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读者园地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1
 
 
 
 
 

 
 
2009年6月2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邓玉娇案的幕后黑手可能来自中央(多图/视频)
 


网民汉大赋一行赴湖北巴东县野三关镇探望邓玉娇
外公外婆等亲属,他们和村民的合影。(汉大赋博客)

【人民报消息】在邓玉娇杀淫官一案发生后,江苏省徐州市市民汉大赋与三位网友于5月19日抵达野三关,他们是最早自费到巴东访问邓玉娇外公外婆的第一批人员,也是最早获得第一手资料的邓玉娇的支持者。他们在巴东期间遭到当地政府的全面阻挠。仔细回忆在巴东所经历的一切,汉大赋判断当地政府的一切行动皆由幕后黑手控制,而且这个幕后操纵者可以跨省操控,很可能来自中共中央高层。

访问邓玉娇外公外婆第一人

大纪元记者方晓6月2日报导,汉大赋于5月18日从徐州动身去巴东。他说,当时邓玉娇在湖北恩施州,舆论焦点也在恩施,但是侦察阶段重要的人证一般是不会让见面的。我们感觉没有渠道可以见到邓玉娇本人,所以决定去野三关。那时我们也打算见一见我方律师,问一问是做有罪辩护还是无罪辩护,如果是有罪辩护的话,我们建议就不用辩护了。

汉大赋讲述到,他于18日在湖北宜昌与一名网友汇合,下午两人一起坐汽车去巴东野三关,路上山路很陡峭。转天早上另两位网友在野三关与他们汇合。“我们四个人开玩笑说,我们是个小团队,很有战斗力,他们很难对付:来六个人也不见得能打的过我们四个人。”



汉大赋等在去邓玉娇外公外婆家的山路上。
(汉大赋博客)

“我们先到邓玉娇的继父家,她继父的父亲看上去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他告诉我们邓玉娇是跟她外公、外婆长大的,他们住在相邻的木龙垭村,在大山上。邓玉娇继父告诉我们转天再通电话,结果第二天整天他都没开手机。我们去木龙垭村的路上,坐的汽车沿着小路往山上要走大约5公里,山路很险峻,都是羊肠小道。”
据三联生活周刊报导,邓玉娇一岁多时父母离异,母亲改嫁,她一直和外婆生活,直到小学毕业,后来才到母亲张树梅的新家。虽然缺少一个完整的家庭,邓玉娇还是被外公外婆呵护长大的,她和外婆感情非常深。“每天上学要爬5里山路,我都要接送。”邓玉娇的外公告诉记者。不过,他们说,也没有因为怜惜而溺爱孩子,做人的原则和本分都一样不落地教给邓玉娇。“从小教她出门有三稳:身稳、口稳、手稳,不能骗钱、不能贪财。”外公一直觉的自己的教育很成功,“她在浙江打工时头被别人碰破了,人家赔给她500块钱,她都没要,说算了。”



网民汉大赋一行赴湖北巴东县野三关镇探望邓玉娇
外公外婆等亲属,邓玉娇外公家一贫如洗,
家徒四壁。(汉大赋博客)

汉大赋说:“邓玉娇外公、外婆很和蔼,外婆见到我们时嚎淘大哭。他们家境贫寒,家徒四壁,一贫如洗,生活很艰苦。我们看到他们吃的是小米饭,野菜。家里环境很灰暗,都是没有粉刷过的土墙土地面。我们看到老人家的卧室后,大家都忍不住泪流满面,真是太惨了!一个网友说:我爷爷那会儿都没有这么穷的。家里唯一的亮点是邓玉娇孝敬外公外婆的日用品的包装。”

“我们是第一个见到邓玉娇外公、外婆和继爷爷的人,也是第一个把大量的第一手资料发给外界的人。除广州日报外,目前在全国网络论坛上流传的邓玉娇外公、外婆的照片都是我们的。我们表达了网民的声音,抗暴英雄无罪!”



网民汉大赋一行赴湖北巴东县野三关镇探望邓玉娇
外公外婆等亲属,邓玉娇外公家一贫如洗,
家徒四壁。(汉大赋博客)

立碑救人 村民积极响应

汉大赋说,我们访问时,邓玉娇的外公、外婆对我们支持邓玉娇是很感谢的。包括村里的支书和乡亲们及邓玉娇的继爷爷都表明自己的态度:玉娇是被迫杀人的,是为了保护自己的。我们拿到的是第一手邓玉娇家人的资料,都是他们在没有压力情况下的态度。至于官方说邓的外公外婆对外界声援者抵制啦,有敌意啦都是胡扯。

“我们在玉娇外公外婆家拍照后,征求他们的意见,给邓玉娇立英雄碑表彰她。我们讲的很清楚:就是要表扬邓玉娇这种抗暴的精神,这是中华民族的正气所在。立碑是形式,表达我们表彰英雄的态度和立场。也表明我们的态度,就是要救人,要求当局无罪释放邓玉娇,他们都是支持的。”

汉大赋表示,他们原计划为邓玉娇立一个两米多高的大石碑:扎上红绸结,以黑底金字在碑的正面大书“抗暴英雄邓玉娇”,背书是“巴东烈女传”,这是网上出现的第一篇玉娇传记,145个字,非常好。立碑仪式上放两挂一千响“大地红” (爆竹);再放“天地响” (鞭炮)。还要喝庆功酒。老乡们很积极的响应。我们主要的工作还是在道义上声援邓玉娇,要求公开、公平、正义。

“我们想在大路口大拐那个地方立碑,那里立刻就会成为圣地,可能形成旅游景点,有可能给邓玉娇的家乡父老乡亲带来相当的机会去发展。”

政府反制立碑 村民态度突变

汉大赋表示,在立碑的问题上政府与他们产生了冲突,极力阻挠。“野三关镇党委书记和我们辩论,他的意思是在案件没定性之前不适合立碑。我们和株元平村的支书打招呼立碑,当时他同意了。但是向上级请示报告——这是他的职责,是我们犯了一个错误。上级立刻采取反制措施:第二天村民都变了,所有的老乡都不敢说话了,这就是专政的力量。”

“后来我们想在公共场所立公碑会让政府难堪,那么我们想立私碑,小型的,不立在路口。我们把碑立在邓玉娇成长的环境——她外公家,这样与公权力不冲突,私人对私人可以吧。结果我们去刻碑时,发现所有的刻碑场所都接到派出所通知:不许刻。”

“我们又重新做决定,无论如何这个意愿要表达,于是我们买了墨汁和笔去写标语,然后贴在邓玉娇外婆家房子的外墙上。外婆听说我们需要浆糊贴标语,她马上去用面打浆糊。木龙垭村的女支书的孙女冒充邻居,不停的用电话与人联系,接受指示干涉我们行动。最后我们在纸上写了八个打字“不畏强暴 弘扬正气”,再拍了几张照片就离开了玉娇外婆家。”

汉大赋还透露,我们在玉娇外婆家时,她给女儿(邓玉娇的母亲)打电话,女儿表示不愿意和我们见面,只通话20秒就挂了。所以我们没有见过邓玉娇的妈妈。我们访问过的人没有一个提到邓玉娇亲生父亲的,只听说她生父的父亲,也就是亲爷爷是法官。

一路跟踪 有湖北省公安厅警车

汉大赋表示,他们在上山时就受到不明身份的人的跟踪,又接到不明电话。下山时发现更多的警车,其中有湖北省公安厅的警车,警车进行盘查。

“上山时有七、八个人跟踪我们,在山上时接到电话说,有人在等我们。我们离开后到了汽车停的地方,发现有一辆车堵在我们的车前,怕我们跑了。一条山路我们往哪里跑?结果我们开车走5分钟的路,看见5辆车在那里等着,黑鸦鸦的一大片,其中有两辆湖北省公安厅的警车。两个警察叫我们停下来,说是例行检查。”

汉大赋说,“当时气氛是很紧张的,但是我们也不示弱,马上要求他们出示警官证、警号。他们看我们很内行,态度也变的缓和。我看的出现场的警察是受指挥的,不停的接电话,不停的调整自己的态度,受比较高级的人物坐镇指挥,把我们当成人物了。然后检查我们相机里的图片,看没有拍标语的照片才让我们走。”

“虽然在野三关镇受到盘查,但其态度是比较客气的。然后野三关镇党委副书记坐车送我们出境,走了大概200公里。警方一直与我们通电话联系,问安全与否。镇政府官员用心良苦的用车保护我们出境,我当时就想如果我们几个人被谁黑了,这个事栽在野三关镇政府头上,那个滋味一定不好受。”



http://www.youmaker.com/

幕后黑手跨省监控

汉大赋表示,5月24日凌晨4点他回到徐州的家,上午10点半辖区派出所警察就到他家检查居住情况。“下午2点市公安局安全保卫处的人来,要我去派出所谈谈。我说野三关和徐州警方没有关系,不想让徐州警方卷入。他们请示了安保处,几个人过来和我沟通,他们说既不是询问也不是讯问,更不是传唤,是来沟通的。我讲了去野三关的过程。他们被我侃晕了,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们让我把文章传给他们学习,又约我出去喝茶。”

汉大赋说,湖北省公安厅不可能指挥江苏警方。这就表明网友的斗争和动作他们都是掌握的。他们也知道这是众怒所在,也提到有人要搞颜色革命,打电话让人上街等。

汉大赋巴东三关镇之行的各种经历来看,邓玉娇案的背后明显存在一个黑手进行跨省监控。汉大赋说:“一直有高级别人物在幕后协调、处理有关邓玉娇案的各方面的信息,不仅指公安这个方面,包括政治的、经济的、旅游等领域的信息,且水平是相当高的,做的有板有眼。据我对其行政能力的观察,野三关镇不可能具备这么高的行政能力,我判断是有高人在指挥,且指挥是跨省的,估计是中央高层人物。”

他总结野三关之行的最大收获是:网民不仅仅是在网上声援,我们还行动了,而且动静很大。“我告诉政府部门人员,虽然我们是屁民,但是我们不是一个人在做,我名气很大,虽然不能影响一千万人,但是影响几百万不成问题。我希望你们抓我,抓一次,我就成为一次英雄。你们就这样培养英雄吧。”

“这次赴野三关行,我共写了八篇文章,发到强国论坛等,一会儿就被删除了。往中华论坛发,可能有敏感字的原因,发不出去。就是新浪博客比较完整的保存了我的一些文章及图片。”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9/6/2/50604.html
打印机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邓玉娇案的幕后黑手可能来自中央(多图/视频)
 
 
不忘六四 著名盘古乐队巴黎声援中国退党大潮(多图)
 
 
组图:解体中共 邓小平说时间到了
 
 
一张邪灵在人间的画皮(四)
 
 
躲流感光戴口罩还不够
 
 
纽约法拉盛仇恨攻击案 一嫌犯认罪(图)
 
 
神韵八月再临华盛顿 美国会议长连赞“太美了”(多图)
 
 
资深舞蹈家赞全世界中国舞大赛(图)
 
 
 
国际大师邓达智:意义重大(图)
 
 
高层也炸了!邓玉娇案各打五十大板
 
 
江老家热闹!薄熙来祸不单行(多图)
 
 
周永康亲信自杀?(图)
 
 
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现场观摩票热卖(图)
 
 
邓玉娇案黑幕“通天” 周永康罪责难逃(多图)
 
 
一张邪灵在人间的画皮(三)
 
 
称邓玉娇防卫过当 中共首鼠两端
 
 
 
 
“苏珊大婶”拒绝与奥巴马总统共进晚餐(多图)
 
 
一个不敢形成文字的上级通知(图)
 
 
中共全面封杀邓玉娇案 “三剑客”天下无敌
 
 
一张邪灵在人间的画皮(二)
 
 
“中国制造”毒墙遭大量投诉 美CPSC主席下台(图)
 
 
国内出现极恐怖新疫情 “恐友”致温家宝公开信(图)
 
 
周永康得了癌症 江急抛黄光裕股票
 
 
“春之旅”圆满落幕 神韵震撼圣地亚哥中西观众(多图)
 
 
搞笑版:原来邓玉娇是“恐怖份子”
 
 
中共向着死路奋勇前行
 
 
巴东疯了!此案与邓玉娇案惊人相似(多图)
 
 
今夏,中国民众势将写下划时代的人民抗暴史页(图)
 
 
浅析张昆仑教授的“淘金”诗意
 
 
中国18位律师执照被吊销 白宫发声
 
 
巴东形势紧张 别忘了明天“集体散步”
 
 
奇闻!黄德智右臂中刀导致命根子一蹶不振(图)
 
 
 
 
巴东党官中喊出了中共最胆战心惊的一句话(图)
 
 
湖北会再次成为改变中国历史的转折点吗?(图)
 
 
一张邪灵在人间的画皮
 
 
“简直令人难以想像”──神韵圣地亚哥持续升温(图)
 
 
薄瓜瓜艳照让姜维平曝出如烟往事(多图)
 
 
他刚刚唱破了一个酒杯(图)
 
 
畜生胡斌把谭卓撞飞37.3米(多图)
 
 
不应再向中共要求无罪释放邓玉娇
 
 
邓玉娇案将成为撬倒中共的支点(图)
 
 
一群愤怒的大学生:恨不灭红朝 呼唤水浒魂
 
 
谁悲失路之人
 
 
神韵再抵圣地亚哥 精彩纷呈惊叹四座(多图)
 
 
淘金
 
 
这个倡议吓掉中共多半个魂儿(多图)
 
 
陈至立的出访和与江上床一样神秘兮兮
 
 
邓玉娇抗暴 全国声援 中共行将消亡
 
 
“吸血鬼”咋变成了阳光少女(图)
 
 
高层分裂!军队老干部万人上书指控江泽民
 
 
十五年芭蕾生涯感受独到 大陆新移民意外惊喜(图)
 
 
太阳告诉你──2009年的黑暗与光耀(多图)
 
 
邓玉娇案背后仍藏着秘密!
 
 
纵观中共在媒体上的造假
 
 
内幕!朝鲜此时不是无俚头的进行地下核试验
 
 
中共安全部绝密通报 六四20周年局势极可能失控
 
相关文章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