆,他在晚11时左右接到周的电话,顿感事态严重,便打电话给山海关机场的林彪专机驾驶员潘景寅,告诉他「要绝对忠于毛主席,飞机绝不能起飞,不管什么人的命令都不能起飞」。潘满口答应。当吴向周汇报潘本人的表态时,周恩来却告诉他飞机已经起飞了。吴大吃一惊。

后来,时任总后勤部部长李作鹏一句话说透了:「如果命令八三四一部队拦截,一百个林彪也走不成」。更何况在林豆豆报告了林立果要带林彪走,飞机就在机场了,这时不过才晚上9点,离林彪上飞机还有四个多小时。周一个命令封锁机场,林彪是插翅难逃。这一群人却乾等着林彪上了飞机。这明摆着是要逼林彪走。

有报导透露,毛要算计林彪是蓄谋已久,一直在找机会。林豆豆认为父亲是被妈妈和弟弟怂恿才出逃的,她坚持找八三四一部队副团长张宏,说林彪他们马上要走,你不是答应要保护首长的吗?可这时张宏态度大变,一副不理睬的样子,就是不采取任何行动,明摆着是接到了命令,不许采取任何措施。林豆豆再逼他阻止让飞机起飞,张宏就给北京挂了个电话,打给谁?林豆豆不知道,只见张宏一边听话,一边点头,放下电话对林豆豆说,「中央指示你们跟着上飞机,跟着走」。「你们」包括林豆豆和她的新婚丈夫。

这段灭门的指示过程并没有出现在中央文件里,就是现在知道,也令人胆寒。

周恩来害怕自己也被毛灭口

受到林彪案牵连的那么多人,邓小平独独表扬潘景寅是个好人。他说「据我个人判断,飞行员是个好人」。不知内情,谁敢为一个带着林彪出逃的人平反?!

有消息披露,还有两个事实证明毛指挥了一切。一是当晚10点左右,周还发过指示,一定要保护好林彪,但两个小时后,这个命令却没作用了,反而是中央要林豆豆上飞机,和林彪一起走。谁能撤掉周的命令?只能是毛。二是9月12日,毛突然坐火车回京,不直接进京而在丰台下车,下车就对来接他的吴忠说:「庐山会议六号简报是反革命简报」,把吴忠吓坏了。这个六号简报就是要设国家主席的那份简报。这两个事儿可以说明,毛要对林彪下手了。

还有,飞行员潘景寅事先接到空军司令吴法宪的命令,「不管是什么人下命令,飞机也不准起飞」。但是潘景寅却违抗空军司令的命令而驾机起飞了,这说明下命令让「永远健康」去死的人只能是「万寿无疆」。

9月13日,飞机坠毁后,周恩来先是如释重负,连连说「摔死了,摔死了!」但9月21日周变的惶恐不安。

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的纪登奎曾这样回忆道:当时最紧张的情形刚刚过去,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中央政治局成员还留在人大会堂集体办公。一天,当时协助抓国务院业务组工作的先念和我有事需要向总理汇报,见总理独自一人坐在他临时的办公室里发呆,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我们两人不知道他究竟为什么事情闷闷不乐,便进去好言劝慰。开始时,总理只是听着,一言不发。后来当听我说到「林彪已经自我爆炸了,现在应该高兴才是,今后可以好好抓一下国家的经济建设了」这样一席话时,显然是触动了他的心事,总理先是默默的流泪,后来渐渐哭出声来,接着又号啕大哭起来,其间曾几度哽咽失声。我们两人见总理哭得这么伤心,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就站在一边陪着。最后,总理慢慢平静下来,半天才吐出一句话来:「你们不明白,事情不那么简单,还没有完……」,下面就什么也不肯再说了。

两个星期后,周的一个反常表现泄露了林彪死后他为什么失控大哭。

那天是10月10日,周被安排去接待埃塞俄比亚皇帝海尔塞拉西,据他的专机机组人员张瑞蔼回忆,周平日上飞机只和机组人员握手,问候一声。可这次,他显的非常紧张,反复问:「飞机检查了吗?试飞过吗?你们都是党员吗?」

飞机过长江时,周突然问:「这是长江吗?我怎么看着不象呀?」机组人员反复解释,周还拿着地图反复核实才放心。

张说:「我飞这么多年专机,头一次看周总理这么谨小慎微,这么多疑」。这说明什么呢?这说明林彪的死,周是知情人和参与者,也说明周认为自己也将被毛安排「出逃坠毁」。

毛为何要打倒陈伯达

1966年毛为了打倒在党内比自己威望高的刘少奇而发动了文化大革命。毛指派陈伯达任中央文革小组组长,江青为第一副组长。有一次陈伯达的妻子刘淑宴到一个省去,受到高规格招待,她当时说,如果有一天陈伯达被打倒了,你们就不会这样对待我了。

1970年秋,陈伯达被毛点名,11月16日,经毛批准,《中央办事组》起草了《中共中央发出关于传达陈伯达反党问题的指示》。指示中说:「在党的九届二中全会上,陈伯达采取了突然袭击,煽风点火,制造谣言,欺骗同志的恶劣手段,进行分裂党的阴谋活动。」「批陈整风」运动由此展开。陈伯达被打倒,妻子刘淑宴被隔离审查,12年后刘淑宴才回到北京。

1971年2月20日,军委办事组对毛批评军委座谈会不批陈的问题写了检讨报告,毛在报告上批示:「你们几个同志,在批陈问题上为什么老是被动?不推一下,就动不起来。这个问题应该好好想一想,采取步骤,变被动为主动。」「为什么老是认识不足?」「原因何在?应当研究。」

陈伯达是毛指派当中央文革小组组长的,又是毛出面把他打倒的,为什么毛如此反复无常呢?连亲弟弟都不放心,这不是第一次、第二次了。主要是毛权力欲极大而又没有安全感。当毛任命的人因被毛任命而威望和权力变大时,毛就开始担心,就要把他们搞臭打倒。

外界的人都认为江青不能随便见毛是因为毛很讨厌她,其实真正的原因是毛经常换着搞女人,江青在身边,毛就不能随心所欲了。所以江青见毛必须先由张玉凤通报,也就是先预约。从政治权力上讲,毛只相信老婆江青和侄子毛远新不会背叛自己,因此只想把权力交给他们。这个江青是非常明白的,所以被审判时江青咆哮法庭,并说:毛主席对华国锋说了一句话「你办事我放心」,后面还有一句话「有事找江青」。

1971年3月29日,周恩来根据毛的意见,同黄永胜等军委办事组成员前往北戴河,向在那里的林彪汇报毛有关揭批陈伯达的一系列指示,以及中央准备在最近召开「批陈整风」汇报会等问题。周恩来对亲信说:「此行目地,是毛泽东要林彪出来参加一下即将召开的批陈整风汇报会,讲几句话,给林彪个台阶下。」

在同林彪谈话中,林彪对毛的批示表示拥护,对黄、李、邱三人的检讨表示「高兴」,对吴、叶写的书面检讨,表示「完全同意」。但林彪没有认错之意,他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可认,更没有表示他将出席中央「批陈整风」汇报会。

4月15日至29日,「批陈整风」汇报会在北京召开,中央和各地党政军负责人共99人出席,主要批黄、吴、叶、李、邱的问题。会议期间,周恩来曾给19日回京的林彪送去文件和毛的有关指示,并示意林彪到会讲话,但「永远健康」林彪表示「坚决不讲」,也没有要出席会议的意思。

但林彪多次提出要见毛泽东,当面把事情说清楚。毛自知理亏,就像当年对付高岗和彭德怀一样,就是不见,不但不见,而且对他们的批判升级。高岗就是在压力下被迫自杀身亡的,而彭德怀是被迫害致死的。

毛一直派人来命令林彪这么做那么做,但副统帅有意见无法向无处照不到的「红太阳」申述,这是老百姓不知道也无法想像的。

「批陈整风」汇报会结束时,恰逢「五一」节。这天晚上,林彪被老婆叶群劝说着勉强来到天安门城楼,说是亲密战友来陪同「高瞻远瞩」观看焰火,但林彪坐在毛的侧面,脸色阴沉,始终不看毛一眼,也不跟毛说话,几分钟之后抬屁股就走,不辞而别。林彪这一举动,使在场目击者有不祥之感。

为了堵住负面消息流出,6月9日,毛让江青为林彪拍了大幅学习《毛着》的免冠像,刊登在1971年7、8月合刊的《人民画报》封面上。这离林彪被灭口只有月余。

林立果起草《武装起义计划》

林彪学习毛着的照片只能迷惑不知情的老百姓,对林彪父子不起一点作用。

林彪与儿子林立果在对毛的看法上是一致的。林立果当时是空军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兼作战部副部长。

按照林彪的要求,林立果在空军司令部成立了一个调研小组,自任组长,组员有空军司令部副参谋长兼办公室主任王飞、办公室副主任周宇驰、刘世英、处长刘沛丰、副处长于新野。这些人都是他的亲信。

1971年3月21日至24日,在上海巨鹿路889号,一幢日式楼房的地下室里,林立果找了周宇驰、于新野、李伟信,研究起草了《武装起义计划》。

林彪飞机坠毁后,中央红头文件批判的《571工程纪要》就是从空军学院林立果常住的房间里发现的手写文件。文中指责毛泽东:「不是一个真正的马列主义者,而是一个行孔孟之道,借马列主义之皮,执秦始皇之法的中国历史最大的封建暴君。」「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为变相失业,『五七干校』是变相劳改,中央高层政治是绞肉机。」文中还声称:「与他(毛)的斗争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或者我们把他吃掉,或者他们把我们吃掉。」

毛原以为中央文件说林彪父子要害死「万寿无疆」会引起百姓的愤怒,但恰恰相反,很多人开始对被捧上神坛的毛产生怀疑:毛不是「高瞻远瞩」么,怎么写进党章里的最亲密战友和接班人会要谋害他?!

经历过各种苦难的中共国百姓私下里都认为《571工程纪要》说的都是真实的国情,该死的是毛泽东。

身陷囹圄、被折磨到来日不多的彭德怀听到「9·13」事件时,大声哭着说:「我不同意林彪死!!!」

这七个字说明彭德怀对毛实在太了解了。

毛除掉林彪,也把自己折腾死了




1976年5月27日,瞬间衰老的毛泽东生前最后一次会见的外宾是巴基斯坦总理布托。

毛曾经说过「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毛这辈子连自己的妻子、儿子、兄弟都不放过,给中国人民带来的无穷灾难更是罄竹难书。最后,毛在折腾别人中痛苦死去。

顺从毛的人,如刘少奇,都凄惨死去,更不要说当面甩脸而去的林彪,毛是一定不会让他的寿命超过自己的。

1971年6月,毛让所有报纸都刊登林彪学毛著作的照片,8月15日,年近78岁的毛乘专列离京南下,到中南、华东等省市巡视,为顺利批判林彪统一各地党政军领导干部的思想。

8月28日专列到达长沙。毛泽东说:「预计我于23日回京,25日至29日召开九届三中全会。会议上端出林彪的错误,要增补张春桥、李德生为常委,张春桥增补为副主席。」

8月31日,毛泽东到南昌,听取江西省委书记、江西省革委会主任程世清的汇报,程世清谈了致林彪于死地的三件事情:

一、这年7月(林立果的亲信)周宇驰曾两次秘密来江西活动;

二、庐山会议期间叶群确有「不设国家主席,林彪往哪里摆」的说法;

三、林彪之女林立衡(林豆豆)关于「同林彪家人来往,搞不好要杀头」的警告(言外之意是弟弟林立果要造反)。

毛泽东听了这些反映后,决定立即灭门林彪全家,包括站在毛一边的林豆豆。

程世清以为告密可以得到毛的提拔,没想到因为告密而被认定是林彪父子一夥的,随后以「上了贼船」受到审查和逮捕,而后虽然又被免予起诉,但职务全无,在孤独和落寞中度日,直到入棺。

9月10日下午,毛泽东下令专列从杭州开往上海。在上海只停留了一晚,而且没有下车。12日午后抵达北京丰台车站。专列12日16时抵达北京站,毛坐汽车回到中南海。9月12日18时,驾驶员潘景寅接到命令去北戴河执行死亡任务,当时林彪住在北戴河莲峰山96号别墅。

据透露,「九一三事件」并没有达到毛的预期,老百姓反而用种种揣测把毛拉下神坛。因此,毛泽东常常失眠,饭量减少,情绪狂躁。有时在梦中呼叫,非常恐惧。经常发怒,无故猜疑,并迅速衰老。

有人说,如果毛早点死,中国能少死多少人啊!目前看来还不尽然。毛死了这么多年,中共国现在最流行的是活摘无辜者、佛法修炼者器官。看来毛死了还不解决问题,关键是必须让中共体制在神州大地上永远消失。(文/门礼瞰)△

(人民报首发)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7/10/13/66270.html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