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读者园地 
252627282930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
 
 
 
 
 

 
 
2012年12月29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辛灏年:为什么说〝祖国在危险中〞(多图/视频)
 
【人民报消息】辛灏年先生的最新系列演讲〝祖国在危险中〞播出后,引起了海内外观众的热烈反响。许多朋友非常地赞同辛灏年先生的看法,但也有的朋友对〝中国的分裂是祖国的危险〞这一观点有些不解。2011年11月5日,纽约《看中国》报社在喜来登饭店举办了一场〝祖国在危险中〞系列演讲答问会,为大家提供了一个近距离与辛灏年先生交流的机会。会上大家提问踊跃,互动热烈。

早在几年前,辛灏年先生就开始了对民族主义理论的学习和研究工作,并已着手写作《祖国在危险中》一书。中共六十多年的专制极权统治,给中国各族人民造成了巨大的痛苦与不幸,仇恨和灾难。中国大陆日趋尖锐的民族矛盾,不断爆发的民族冲突,使辛灏年先生深感祖国已深陷国家分裂的危险之中。出于对国家、民族和人民的责任感,他放弃〝先出书再演讲〞的计划,决定提前将自己的研究成果公诸于众,以使国人有所认识,有所警惕,有所防范。

2011年9月17日开始,著名历史学家辛灏年先生先后在美国的芝加哥,亚特兰大和加拿大的温哥华等地发表了〝祖国在危险中〞的系列演讲,这是继〝迎接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系列演讲之后,辛灏年先生的最新演讲系列。

下面就请大家欣赏2011年11月5日辛灏年在纽约答观众提问的精彩片段。


2011年11月5日辛灏年在"祖国在危险中"系列演讲纽约答问会上。

问题一:我的提问有两个问题,一个是辛亥革命和暴力革命的关系。第二个问题是您演讲的总题目是〝祖国在危险中〞。据我所了解中国大陆的民众绝大多数的人认为中国现在面临着应该是一场新的革命,就像辛亥革命一样的那种新的革命。针对国内民众的这种反应,中共也做出了比较具体的反应,他们制定了一个法律的草案,就是说他们把几乎是所有针对中共政府的这种腐败暴政的行为都视为〝恐怖主义〞。所以我的第二个问题就是请辛教授您谈一下〝恐怖主义〞和中国所面临的新的革命之间的关系。谢谢您。

辛灏年:谢谢!刘先生很有水平,两个问题是颇见刀锋,也非常现实。我想我简单地回答,辛亥革命和暴力革命是什么关系? 〝革命〞,大家都以为是革人家的命嘛。其实在中国传统文化里面,〝革命〞是变制。是根据上天的意志,改变人类的王朝,改变社会的制度,叫做变制,这才叫革命。不是指杀人、放火,晚清的一位革命烈士说的一句话:〝乌可以用杀人放火污蔑我‘革命’二字也〞。所以我们今天要把这个问题搞清楚以后,我们就知道革命是变制,是改变制度。那么辛亥革命就是改变了中国两千一百年君主专制制度的革命。它是变制的,它不是要命的,所以辛亥革命是中国历史上、也是世界历史上流血最少的革命。辛亥革命是革命成功以后,没有镇压反革命的革命。辛亥革命是在革命成功之后,初步地创建了中国第一共和的革命,所以如果简单地把暴力革命和辛亥革命连在一起,它本身就是一个概念上的错误。

第二,今天只要一谈革命,我们海内外就有一些朋友说是暴力革命。革命都是暴力的吗?暴力才是革命吗?苏(联)、东(德)、波(兰)推翻共产党,使专制制度灭亡的革命是暴力的吗?我们为什么一定要给革命和暴力挂上一个勾,那就是共产党的一个圈套。共产党认为你们今天讲革命就是搞暴力,搞暴力那就是不符合今天世界的潮流,那就不符合美国和西方一些国家的主流意识,因此你们就得不到支持,这样我们就可以向国内人民宣布你们是暴徒。

这就联系到你的第二个问题。中共把所有反对他的人都当成是恐怖主义者,是这样吗?中共在一九四九年以后,处死、打死、害死、饿死八千万人,谁才是恐怖主义者?谁才是暴力?在我几岁的时候,我的哥哥把我架在他的脖子上,跟着一大堆孩子一起奔着向刑场跑,去看共产党一排一排地枪毙人。谁暴力?我想从中国大陆过来的,有一点岁数的人都知道,中共才是暴力的,因为他的理论就是以暴力革命为基础,暴力革命、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我们单讲暴力革命,如果说历史上还有一些所谓的革命是暴力的,那么讲阶级斗争可就只有中共这一家。夺取政权之前讲阶级斗争、搞暴力革命。夺取政权之后,还讲阶级斗争、还讲暴力革命,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全世界只有马克思搞的共产党这一家。任何一个统治者,特别是我们中国五千年历史上任何一个专制统治者,都没有宣扬过阶级斗争,都没有宣扬过无产阶级专政,或有产阶级专政,都没有公开宣扬过我就是要搞暴力革命,只有共产党。所以真正的恐怖主义者,是共产党。

那他为什么要把我们今天反对他,跟恐怖主义相连呢?那是因为他要借用西方反对恐怖主义这样一个思想和世界的潮流,利用这个潮流,去打压和扑灭任何敢于在思想上、政治上、经济上、文化上反抗他的人,使得他的一党专制、他的红色江山千秋万代不变。

所以,我简单地总结一下。一、革命不等于暴力革命。暴力革命只是历史留给我们革命的一种类形,随着人类的进步,人们将愈来愈抛弃这种形式,来追求更加和平的形式,来解决制度变革的问题,但是我要说一句话,不要放弃反抗专制统治者的任何形式和方式,因为是不是暴力革命,用不用暴力革命,不是由人民来决定的,它是由共产党来决定的。一个迷信暴力,一个永远在用暴力镇压人民要求变革的愿望的政权,最后的结果就有可能把人民逼上暴力的道路,我想这不是人民之罪,而是共产党自己的罪恶造成的。

同时,我们要警惕海内外明的、暗的、阴的、阳的、有意的、无意的把恐怖主义和今天中国大陆人民的民主革命思想的回归和上涨,看成是恐怖主义在中国的表现,那不过是共产党的一场政治阴谋而已。我们海外的朋友,有条件首先来揭穿它,谢谢!

问题二: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辛灏年先生在温哥华讲了〝中共才是真正分裂中国的罪魁祸首〞。我们在纽约的朋友没有听到,很想请辛先生把这个问题再讲一下。第二个问题就是〝祖国在危险中〞这个题目,我不是第一次听到,但是今天听来还是感到很震惊。〝上天有好生之德〞,中国应该也有机遇吧,我想请问辛先生,祖国的机遇在什么地方?谢谢。

辛灏年:我想为了不重复,我简单地介绍一下,为什么说中共正在分裂中国。我在温哥华说了五条,但愿我都能记得起来。

第一,共产党实行信仰专制,厉行宗教迫害

因为马克思主义的理论,马克思主义对宗教信仰问题论述的核心,就是两条。第一条,要确立唯物主义为唯一的信仰,不容许其它任何信仰的存在。第二条,为了维护唯物主义是人类未来唯一的信仰,那就必须采取两个办法:

一个办法,就是要铲除资产阶级所容许的宗教信仰自由;铲除资产阶级存在的社会基础,这样宗教信仰自由就没有了。

第二,马克思和恩格斯说,国家是完全能够做到消灭宗教信仰自由的,怎么办呢?除掉铲除资产阶级宗教信仰的基础以外,那就是干脆地、直接地把那些教徒们送上断头台。这可不是我瞎说的,也不是我做总结,这是中共中央编译局所编译出版的马克思主义的著作《流亡者文献》、《黑格尔的法哲学批判》,这是马克思著作。

大家看看,从镇压基督教、镇压佛教、镇压一贯道,直到九十年代开始镇压我们大陆土地上、我们的祖国的本土上所产生的一家新的信仰,或者说新的宗教。共产党从来没有软过手,就是因为他要实行信仰专制。

我记得,一个多月前,张亦洁女士曾经跟我说过,她说我总在想,为什么中共这么疯狂地镇压法轮功、疯狂地镇压任何一个宗教信仰?我说就是这四个字〝信仰专制〞。有了〝信仰专制〞,任何宗教信仰都不能存在,有了〝信仰专制〞就有思想罪,就有反革命罪。所以中国的知识份子很痛苦啊。

到今天为止我们可以说,任何一本社会科学书前面,都要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立场、方法来阐述历史,中华民族五千年历史做为马克思主义的证明,马克思主义指导了中华民族五千年历史的发展,可笑不可笑,这是我讲的五大迫害的第一个迫害。

第二,制造阶级斗争,厉行政治迫害

我在讲演中,讲了中国有史以来,从尧舜以来,没有人讲阶级斗争,不论是从政治思想方面,还是从政治发展方面,中国人从来不讲阶级斗争的,我们讲〝和为贵〞嘛。可是共产党讲阶级斗争,制造阶级斗争。

当日本人打来的时候,他怎么说,他挑起阶级斗争。他说,如果你帮蒋介石的中华民国政府抗战,那你就是在帮大地主、大资产阶级在打日本,那你就不是帮助我们无产阶级了。他把阶级放在民族之上,与规劝他的所谓〝八路军〞、〝新四军〞的战士们不要去打日寇,专门打国军。

制造阶级斗争,调节阶级斗争,它的结果是什么,它的结果就是一场又一场的政治迫害啊。〝清匪反霸〞、〝镇压反革命〞、〝土地改革杀地主〞、〝三反〞、〝五反〞、〝社会主义改造〞、〝肃清反革命运动〞。一九五七年〝反右运动〞,一九五九年〝反右倾运动〞,一九六四年的〝四倾运动〞、一九六六年的〝文化大革命运动〞。八十年代初就是在思想刚刚获得解放的时候,〝反对精神污染运动〞,我差一点给人剪了头发,剪了裤脚。

所有的这些,直到今天为止,他所制造的一场一场的〝信仰专制〞下的宗教迫害,还是以不喊阶级斗争而对人民斗争来实现的;不喊阶级专政而对人民进行专政来实现的。阶级斗争的意思从来没有淡化过,阶级斗争的手段从来没有放弃过,是事实吧?

第三,实行两度经济共产,厉行经济迫害

大家知道毛泽东时代,〝穷〞字为大,他把通过革命、通过阶级斗争、通过无产阶级专政、通过土改、通过社会主义改造,把凡是有一点点钱的人,全部剥夺光了;把他的产业全部〝共〞掉了,〝共〞给了所谓的国家,国家就是党,就是〝共〞给了党。共产党从此主宰了我们人民的一切权利。在我们安徽,有很多地方是要饭的,要大队书记开介绍信才能要饭的,结婚要党委书记批准,这都是事实吧,我们都经历过。

所以他用〝第一度共产〞控制了人民的生命,让每一个人成为他的依附品。他就可以任人宰割,让我们中国的每一个人,农民成了农奴,知识份子成了知奴,工人阶级成了工奴,没有一个人不是他的奴隶,饭都是他给的,现在动不动就是说,感谢共产党,是共产党养活了我们!谁养活了共产党呢?

〝第二度共产〞,我不用讲了,大家都知道,所谓改革开放,所谓〝改革开放〞,就是我在八十年代的书里面所写的,是为了〝自救〞,为了救自己,来进行所谓的〝专制改良〞,就是改革开放。跟满清王朝、跟埃及、跟伊朗、跟当年的沙皇俄国做的一模一样,结果是什么呢?结果就一定是让一小部分人先富起来,让一大部分继续贫穷下去。

今天是五百个家族从思想、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垄断了整个中国。企图初让五百个家族永远富甲天下,让我们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民继续过着贫穷,甚至更加痛苦的生活。这就是经济上的〝两度共产〞。

大家要知道,我为什么说叫〝两度共产〞?第一度共产大家都能理解,共人民之产,在消灭私有制的血腥的旗号下,去共人民的产。今天呢?今天是他在保护自己私有制的前提下,来〝共〞人民的产,他把所有的中国人民的财产,都共到他们自己一党的旗号之下,一党的银行之中,每一个高干或他们的子弟的储蓄的存户里面,然后存向外国、存向瑞士,搞钱留后路。我想不用我多解释了,今天大家都看的很清楚,那就是三十年改革开放,其实他的本质就是〝二度共产〞,从而造成了不可治愈的腐败。这就是今天的事实。

第四,制造共产文化,厉行文化专制

我今天是答问会,不是讲演会,我不能详细的讲,我在讲演中这部分我就讲的很多、很仔细,因为我是搞文学的出身,特了解。 大家自己想想看,凡是在中国大陆五十年代、六十年代、七十年代,以至于今天都在中国大陆生活过的人,大家看看高尔基的那句话对吗?〝作家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不!共产党的作家是〝扭曲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是不是这样? 我们多少人的灵魂给扭曲了,包括我本人在内,我们的成长过程,我们的受教育过程,就是被共产党的作家、文艺家们扭曲灵魂的过程。

《北京有个金太阳》、《金珠玛咪赞》、《马儿你慢些走》,饿死人的那些时候写那些歌颂明媚春光的诗歌,我就不一一重复了。共产党正是因为从马克思那里、从列宁那里获得了党的组织、党的文学、党的理论的各种各样的基础,然后在中国制造了革命文化,就是共产文化,厉行文化专制,直到今天。

他们最近开了一个会,说要搞文化体制改革,政治改革不喊了,温家宝先生已经去年一年说了很多次,说:再不进行政治改革,就死路一条了。可是他们还是不搞政治改革,要搞文化改革。可是文化改革的前题,还要在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下。那也就是说,要让我们世世代代中国人民,永远做马列思想、马列党文化的奴才,是不是这样?

这就是文化迫害,文化迫害的最厉害的一招,他的最险恶的结果是什么?就是扭曲了我们中国人的心灵,败坏了我们的道德,让我们五千年的文化,和两、三百年来西方文化中的进步民主文化,窒息在共产党黑暗的铁桶之中,腐烂、腐朽。直至今天整个社会道德沦亡,就是文化迫害的具体结果。

第五个,我简单的说一下,那就是社会迫害

大家都知道,一九四九年以后,天下是党的、土地是党的、人是党的,连婚姻爱情都是党的,中国的民间社会,中国的士绅阶层,中国人民最后一块有阳光的、自我生活的小天地、小天井、小院子都没了。 一个三个人的门市部里面必须有一个共产党员,一个十个人的门市部里面必须要有一个党小组,再大一点就是党支部。全社会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从北到南,没有一个地方没有共产党,共产党不仅夺取了天下,而且夺取了整个社会,毒化了所有的社会。

这就是我举过一个例子,秋瑾之死,中国有民间社会,民办报纸,全国人民纪念她、悼念她,所有害秋瑾的人,下到县令、知府,上到巡抚大人,自杀的自杀、逃跑的逃跑、隐姓埋名的隐姓埋名,调到安徽、江西,安徽、山西,重新担任当地的巡抚,被人民所拒绝,不敢上任,郁郁而死。可是人民呢,却能够出钱出力,买地葬她、追悼她,甚至于结社,为她结社,继续宣扬革命,谴责,公开谴责清政府不该杀秋瑾,杀秋瑾是错的,就是革命者也不能杀,我请问大家,张志新怎么死的?李九莲怎么死的?林昭怎么死的?刘少奇怎么死的?他的女儿还要写大字报跟她的反动父亲中国共产党的国家主席划清界线哪!中国的民间社会从国家主席的家里就不存在了,到任何一个老百姓家里面都不存在了,民间社会完全没有,人民失去了最后的一片阳光、最后的一点土地、最后的一个角落,人民的生存实在是太艰难了。

我在第二讲中,讲到中共分裂中国的时候,我就讲过这套五大迫害。这五大迫害,如果都是在我们汉族身上,我们有的是痛苦、有的是叹息、有的是仇恨共产党。可是,这五大迫害还一点不差的运用在对我们少数民族的统治和镇压上面,藏族、维族、蒙族。

大家想一想看,少数民族难有承受之力呀!对他们来讲,信仰就是生命啊,信仰就是民族啊,对他们来讲,对汉族人的所有迫害,对他们来讲就是要彻底的灭亡他们呀!结果是什么?结果当然就是要生出分离之心嘛、分裂之念嘛、独立建国的感想嘛。再加上外鬼家贼互相勾结,这种念头就在共产党的逼迫下,开始产生了,怪他们吗?不怪,要怪谁?怪的是共产党六十二年来对包括汉族人民在内的所有民族的五大迫害,谢谢。

大勇先生的第二个问题,他说我们祖国在危险中,那么我们祖国有什么机遇?当然有机遇,大勇先生,我们将来很详细的讨论,我今天就回答你一句话。我们要做到的是,只要我们做到了,我们就有巨大的机遇,那就是不让我们的民主变革的风暴,招引国家分裂的危险,必须做到。第二,不让国家有可能分裂的危险来颠覆我们民主变革的成果。

如果在座的朋友们,我们海内外的所有中国人都能够心中有这两句话,都能想到这两个问题,都能积极的群策群力的去解决这个问题,那我们的机遇就大了。什么机遇?那就是既能够不让天下大乱,又不容国家分裂,顺利地完成中国的民主过渡,去迎接中国的民主统一的那一天。


2011年11月5日辛灏年在"祖国在危险中"系列演讲纽约答问会上。

问题三:民国时期中国出了那么多学术大师和文化大师,四九年以后,为何中国出不了大师了?对中共目前提出的所谓文化体制改革,辛教授您有什么看法?

辛灏年:好,谢谢。因为刚才我己经讲了文化迫害,五大迫害之中的文化迫害,我也讲了所谓的文化改革,只要一天共产党不公开宣称,他跟马克思主义断绝关系,他所有的文化改革都是假的,都是骗人的。因为马克思主义正是用西方一个坏文化、坏思想,毒化了我们中国人民九十年,迫害了我们中国大陆人民六十二年。所以要讲文化体制改革的前题,废除马克思主义、驱除马列、恢复中华的文化观、学习近代的进步文化。

这个问题就直接牵涉了刚才这位朋友所说的,为什么四九年前那个时代出了那么多的大师,那么多的专家,为什么四九年以后出不来了呢?大家想一想,是什么原因呢?是因为一个是信仰专制嘛,一个就是文化迫害嘛,政治迫害我们就不说了。你想一信仰专制,就有了思想罪,凡是你的思想跟他不一样,你就是反革命分子,就是绑赴刑场执行枪决,你还想当大家吗?你想作个人活下去都不可能了。

第二文化迫害,他用一整套的马克思主义的所谓哲学思想,所谓的文化来统治中国,让任何的创造、任何的发明,特别是社会科学方面的,都局限在马克思主义的所谓牢笼之中,你说你再有才华、再有才能,你还能够飞越这个牢笼吗?因为这个牢笼的外面架满了马克思主义和共产党的刺刀啊!

他不是嘴巴里说:你必须讲我马克思主义,他是用刺刀告诉你,你必须跟着我走马克思主义文化道路,否则的话,你就死路一条。你想,连活下去都难了,学一点真的知识都难了,你还想作〝大〞家吗?〝大〞家离你就很遥远了。

不过,我们要有个信心,我们正处在一场伟大的民主变革的前夜,我们正处在一个伟大的文化思想解放的前夜,相信孕育了半个多世纪的中国人民的智慧和才能,会在那个伟大的过程当中迸发开来,会产生太多太多的好思想和好作品,请大家相信,谢谢。

问题四:中国大陆民众的抗争越来越多,但是由于中共对媒体的控制,大陆百姓难以知道大陆其它的地方发生了什么,这也使大陆民众的抗争难以形成态势,如何才能使星星之火燎原成熊熊大火?

辛灏年:这个问题问得好,准确。它也反映了大陆人民的心声和我们海外很多朋友的无奈,但是我们看问题要有一个看法,那就是任何事情都有它积蓄的过程,都有它形成的过程,都有它发展的过程。我们很难想像,在一九五七年,我们敢去用嘴巴骂骂共产党吗?甚至我们敢去烧一下警察局、共产党的公安局?我们可以在天津市政府的门口去引爆炸药?我们可以在江西的某个区政府的门前去炸死他的干部十几个,可能吗?没有的。

我的记忆里面,直到我出来的这些年之前,中国大陆的人民只有一次反抗,不知道在座的朋友年纪大的知道不知道?七九年。七九年万里为什么要提出分田到户,就是包产到户?是因为安徽的农民、四川的农民,凡是内地贫困省区的农民,开始像打游击一样地抢共产党的粮仓。 我是自己因为一个特殊的原因,看到了当时共产党的《大参考》,各地农民抢粮仓的这种造反犹如遍地烽火,这才是包产到户政策的来源,这才是共产党搞改革开放的前题。可是今天呢?

我去年讲演中说过,满清王朝垮台前一年,用共产党编造的这个术语,所谓反抗满清政府的〝群体事件〞,是两百五十六件,万人以上的;去年一年,中国大陆人民反抗中共暴政的所谓〝群体事件〞,就是抗暴事件,二十五万六千啊!一千倍,要看到发展,人民的反抗思想,革命的思想,推翻专制统治制度的思想,追求自己的自由或祖国的自由的思想,在一九八九年的屠城之后,悄然的回到了大陆的民间,悄然的回到大陆一些知识分子的思想里。这种思想,二十二年来,在共产党的〝改革开放〞越来越腐败,越来越丧失人心的过程当中,它发育起来了,成长起来了,和人民的痛苦一起迸发开了,我们要看到这个,而不只是失望,不是埋怨。

第三个,要相信一条。共产党可以封死每一个角落,共产党封不死我们的网络。现代科学技术的进步,给共产党镇压人民也带来了很多的方便,可是反过来,这个科学技术的进步也为我人民反抗共产党专制统治,带来了太多太多的前景。国内朋友电话当中,朋友们跟我所说的那些故事,都让我知道〝谁是新中国〞的辨识,还原蒋介石的这种追问,在中国大陆越来越成为民间的一种思想和社会潮流。

在座的朋友看那个《世界周刊》吗?半个多月前它的第一篇文章是什么,大家知道吗?叫《中国大陆的〝民国热〞》。当我说中华民国是新中国的时候,我遭到的都是冷眼、唾弃。今天连跟共产党关系十分美好的台湾媒体,他们都说中国大陆在弥漫着一个〝民国热〞,就是中华民国热。人民在二十几年的历史反思当中,在千千万万和我一样的学者们的反思当中,终于理解了一九一一年的辛亥革命,才是中国的第一个真正的〝共和革命〞,创建的大中华民国,才是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

所谓〝国民党反动黑暗统治〞的时代,对中国人民来说,就像刚才一位提问的朋友所讲的,产生了那么多的大师,因为他在相当程度上,和相当范围内,他容许了思想的自由、政治的自由、文化的自由、创造的自由、出版言论的自由。它在走向共和的过程当中,也许它还要限制一点什么,因为外忧和内患,会有外患和内忧,可是它的总体的方向,是在艰难地、一步一步地、曲折地,甚至是反复地在走向共和。

所以我们要相信今天的大陆人民已经不是〝星星之火〞,而是在思想反思、历史反思的推动下,知道共产党复辟了专制的中国,辛亥革命创造的才是一个二千多年才有的好制度、好中国。

第二个,就是对现实的觉醒,人民从自己所尝受的思想、政治、经济、文化等各种各样的,被迫害当中,痛苦当中,理解了,今天的人民有要想生存下去,中国要想发展下去,中华民族还要继往开来,承上启下,那就必须解决共产党的专制制度,专制统治,一切的祸根就在共产党,今天中国的一切灾难都是共产党造成的,没有了共产党,我们就能够重新建立起一个新中国、好中国,是不是?相信我们的人民,相信自己,谢谢大家。

问题五:辛先生新的演讲系列〝祖国在危险中〞,我们从报道中看到辛先生把祖国分裂视为祖国的危险,那么统一与独立与大陆百姓个人的命运,是怎样的关系?

辛灏年:我们的很多朋友真的是很有水平,这个问题问到要害了。有一个人在温哥华问我说:什么是危险呢?国家分裂跟人民有什么关系呀?人民的苦难才是第一位的。我就笑了,我说老先生你这一句话完全正确,人民的苦难就是祖国的危险,祖国的危险是因为人民遭遇了苦难嘛。

孟子当年说了三句话,他解释什么叫国家:土地、诸候、人民。一个国家要有一个诸候,那就是领袖啦,政府啦。要有土地呀,没有土地不能成为国家呀,那不论是诸候也罢、土地也罢,是为谁的呢?是因为人民才有的嘛!所以人民是本嘛!所以人民遭遇了危险,就是国家有了危险。反过来国家一旦出现分裂的危机和危险,人民就要遭受苦难了。

我们随便举几个例子。我们中国历史上,在两千多年之内,有过三次重大的民族危机和国家危险,第一次,五胡十六国,叫〝五胡乱华〞,大家都知道啦,杂居在我们北方河北、内蒙、山西、陕西这一带的五个少数民族叛乱,他叛乱的原因是什么呢?不是他们要叛乱,就跟现在一样,西晋王朝太黑暗,所以他们民不聊生,终于举起了反抗的旗帜,但是有一条喔,我插一句话,他反抗、反对西晋,分裂西晋,他要中周,他不是要走出中国另立国家,他是要中国走到大周朝的繁荣、和好的那样一个历史环境里面去,可是正因为〝五胡乱华〞,中华乱了一百三十六年,正因为五胡乱华,我们的东都洛阳整个的历史文化,二千年的历史文化被毁于一旦,一天之内,少数民族的匈奴部落的人,他就杀害洛阳从官、到士、到民三万人,洛阳在几百年内不能恢复元气,人民流离失所,中国乱了四百年,所以我们中国民间才有一句话呀,叫:〝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民〞,是有这句话吧!五胡乱华造成中国四百年的分裂,中国人口锐减,一直到隋、唐统一中国,中国在四百年间人口不但没有增加,反而减少了一半以上,我问问,这只是个数字,如果减少的是二千万、三千万都只是个数字,可是每饿死一个人,那个人的痛苦,我们能体会吗?我能体会,因为三年假自然灾害,真的人祸,让我挨过饿。每一条生命都是珍贵,每一条生命都牵扯着自己的家庭、家族或朋友们,五胡乱华十六年,就四百年,他造成了中华民族元气大伤,人民的痛苦难以言述,这是第一次,小的我不说。

再说第二次,蒙古人侵略了我们,占领了中原,推翻了大宋,改朝为元,你们知道就在那个时代里,当我们遭受着国家分裂和民族压迫的痛苦的时候,蒙古人把他所统治的中国地区分为四等人,第一等人是蒙人,第二等人是色目人,就是今天的维吾尔,中中亚一带的人,第三等是中国的黄河以北的汉人,第四等是黄河、淮河以南的南汉人,人分四等,然后再把他分成十级,大家都知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句话有点大民族主义,但是它也没有完全错。在文革当中,中国大陆的知识分子都被共产党骂成是臭老九,有这句话吧,我们都是臭老九,怎么来的?就是蒙古人占领了我们中国以后,把我们分成十级人,第八等人是妓女,第九等人是知识份子,第十等人是乞丐,臭老九就是这么来的。你说共产党是不是马列子孙,还是我中华儿女?我就不想再多说了。

所以国家分裂的时候,民族被占领的时候,第一遭受苦难的是人民啊!所以国家分裂,民族遭殃,最受牵连的是我们人民子孙。那你想想看,隋朝统一,大唐统一开元一百五十年,大宋统一,包括秦始皇统一十五年的前十年,人民能安居乐业才能治水治河呀!相对的一段安宁哪,没有哪个朝代像共产党,我们在共产党下面不能说宁做太平犬,我要跟大家说明这个问题,因为共产党,在四九年篡政立国以后,它一天都没有让我们的人民太平过,即便是战争的年代,国家分裂的年代,专制统治异常残酷黑暗的年代,也没有让我们的人民遭受过共产党专制统治下,既无外患,又无内忧状况下的那一份痛苦。

再有就是清朝入关,大家都知道吧,清朝一入关,扬州十日、嘉定屠城,几十万颗、几十万颗人民的脑袋被满清宰了,被杀了,我们的人民颠沛流离呀,我们的人口在短短的几年间,减少了数千万之钜。中国有史以来,在任何的民族灾难和国家分裂的情况下,人民都是第一受难者,在辛亥革命之后,北洋军阀混战的岁月里面,人民的痛苦,大家只要稍微看一看民国史就能知道。在日本侵华战争十四年的岁月里面,只要看一看国家是怎样由一个中国分裂成二个中国、三个中国、四个中国,满州国、苏维埃国、延安和中华民国所谓国统区,就看看人民的痛苦有多大。在日本统治下,东北人民的痛苦,在共产党镰刀斧头旗帜下统治的人民的痛苦,今天都被我们历史的反思的学者们一一的揭露开来了。

所以我想告诉这个朋友,国家分裂和人民的苦难是一致的,今天我为什么要讲祖国在危险中?我为什么要讲民族统一?我从来不单独讲〝统一〞两个字,那就是只有推翻了专制统治及其专制制度,我们的中国民主了,在民主的前题下,我们来追寻我们中华民族的新的统一,那就是民族统一,我们的人民才能避免国家分裂的痛苦,避免天下大乱的灾难,我们就会赢来一个自己的机遇,那就是,因为国家没有分裂,民主变革会较为顺利成功,因为民主变革成功,中国人走向民主统一,受尽了共产党欺负迫害的各族人民也不想分裂了。至于台湾,我下一讲会详细的讲到,我今天就不多说了,谢谢。


2011年11月5日辛灏年在"祖国在危险中"系列演讲纽约答问会上。

问题六:综观中国历史,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大概是一个规律吧!为了打破一个大牢笼、摧毁一个大监牢,能那么温和地完成吗?就算是在革命中摧毁这个残酷的现实,分裂又有何不可?但是当重新再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的新中国的时候,您不相信又会重新复合吗?这样也许代价大了一些,您不认为这个代价是值得的吗?谢谢。

辛灏年:这个问题好,特有水平,我从后面回答起。你不相信能够重新复合吗?我相信,我当然相信能复合,而且一定会复合,五千年历史告诉了我们。但是我们为什么知道它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我们就去付出巨大的代价呢?我们能不能通过我们国内、国外所有中国人的努力,让这个代价变得最小最小,岂不是更好吗?要知道这可是我们的责任哪!所以我赞成他的结论,不赞成付出太大的代价。

我回答他前面的话,分裂或统一,他引用了《三国演义》里面这两句名言: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那我现在就对这八个字做一个简单的铨释,分久必合是必然,合久必分是无奈,分合都是中国,大家只要翻开我们五千年的历史,你就会发现一个朝代太黑暗了,人民就会起来反抗,一个政权对我们的边疆民族,或内地少数民族迫害的太过分了,少数民族就想跟你分家,这是无奈的情况下,可是一旦国家出现了混战、混乱、分裂的情况,人心就思归,就思统,中国又经过一段折腾以后,他又必然的统一起来了,从大周封侯建国八百年,到秦皇朝统一中国,到秦被推翻十五年,汉朝取代,前后统一四百年,然后西晋太黑暗,太倒退,政治上退回到封建制度,经济上、文化上都产生了中国、中华民族此前历史上没有过出现过的黑暗状况,所以中国分裂了,被本国的少数民族反叛,被外族的入侵、扰害,在这样一个状况下,被迫分裂,可是经过一百三十六年的大分裂,经过二百余年的北方新统一,南方维持了东晋王朝,就这样南、北之间在二百多年的对抗当中,一天一天的向着统一的前途去发展了,中国又统一起来了,出现了隋唐大统一的鼎盛局面。

此后,我不一个朝代、一个朝代的讲了,哪一次分裂的结果不是重新统一了?只不过在辛亥革命之前,那个统一都是推翻旧王朝,还原旧制度,虽然推翻一个皇帝,可是又出现君主制度的重建。只有我们的辛亥革命,推翻了满清王朝的统治,结束了二千一百年的君主帝制,中国从辛亥开始,除掉共产党,就没有任何人去主动的分裂过中国,除掉英国、除掉沙皇俄国,特别是前苏联,策反新疆叛乱,企图分裂中国。苏共在三十到四十年代,居然把我们的新疆擅自改名为维吾尔伊斯兰社会主义加盟共和国,新疆成了苏联的一个部分,谁跟着他干的?共产党跟着他干的,共产党在他的指挥下策划新疆叛乱,独立建国。

所以《三国演义》里这两句话,是从历史的现象上来看的,分久必合,是的,合久必分,可是我重复一遍,分久必合是必然,因为任何一个民族,任何一个国家,当面对着分裂的痛苦的时候,就会想着,我们还是重新聚拢起来,统一起来,才有力量,才不被欺负,才不被人欺凌和蹂躏,合久必分,没有一个必字,是无奈。第三,分合都是中国。

你看,从周朝王朝开始,到战国、到春秋、到战国、到秦朝、到汉代,任何一个在中国分裂过的时代了里面,从来没有一个朝代说我不是中国,我要另外建立一个国家,不准叫中国,几千年历史,没有这样的先例,就是共产党在江西瑞京,在苏联的命令下,簒立属于俄国的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他还不得不把中华两个字放在前面,他的意思要加入苏联联邦的。

所以要相信一条,今天如果有人认为共产党的专制黑暗统治,逼迫着我们民族分裂和国家分裂,如果万一出现这种情况的话,我希望所有的朋友记住一条,这是暂时的,我们一定会解决。这不是规律,更不能用它来救我们的民族和国家,它只会害了我们的民族和国家。这就是今天海内外的一个状况,即拼命地反对民族主义,却高唱民族自决;拼命地反对民族主义,却容许共产党挥舞民族主义的大旗,对内搧动不正确的民族主义情绪,对外统战海外华侨和台湾同胞。把最重要的民族主义的大旗,把好的民族主义、进步的民族主义、真实的民族主义,通通不要。而只反对共产党的专制统治,绝对不反对共产党打民族主义的牌,这就给中国的分裂、国家的分裂、民族的分裂,留下了一个很可怕的阴影。

我希望我们海内外所有的中国人,都能够分清什么是真民族主义、什么是假民族主义,什么是爱中国、什么是害中国,就像我这次在加拿大,一下飞机就受到加拿大电台采访一样,有一个党组织了几个〝红侨〞,红色华侨,在电台上进行叩应、攻击,当然更多的华侨支持了我,我最后说了一句话,我说我告诉你们,希望你们多一分中国心,少一分中共情。只有这样,我们都爱中国,我们就会为了我们的中国去反对那个害中国的共产党,反对那个正在分裂着我们祖国的共产党,正在迫害着我们的人民的共产党。不论任何环境下,我都坚持一个追求,那就是中国一定要走向民族统一,并预祝民族变革成功,国家统一完成,谢谢。

结语: 一直以来,辛灏年先生都明确表明自己是一个坚定的〝祖国统一论〞者,但是他表示,他所追求的是民主统一,而非专制一统。辛灏年先生在他的著作《谁是新中国》一书中写到:辛亥以来的历史已经作出了证明,即〝专制仆而统一成,民主败则分裂生〞,中国统一的前提是民主。唯有追求民主统一,才能避免专制一统,才能真正实现和完成民主建国和祖国统一的使命。多年来他一直试图将当代中国各族人民追求民族解放的民族主义使命,和中国必将来临的伟大民主变革联系起来。希望找出一条既能够完成民主变革、又能防止天下大乱,国家分裂的正确道路,以减少大陆民众在民主转型过程中,所必需付出的代价。他希望和海内外有识之士一起,为祖国尽一份心,出一份力。

〝祖国在危险中〞系列演讲共分为三讲。新唐人电视台将继续追踪报导,请继续关注。

(新唐人电视台记者谢宗延、林丹报导)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2/12/29/57697.html
打印机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辛灏年:为什么说〝祖国在危险中〞(多图/视频)
 
 
特招宋祖英入伍的万部长被勒令退役(图)
 
 
啧!新华网的"赵本山的女人"和"宋祖英男人"(多图)
 
 
习近平谈黄炎培周期率透露了什么?
 
 
一起相当离奇的上海车祸(图)
 
 
宋祖英老公制片"毛泽东" 唐国强赴汤蹈火(多图)
 
 
忒不是人!周永康一走茶烧100度(图)
 
 
火爆段子加微博
 
 
 
江泽民“缅怀”铁杆心腹黄菊为哪般?
 
 
张高丽是如何“为民、务实”的?
 
 
孔孟梦中授课 韩神奇老人写汉诗背古籍(图)
 
 
中共最滑稽丑闻 薄熙来因一记耳光入狱(图)
 
 
一封用生命写就的信惊现万圣节装饰盒(图)
 
 
新常委张德江心里就是这样装着百姓
 
 
美国的老人摔倒之后(图)
 
 
上色情杂志!平安夜 马英九女儿不平安(多图)
 
 
 
 
圣诞的天空(图)
 
 
宋祖英走唱捞钱 隔“江”犹唱“好日子”?(图)
 
 
大喊"有鬼"!温家宝一讲话就给党添腻(多图)
 
 
啥?鸡蛋有假的国度 无人菜市不短钱(多图)
 
 
为上春晚!赵本山剧本是央视写滴(多图)
 
 
奥巴马会不会被中共的“委屈”所动
 
 
中宣部长刘奇葆成了老江娘家人儿(图)
 
 
末日走过 地球没事?
 
 
王立军闯馆两周前那张“总统级”照片(图)
 
 
只是美军和蛋炒饭是不够的
 
 
!宋祖英深圳唱堂会惨遭恶心(多图)
 
 
国父演讲词:中山装的来历(图/视频)
 
 
火啦!新政治段子《领导出镜须知》
 
 
精彩网语:中共国特色的民意
 
 
假如真的存在天惩
 
 
泰国高僧比列宁毛泽东厉害(多图)
 
 
 
 
新华网首页的末日新闻(多图)
 
 
北韩再爆饥荒数万人死 重演吃人悲剧
 
 
马雅历更替日 人民报庆生感谢编辑
 
 
中共党网透露什么是"世界末日"(多图)
 
 
质疑白宫!奥巴马在玩整个世界(图)
 
 
查韦斯病情!新华网把中新网给卖了(图)
 
 
君子喻于义 小人喻于利
 
 
令计划被高调“辟谣”说明了什么?
 
 
亲共势力惨败 韩诞生首位女总统(图)
 
 
大地颤抖了!避难舱在地下6米岂能坦然(多图)
 
 
新任中央四常委为何被“冷处理”
 
 
央视讥讽日本世袭制度是在指桑骂槐?
 
 
朱德终于死在老毛前头(多图)
 
 
女婴脖子长出羽毛 医生解释匪夷所思(多图)
 
 
新闻联播“偏袒”美校园枪击案说明了什么(图)
 
 
中石油王立新“自杀”背后是周永康的鬼影
 
 
2012年度汉字“醒”
 
 
?!警方"末日"了还是县委癫痫了(图)
 
 
与中共狼过招 美国招致经济恶果(图)
 
 
央视播放的反极权禁片告诉我们九个真理
 
 
“无法控制” 金正恩向太空送了个“脱北者”
 
 
博讯编的故事让曾庆红不满意了
 
 
江确实又植物人了
 
 
新华网有个一笑后怕的组图(图)
 
相关文章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