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读者园地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1234
 
 
 
 
 

 
 
2007年1月5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中国移植器官来源疑云重重 中共统治下的国家犯罪行为
 
【人民报消息】自2006年3月8日指控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暴行在国际曝光以后,国际各界人士纷纷指责中国的罪恶行为,并自发组织独立调查团对此进行调查。下面是国际各界人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调查组织及独立调查团经调查得到的来自中国政府机构公布的一些数据,这些数据表明,中国移植器官来源疑云重重,中共以被抓捕的众多法轮功学员为人体器官库,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丰富器官来源的最好解释。

中国近年移植器官超多

1、据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学会不完全统计,截至2003年,中国累计完成器官移植5.5万余例。其中肾移植5万多例,目前每年完成超过5000例,2001年已经登记的106个单位共施行肾移植5561例,2004年全国实施肾移植7000多例。其中亲体肾移植的数量仅为数百例,这一比例上升至约4%。肝移植方面:1991年到1998年这8年间大陆施行肝脏移植数为78例;随后移植数量成倍增加:1999年、2000年和2001年分别施行了118、254和486例,2002增加到996例,2003年肝移植1300多例。

2、据卫生部统计数据,1993年至2005年,中国共实施了59540例肾移植、6125例肝移植和248例心脏移植,数量呈逐年增长态势。仅去年一年(2005年)的肝移植手术就达2700多例,肾移植手术近六千例;加之骨髓移植、角膜移植以及其它脏器的移植手术,全年的器官移植手术已近万例。

3、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一研讨会上公布,目前中国大陆有五百多家医院开展肝移植,每年完成的肝移植大约为三千五百例,而据知情人士透露,实际数据至少是公开公布数据的三倍。即从一九九九年以后全国肝器官移植数量大幅增加。

4、国际第三方的独立调查。二零零六年五月八日,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著名人权律师大卫。梅特斯(David Matas)宣布发起独立调查,调查报告指出,自一九九九年中共镇压法轮功以来,有41500个器官移植手术的器官来源无法解释。截止二零零五年,中国提供的器官移植案例近六万例,比过去五年成长近三倍;这些器官的取得都非志愿捐赠,而是来自移植库。报告中称,活体移植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说法为这一问题提供了答案。

以上是不完全的比较保守的统计,实际移植案例数要大于此数。虽然中共“邀请”国际社会来调查,但是中国大使馆拒绝国际第三方独立进入中国进行实地调查。

以下是几个实例:

1、国内移植器官成批出现

湖南医院免费移植肝肾

2006年4月28日湖南潇湘晨报发表了:“免费进行20例器官移植”的报道,称湖南省人民医院将免费为20人换肝换肾,患者可通过该报热线报名。据悉,该医院还通过长沙晚报,湖南经济电视台等媒体免费发布消息。

这篇免费报道让人怀疑:现在这个社会,向穷人施舍一顿免费午餐都非常难,给无房住的人施舍一间房屋就更不用说,而这里施舍的却是人的肝、人的肾。这肝是哪里来的?这肾是哪里来的?

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一天之内最多做过二十四例肝脏和肾脏移植

据中国媒体报导,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武警总医院肝移植研究所所长沈中阳,在二零零零年十月以前数年,仅完成八十例肝脏移植;而在二零零一年度完成肝脏移植一百零九例,肾脏移植八十例;至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七日,沈中阳完成了第一千六百例肝脏移植手术,居世界前列。这说明,沈中阳在四年零五个月时间内共做了肝移植手术一千五百二十例,即平均几乎一天做一个肝移植手术。该中心在二零零五年一年中,完成原位肝脏移植六百四十七例,肾移植四百三十六例,肝肾联合移植二十一例,胰肾联合移植两例,“创多项全军和全国之最”,即平均每天做器官移植手术三点零三例,如果没有一个庞大的器官活体供应库,所谓“世界前列”是不可能实现的。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三十日,该中心主任沈中阳接受记者专访时称,仅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六日到三十日的两星期内就做了五十三例肝移植手术。有患者家属披露,该移植中心一天之内最多做过二十四例肝脏和肾脏移植。即器官成批的出现。

军队、武警医院的器官移植数量惊人

据调查,在中国一百五十多家部队医院中,绝大部份都开展了器官移植。并且从其公开网页可见,部队医院实施器官移植手术的数量惊人。仅举几例:

作为全军器官移植的核心机构,第二军医大学长征医院器官移植所完成的肾移植的公开数字是二千八百例次,肝移植约三百例次。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二日至四月三十日的九天内,该所完成十六例肝移植和十五例肾移植,其网页宣称这创造下“单位时间内完成移植例数的新高”。

解放军总医院附二院器官移植中心网页介绍,中心副主任石炳毅主刀肾脏移植一千二百例、肝脏移植一千一百一十一例、心脏移植二例、胰肾联合二例、肝肾联合二例、干细胞移植五例。

位于重庆市的第三军医大学西南肝胆外科医院,二零零五年被总后勤部批准成为解放军肝脏移植中心,其临床肝移植始于一九九九年,每年收治来自海内外的肝胆胰病员三千余例,开展移植手术二千四百例次。

河南郑州市器官移植战果亦“辉煌”

2006-04-19 河南报业网报道:河南省器官移植学会主任委员、郑大一附院副院长张水军认为,器官移植手术现状在全省是“遍地开花”。

登陆河南省郑州市各器官移植中心网站你可看到如下信息:

中原肾移植协作中心(郑州市中心医院):2004年的五一节前后,打出的广告:“五一期间我中心完成肾移植手术15例。最近肾源丰富,欢迎患者咨询联系”“中心主任蔡宪安亲自主刀及参与肾移植手术800余例,成功率100%。”

中南肾移植协作中心(郑州市三院):“中心近几年来,每年进行肾移植手术100余例,”

华中器官移植协作中心(郑州市五院):“2005年是我中心事业兴旺的一年,除了年初连续完成了3例肝移植手术外,还接连创造了一天完成移植手术9台、年度共完成肾移植手术120台的纪录,……”

郑州市肾移植中心(郑州市七院):“2003年完成114例肾移植,2004年元月份顺利实施肾移植手术28例,为2004年争取完成150例肾移植手术铺垫了良好的基础。……近几年每年行肾脏移植100多例,手术成功率达100%。”

中国军队华中肾移植中心地址(解放军460医院-河南省郑州市互助路10号):“我中心连续三年肾移植手术超过100例。”“2002年完成肾移植手术103例。”“……近期不少患者从世界各地通过各种途径联系换肾事宜,在此我们表示,肾源充足,欢迎及时就诊及治疗。”

最近,郑州市五院又曝惊人消息:在全国有库无眼的情况下,五院眼科中心38颗眼球待字闺中(东方今报2006年10月26日报道)。

2、每年过万人次的海外移植团队浩浩荡荡涌入中国

除用在中国人移植器官以外,尚有来自韩国、日本、马来西亚、印尼、新加坡、印度、以色列、埃及、欧洲、澳洲及港澳台等地病人。像台湾还出现了中间商,介绍病人来大陆进行器官移植,从中收取佣金,有的佣金高达一万五千美元。据《朝鲜日报》报导,仅韩国每年在大陆接受器官移植的可达一千人。据以色列媒体报导,每个月都有约三十名以色列人前往中国大陆接受器官移植手术。有关人士调查发现,台湾初步估计每年有三千~五千人次的团队被中介赴大陆做移植手术。英国《独立报》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一日报导,日本二零零四年便有超过一百名日本人,到中国接受器官移植手术。

位于杭州的“浙江省第一人民医院”的患者来自世界各地,有白人、黑人,还有韩国人、日本人等。

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百分之八十五的器官移植手术患者来自海外。他们多来自韩国、日本、马来西亚、埃及、巴基斯坦、印度、沙特阿拉伯、阿曼和港澳台等近二十个国家。

移植器官配型之神速

在中国不少做器官移植医院的网站上公开说,等待器官的时间比世界上任何地方都短很多,只要一个月、一两个星期甚至一两天就可以找到配型符合的关键器官。请看下面的一些具体例子。

1.心脏移植

心脏移植手术本身难度大,在中国能够做心脏移植手术的医院远不如做其它器官移植的医院多。加上心脏移植要在心脏离开供体后四至六个小时内完成,如果没有事先供体和病人的血样配对,在极短时间内通过意外死亡的随机配对实现心脏移植可以说是不可能的。

吉林大学第二医院一天之内即为患者找到了合适的心脏供体

吉林省长春市《新文化报》在二零零六年三月四日发表了一篇报导,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七日,来自温州的谢抱时(女)在弟弟的陪同下,来到吉林大学第二医院(吉大二院)心脏外科做检查。医生说如果不做心脏移植手术,寿命已经超不过三个月了,所以第二天(二十八日)就给她做了移植手术。即吉林大学第二医院(吉大二院)仅在一天之内即为患者找到了合适的心脏供体。该报导没有说明器官的来源。

解放军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的记录

西京医院心血管外科副主任王红兵教授有一天连做了三例心脏移植手术,创了全国第一。现任武警总医院心血管病研究所所长,曾长年担任解放军第四军医大学心血管外科研究所所长、主任蔡振杰教授,也于二零零三年九月某天创造了一天主持三例心脏移植手术的记录。

2.肝脏移植

肝脏移植指全肝脏移植。人只有一个肝脏,供体肝脏被摘取后就不能存活。近年来快速增加的全肝移植数量让人震惊。

一天内找到肝肾移植供体

例一:据《南方日报》报导说,三十六岁的海南人任贞朝,二零零六年四月十八日因肝病入住中山三院,注射“齐二药”的亮菌甲素后,四月三十日出现无尿、浮肿等急性肾功能衰竭症状。五月上旬出现神志不清,狂躁不安,白天晚上不停说胡话的严重肝性脑病症状。五月十六日专家诊断,如不马上进行肝肾联合移植,病人将很快死亡,于是三院开始寻找匹配的肝肾供体。

报导称,“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仅隔一天时间,省外就传来好消息——配型与病人吻合的肝肾找到了。五月十七日下午六时,肝肾被火速空运到了广州”。晚上八点手术开始。肝移植由中山三院院长、肝移植中心主任陈规划主刀,肾移植由洪良庆主刀,八小时后,手术顺利完成。

不仅如此,仅隔一天,五月十九日中山三院又为一中毒患者实施肝肾联合移植的消息。对于陈规划本人,主持完成了一千多例临床肝脏移植手术,仅二零零五年一年就完成二百四十六例。

二十四天之内找到了“新鲜”的稀有血型肝供体

河北科技报二零零六年六月六日刊登一篇《稀有血型妇女换肝成功》的报导:某裴女士,四十五岁的,十四年前患了肝硬化,十二年前做了脾切除手术。后病情不断恶化,又发生了肝性脑病及肝性脊髓病,反复肝昏迷等并发症。该女士是RH阴性AB型稀有血型,这种血型在人群中只占千分之二。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八日,该患者住进邯郸市中心医院普外一科。医务人员一边为她寻找肝源和稀缺的“特种”血源,一边做各种术前准备工作。五月十一日晚八点,换肝手术实施,次日凌晨五时许成功将“新鲜”肝脏移植到病人体内。据报导称,术后,裴女士各生命指标已恢复正常。即邯郸市中心医院在二十四天之内即找到了稀有血型的“新鲜”肝源。

3、与国外对比

2003年,在加拿大的所有移植手术中,器官受体等待时间的中间值是32.5个月;卑诗省的等待时间中间值更长,为52.5个月;在美国等待器官也需要好几年时间。例如要等一个肾,平均需要大约五年时间。在国外等一个人体的关键器官一般至少也得两年时间。这与中国国内的等待时间形成鲜明对比。

而国外的器官移植体系完善,在美国,有一个庞大的志愿捐赠器官人群。美国的成年人几乎人人都有驾驶执照,当一个人在申请驾驶执照填表时,就会让这个人选择,如果出现交通事故当场死亡的情况下,他/她是否愿意捐献器官,以及愿意捐献哪几种器官等等,然后把答案输入全国性的资料库里。有报导说,百分之三十的美国人,约八千四百万人,已签了死后捐献器官的文件。美国有高度发达和普及的医学技术,几乎对每一个人都保存血样等方面的资料,这些都储存在资料库里,随时可以被调用。

在实际操作中,美国的自愿捐献器官主要依靠意外交通事故中身亡的人。所以每次美国出现交通事故,警察首先检查是否有人死亡,一旦确定死亡,就马上检查死者的驾驶执照,如果发现死者是器官捐赠自愿者,那么警察最先通知的就是医院的直升飞机。直升机上的医护人员会在第一时间把死者的器官摘下来,紧急送给在医院里等待着器官捐赠的垂死病人。这需要全国范围内快速反应的警察和医院之间的配合,以及先进、快速的交通工具,全国性高素质的医疗队伍,还要知道就近哪个医院躺着需要何种器官的病人,否则时间太长器官无法保鲜,一切努力都是白费。上面的这些条件,中国还远远达不到。

然而,中国器官移植配型成功的时间远远少于器官移植体系完善的美国,不能不说是反常之极的事情。

器官移植严格的医学要求

从医学角度来讲,器官供体必须与接受者相匹配,这样,接受者的抗体才不会排斥供体的器官。然而,寻找合适的供体并非易事。为了减少免疫排斥反应,首先血型(ABO血型)必须相同;PRA PRA(Panel reactive antibody,群体反应抗体)最好是阴性;淋巴细胞毒性试验必须<10%或阴性(细胞毒性试验是指受者的血清与供者淋巴细胞之间的配合);淋巴细胞转化率(淋巴细胞混合培养)要低于20%—30%(此法需5~6日才有结果,实用价值有限);HLA组织配型(国际标准是直接测定供者与受者HLA-A、HLA-B,HLA-C,HLA-DP,HLA-DQ,和HLA-DR等6个位点)是影响器官存活的主要因素。HLA位点具有众多的等位基因,造成HLA的极端多态性。在非直系血缘关系的人群中,几乎不可能发现HLA完全相同者,因此,一般非血缘关系的人之间的匹配程度都属于不完全匹配。即便是不完全匹配的器官,在美国找到一个可移植肾脏的时间需要长达2到3年,甚至更久。一旦确定了可被移植的器官,供体和受体之间还要作进一步更特异的配型试验(Crossmatch)。

从医学上来讲,皮肤、眼角膜等器官完全可以在人死以后再摘取器官,然后进行冷冻储存和运输。而心、肾、肝等内脏器官对“热缺血时间”非常敏感,影响移植器官成活率的关键是“热缺血时间”必须尽量地短,因此要保证或提高成功率,就需要在人刚死或者在活体上摘取器官,在极短时间内(肾在十二至二十四小时内,肝在十二小时内,心在四至六个小时内)移植到病人体中,否则就会严重影响器官移植的成功率。

因此依靠随机的意外死亡人数是不能保证预订配对的。而人只有一个心脏和肝脏,心脏或全肝移植后供体无法生存,这说明,配型成功的健康心脏和全肝要依赖于非意外死亡。

从医学上讲,在非直系亲属的人群中,器官不完全匹配率是百分之一左右,要找到一个不完全匹配的移植可用器官,一般需要三百至四百的人群作供体。这说明,仅那每年公开的三千五百例全肝移植(实际上有过万例全肝移植),意味着至少有数十万人的器官库,才能保证全肝的匹配移植。

心脏移植手术本身难度大,加上心脏移植要在心脏离开供体后四至六个小时内完成,如果没有事先供体和病人的血样资料库选择配对,可以说在极短时间内通过意外死亡的随机配对实现心脏移植是不可能的。而中国没有这样全民的全国性的血样资料库。

中国超丰富的移植器官源自何处

根据公开的报告,1999年之前在中国总共进行了大约30000个器官移植,在1994年到1999年的6年中,大约进行了18500个器官移植。中国医疗器官移植协会副会长石秉义教授说2005年以前进行了90000个器官移植,自从迫害法轮功开始后的2000年至2005年,进行了60000个器官移植。推测起来,在1994年到1999年的6年中进行的有确定器官的来源的18,500个器官移植,在2000年至2005年的6年中会产生同等量的器官移植数量。这意味着2000年至2005年这6年间进行的41,500个器官移植,这些供体源自何处无法解释。

捐赠之说无法成立:中国非亲属间的无偿捐献器官寥寥无几。《南方都市报》2006年7月22日的报导也证实这点:到目前为止,我国完成器官捐赠二十一例,共捐献器官八十八个。其中广东地区捐献人数就占了百分之五十。

2005年7月9日,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马尼拉世界肝脏移植大会上首次代表中国政府承认,目前中国大多数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刑犯。

但另一方面,中国卫生部坦言,除了百分之二的捐赠器官源外,他们对另外百分之九十八的器官来源无法控制。这显然话中有话。

《中国青年报》报道说,全国人大代表敦促最高法院复议所有死刑案件时称,大陆每年判处执行的死刑犯约有一万人。而中国去年的死刑数据官方报导不足1100例,当然中国的死刑数是绝对的机密,就以目前处决1万死刑犯来计算,那么这些死刑犯中有多少人可能提供器官呢?受“人死也要全尸”的传统习俗的影响,中国人一般不愿意器官捐赠,同意出卖器官的死刑犯及家属只是极少数,据知情者说,死刑犯本人或者家属同意捐赠器官的比例不到5%,无人收殓的比例最多5%。这样死刑犯真正可以提供器官捐赠的人数每年最多1000人左右。按照1%的匹配率计算,每年仅有10个人可作为供体提供移植器官!

显然,中国如此大的移植数量和器官配型速度,仅靠捐献和死刑犯提供甚至把黑帮绑架都算上也是远远满足不了需要的。

也就是说,除死刑犯之外,还得有一个巨大的由中国卫生部以外的更有力部门控制的更加秘密的“死刑犯”活体器官库,随需摘取,源源不断地提供活体器官,用于“大多数(百分之九十八)移植器官”。

这个更加秘密的“死刑犯”活体器官库的存在,以及谁是这百分之九十八器官源的幕后操控者,是中国器官移植的关键。

国家统一控制的巨大“活体器官库”

考虑到器官移植中配对的难度,心脏、肝脏是人不可缺少的关键器官,加上中国没有一个像美国那样成熟的志愿捐献器官的系统,和中国人不愿死后捐献器官的文化特点,上面这些惊人的反常数据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中国有一个受控的巨大“活体器官库”,等待着病人的配对(在国外,是病人等待器官)。这个巨大的“活体器官库”有如下的特点:

1. 由政府控制。

2. 活体没有人身自由,没有人身安全保障,关键器官随时被摘取。

3. 抽血化验等都事先准备就绪,储存在数据库中供使用。

4. 病人来后,一旦发现一个合适的配对,该活体就被拉出去摘取器官。

5. 摘取器官地点在军队、警察系统。

这个“活体器官库”对于许多内部人(尤其是医生)都是公开的秘密。位于上海的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征医院的医生对国际咨询人员说:“我们是国家统一有(器官)来源的,这个呢我们怎么讲呢……只有医生知道啦。”

设在沈阳的中国国际移植网络支援中心是招揽生意的国际窗口,在“中国脏器移植实际情况”的说明中点出了关键,“目前,中国每年完成的移植手术数量仅次于美国,可谓世界上第二移植大国。”“能完成如此数量的移植手术,是与中国政府的支持分不开的。中国政府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卫生部以及民政部于1984年10月9日联合颁布有关法律,确立提供脏器是一项政府支持行为。这可谓世界绝无仅有。……”(在盗取器官黑幕被揭开后,被删除)

曾经以五种语言面向全世界招揽病人的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的网站宣称同样的精神:“……器官移植手术数量如此之多,这全归功于政府的支持。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门、司法部门、卫生部和民政部共同颁布了一项法律,以确保器官捐献得到政府的支持和保障。这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独一无二的。”(在盗取器官黑幕被揭开后,被删除)

活体器官库大部份是法轮功学员

江泽民曾经密令:“对法轮功怎么处理都不过份”。中共政府的内部规定早就允许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即中共政府从“法律”上支持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但是同时要对器官的来源“严格保密”。

1、中国器官移植数量的增长与对法轮功的迫害的加剧是同步的:1999年之前,在全中国有22个肝脏移植中心,而到2006年4月中,中国已经有至少500家移植中心,1998年为止整个中国的肝脏移植手术共有135例,而仅2005年一年中,就有超过4000例肝脏移植手术。肾脏移植更明显(1998年3,596例移植,2005年进行了10,000例移植)。

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一研讨会上公布,目前中国大陆有五百多家医院开展肝移植,每年完成的肝移植大约为三千五百例,而据知情人士透露,实际数据至少是公开公布数据的三倍。即从一九九九年以后全国肝器官移植数量大幅增加。

2、验血和体检:我们了解到,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有系统的验血和体检。我们所听到的相当数量的证词以及法轮功学员的亲身经历证明,这种验血和体检确实存在。为什么这些学员被验血和体检?而其他犯人没有?

大家都知道,验血和器官健康与否是器官移植的先决步骤。器官供体必须与接受者相匹配,这样,接受者的抗体才不会排斥供体的器官。

3、证人的出现:俗话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早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明慧网就登出一条消息,说“一些邪恶警察正在与贪财黑医密谋出售大法弟子人体器官,其手段之残忍,灭绝人性,令人发指。据悉,仅石家庄某中医院已分得六个指标”。但是当时这条消息并没有引起人们的关注。直到二零零六年三月,这个黑幕终于被撕开了。

二零零六年三月八日,一位化名为“皮特”的记者披露,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地区有一个秘密监狱,关押六千多位法轮功学员。关进去的法轮功学员没有一个能够活着出来的,他们最后会被杀掉,他们的内脏会被摘取,送至各个医疗单位去,以牟取暴利,遇害的法轮功学员被焚尸灭迹。

三月十七日,一位曾在苏家屯血栓中西结合医院工作的证人(后来化名为“安妮”)进一步指证,二零零一年开始有六千名法轮功学员被秘密关押该集中营,迄今无人生还。她说,她的前夫是该院主刀外科医生,曾告诉她,在二零零三年十月前的两年中,他曾亲手摘取了约两千名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这些眼角膜“捐献者”们无人活下来,因为他们的内脏器官随后被其他外科医生活体摘取,甚至连他们的骨髓、头发、皮肤和脂肪也被攫取贩卖,最后被扔进焚尸炉焚化灭迹。这“运作”从二零零一年就开始了,二零零二年达到高峰。

随后不久,三月三十一日,一名自称“沈阳军区后勤部下属的一名老军医”(下称“老军医”)的证人站出来指出:苏家屯地下集中营的确存在,摘除器官也很普遍,焚烧尸体甚至活人直接焚烧也很普遍,但苏家屯医院仅是全国三十六个类似集中营的一部份。

“老军医”透露:“在我接触的资料中中国最大的法轮功关押地在吉林,只有代号是672-S,关押人数超过12万,集中了很多的全国各地的法轮功、重刑犯、各种政治犯,但是地址不详。”“目前全国最大的关押法轮功的地区主要是黑龙江、吉林和辽宁,仅在吉林九台地区的中国第五大法轮功集中关押地就有超过一万四千人被集中关押。”

“很多人都将器官移植的数据集中在官方公开的部份上,实际上在中国进行的地下非公开的器官移植数量要比公开的要多几倍。例如:如果官方公开的是一年是3万例,那么实际进行的数量应是11万例,这也是中国器官移植价格剧降的根本原因。由于有巨大的活体来源,因此,许多的军事背景的医院在公开上报的同时,私下也大规模的进行独立的器官移植,导致实际的数量远远高于官方统计。”

这三位证人都不是法轮功学员。

4、国际第三方的独立调查:虽然中共“邀请”国际社会来调查,但是中国大使馆拒绝国际第三方进入中国进行实地独立调查。

二零零六年五月八日,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著名人权律师大卫•梅特斯(David Matas)宣布发起独立调查,他们于七月六日完成调查报告。

该两位调查员经过两个月的调查、取证,通过对十八类证据的证明和反证(Proof and disproof),得出结论,“根据我们目前所掌握的情况,我们得出了非常令人遗憾的结论,即指控是真实的。我们相信,大规模的、违背意愿的、对法轮功修炼者的器官掠取一直存在,而且现在仍然在继续着。”

乔高指出,中共从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迫害法轮功、逮捕学员,不少学员失踪,被送进劳教所失去联络,经过他们数年的追踪调查、采证,有十八个理由认为中共就是以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作为“供体库”,让全世界迫切要做器官移植的人,在短时间内可以取得活体。乔高表示,截至二零零五年,中国提供的器官移植案例近六万例,比过去五年成长近三倍;这些器官的取得都非志愿捐赠,而是来自移植库。报告指出,自一九九九年中共镇压法轮功以来,有四万一千五百个器官移植手术的器官来源无法解释。报告中称,活体移植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说法为这一问题提供了答案。

中共的欺骗掩盖

证人的陆续出现,不仅震动国际社会,也震慑中共。中共惯用的就是欺骗和掩盖。

秘密集中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被曝光的第二天(三月九日),为了掩盖事实,那些相关网站上的信息被删除或修改了。

例如,设在沈阳的中国国际移植网络支援中心透露的“能完成如此数量的移植手术,是与中国政府的支持分不开的”等内容被删除了。

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院长、肝移植中心主任陈规划主持完成了一千多例临床肝脏移植手术,被去掉了一个零,变成了一百多例。

同时中共转移和销毁了证据。在三月二十八日,经过了三个星期的沉默、转移和销毁了证据之后,中共外交部终于出面回应苏家屯集中营事件,首先否认集中营的存在,同时“邀请”记者去苏家屯调查。既然没有集中营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邀请调查而在三个星期后才邀请,为什么不在媒体上告诉国民绝无此事。

三名参加活体器官移植的医生在美国被刑事起诉

二零零六年七月下旬,在美国波士顿举行首届世界器官移植大会。七月二十四日,前来参加会议的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器官移植研究院院长陈忠华,上海长征医院器官移植研究中心主任朱同玉被刑事起诉。他们被指控,对于未经监狱受刑人的同意,从受刑人身上,包括法轮功学员身上活摘器官并且盗卖牟利的行为应负起主犯或是从犯的刑事责任,尤其对于法轮功学员的活摘器官,不仅是触犯酷刑罪,更是同时触犯国际刑事法上最严重的“群体灭绝罪”。

七月二十六日,来美国参加该会议的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沈中阳被法轮功团体控告触犯酷刑罪。控告沈中阳的主要根据为:其所任职的医院医生在电话录音中承认该医院器官移植的来源有法轮功学员,控告所依据的美国法律及国际法与控告陈忠华及朱同玉的相同,被告违反了美国“酷刑法”(Title 18 USCA Section2340)和1994年美国所批准生效的“酷刑公约”等相关国际人权公约规定。

据悉,沈中阳、陈忠华和朱同玉在接到诉状后,都立即匆匆离开美国。

后记

据分析人士指出,在中国庞大的器官移植中,只有不足百分之一的器官来源是合法的,百分之九十九的器官来源有问题或者来路不明,不符合一九九一年世界卫生组织的国际标准。换句话说,中国器官移植的绝大多数器官来源都是非法的,并且是以军队为主导的、政府统一由公检法、医院共同参加的国家犯罪活动。

从上面的调查数据可知,中国有一个巨大的活体器官库,而活体器官库的主要提供人是惨遭中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人觉得,共产党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其实中共进行的灭绝人性的器官大买卖和每个人都很大关系:中国的器官移植充满血腥和罪恶,妇女儿童、社会弱势阶层成为绑匪偷割器官的对象,病人死亡后被黑医生盗割器官,死刑犯被摘取的器官,法轮功学员(主要来源)器官被活体摘取。这些人遍及社会各阶层,这就是说,每一个人的家人,或亲朋好友都有着潜在的受害危险。

中共盗取人体器官不仅和每一个中国人都有关系,也关系整个人类的文明和道义。全世界的人都要站起来反对中共盗取人体器官,制止中共的国家犯罪行为。

(明慧网)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7/1/5/42789.html
打印机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中国移植器官来源疑云重重 中共统治下的国家犯罪行为
 
 
新唐人晚会温哥华首演 获主流社会赞誉(多图)
 
 
华人新年晚会演出团顺利抵达旧金山(多图)
 
 
一个极其可怕的政府报导(图)
 
 
这是个给世界带来灾难的女人(图)
 
 
老婆容忍姘头共享 陈良宇嘴臭得罪贾庆林(图)
 
 
欧洲天国乐团巴黎首次亮相(多图)
 
 
蒙城晚会:东西方神传文化的交汇(多图)
 
 
 
美加地区间谍活动猖獗 中共间谍狡猾(图)
 
 
2006年十大震撼新闻
 
 
中国十大皇后:长孙皇后 (图)
 
 
全球华人新年晚会感动温哥华观众(图)
 
 
最新动态!江暗算胡锦涛又一次败北
 
 
舞蹈家王晓雪:《扇子舞》展现纯美意境(图)
 
 
高智晟一周前被警方带走下落不明
 
 
中共高层出了大事(多图)
 
 
 
 
断脖!萨达姆兄弟跟着坏不是好玩儿的(图)
 
 
萨达姆伏法 审江大联盟吁审判江泽民
 
 
在线观看:【热点互动】纽约百老汇展现东方艺术(三)(图)
 
 
在线观看:【热点互动】纽约百老汇展现东方艺术(二)(图)
 
 
刘翔喜欢林青霞是有原因的(多图)
 
 
印尼巴淡岛多家报社 报导中共暴行(多图)
 
 
中共这个笑话太离谱(图)
 
 
是谁触动了中共的敏感神经(多图)
 
 
中共的新闻开放能维持多久(图)
 
 
中共贪官纽约冒充日本人受锉
 
 
高智晟及家人被押离北京后又返回
 
 
萨达姆上绞刑,江泽民之流听到了什么?
 
 
72岁介绍人看《九评》,照抓
 
 
老谋子当真将灵魂献给了魔鬼(图)
 
 
天国乐队首度亮相香港(多图)
 
 
可怜的孩子 不要转生到中共暴政下的中国(图)
 
 
 
 
舞蹈《归位》:现实题材 神话创意
 
 
新唐人晚会演出团元旦抵达首站温哥华(图)
 
 
抱…抱?超过10秒中共跟你急(图)
 
 
必然火候!医院员工集体戴钢盔上班(多图)
 
 
从建对联合国信任?难哪,潘基文(图)
 
 
高智晟律师全家被押解出京(图)
 
 
医生已经向江绵恒提出警告(图)
 
 
这张贺卡噎的老江哏哏儿的(图)
 
 
大陆民众祝法轮功创始人新年好
 
 
退党服务中心新年公告:彻底解体中共邪党
 
 
香港元旦游行声援1700万退党(多图)
 
 
萨达姆最后4小时还想耍花活(图)
 
 
两位总统的截然不同命运(多图) 
 
 
中共在西藏做这手脚的最大失算(多图)
 
 
关贵敏:希望歌迷新年听听我的歌(图)
 
 
在线观看:《漫谈党文化》第十六集:“科学”的棍子(图)
 
 
叶利钦此番谈话是历史的安排(多图)
 
 
德议员称律师受迫害是中国不祥之兆(图)
 
 
姜敏圣诞节对西人演出别有感受
 
 
【热点互动】耶诞节纽约百老汇展现东方艺术(一)(图)
 
 
人民报元旦贺词(图)
 
 
长颈龙腹中神秘头盖骨引出另一严重话题(图)
 
 
这是一条破除冥冥之中定数的妙方
 
 
赠老江!两张天下难寻的新年贺卡(图)
 
相关文章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