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读者园地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123456
78
 
 
 
 
 

 
 
2006年5月9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历史关键时刻 数军区军官集体化名退党
 
【人民报消息】据多方了解获悉,《九评》、退党讯息通过网络、电话、传真、电子邮件、广播等多个渠道,在中国大陆军队中快速传播,军中不乏退党(团)人士,更有数个军区军官集体化名退党。目前,军队中退党之声高涨,震惊高层。中国军人正处在历史将赋予重大使命的关键时刻。

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综合报导,中共自去年以来不仅要求军中学习所谓的“保先”与”和谐社会”,还要求全面重温军史,并多次发表内部文件加强控制,但是令行而禁不止,退党效应和声势愈来愈大。尤其是近日沈阳老军医披露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核心是军事系统之后,军界人士受到极大震憾。

“中国海外退伍军人协会”负责人林正央先生透露,《九评》在军中广泛流传,对军队的冲击极大。大部份军中都有网吧,基本连以上的军官都配有电脑,干部百分之百有电子信箱。而退伍军人则是传播的主要途径之一,因为他们既是社会各个阶层,同时又与军中保持长期稳固的联系。

他以中国退伍军人的身份呼吁:中国军人正处在历史将赋予重大使命的关键时刻,只有退出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彻底脱离这个邪恶的政党,才能保持自己的军节,对得起我们的民族,才能回归我们的人性和神性。

著名时事评论家伍凡先生指出,从中共的内部文件中可以看出,军中藏有《九评》和《退党》等讯息。中共的命根子是军队,1000万人退党使中共恐惧日增。中共捆绑军队,是为了给自己壮胆和垫背。

他表示,军队的命运只有两条:其一,摆脱中共邪党控制,走“军队国家化”道路,作为中国改革的参于者和保卫者推进中国改革事业。其二,在《九评》和《退党》大浪潮冲击下,解放军跟随中共灭亡而瓦解,将有另一批官兵组建中国国防军。

中共自发信号:军队不稳

在三退人数超过1000万之际,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李继耐以“深入学习贯沏党章 推进军队党的建设”为题撰文刊在4月28日出版的中共中央机关刊物《求是》杂志。

伍凡指出,李继耐专门管理军队内部思想状况、安全保卫等,这篇登在共产党最高级刊物上的重头文章泄露了重大军事机密,是中共军队不稳定的信号,暴露了中共军队内部的严重矛盾,并且暗示了以往的禁令收效甚微。

去年8月一个月内,中共连续以党政军三名义发了五个文件,要“强化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加强“各军兵种、军事国防系统干部政治思想、政纪、军纪考核、鉴定”,要加强“军队党组织、政治部建设”,对“组织、参与或者支援社会上的游行、示威、静坐、请愿、串联上访活动的行为,坚决予以严惩”等等。

伍凡认为,中共的这些举动都透露出军队不稳定的强烈信号,军队中出现了要脱离的倾向,中共已处于深刻的危机感、恐惧感,但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唯一的就是用高压政策。

军人不满增加

近几年来,中国大规模军人上访、退伍军人抗议时有发生,军人不满加剧。去年4月10日,中国大陆20省市大约1600名退伍军官穿着军服到北京上访,在总政治部西大门前静坐示威,引起海内外极大关注。

前上校军官李契克指出,在军队中存在着一股不满中共统治制度的力量。军队中有很多人,特别是基层官兵,非常厌恶中共的腐恶统治,不甘心为一个欺压广大人民、掠夺社会价值的强盗统治势力去卖命、效力。广大军人与其家属也在遭受中共统治势力的欺压祸害,他们是与中共统治势力作斗争的潜在力量。

伍凡曾在军中服役8年,他说,军人待遇低,升职慢,退伍后生活没有保证,所以军心很不稳,相当数量的现役军人要求转业、退伍,甚至逃离部队。

“由于中共绝对领导军队的这一本质,官兵的权益得不到宪法保护,还要遭受黑帮党规的约束和压榨,这必然引发党军间、上下级间、官兵间,和军民间日趋增多的冲实,军队官兵和中共之间矛盾重重。”

“另外,军队也不是真空的,民间维权浪潮也通过退伍军人和军人家属直接影响到军队中官兵的日常生活和思想意识形态。”

伍凡指出,李继耐撰文的目的就是要强化党纪军法严控军队,这正好暴露军队内部的矛盾是多么严重。至今还搬出几十年不变的教条 --- “党领导军”,这是毫无作用的,仅是自欺欺人罢了。当今的中共领导人连中共中央委员会和省部级官员都管不住,还能用口号教条来绝对领导带枪的官兵?!

“军队国家化”声浪高

近几年来,中共军内不时有人发表反对共产党绝对领导的文章和讲话,要求“军队国家化”。

亚洲时报文章曾报导,一些曾经到美国念书的军方将领,据说相当认同“军队国家化”的方向,期望军队走向更专业化的道路。但是,中共则认为这种思想会危及其“一党专政”的地位,因此极力反对。

今年3月4日,中共国务院下属的经济体制改革研究邀请近40名内地学者,就中国市场化改革进程举行“西山会议”,北京大学教授贺卫方在会上公开提出推动多党制、军队国家化、新闻自由等政治改革的言论。

中国著名法律和经济学家曹思源先生和冯兰瑞女士都表示同意这些观点。曹思源更指出,有很多人都是这样想的。

伍凡指出,“西山会议”表明中共气数已尽。中共比“六四”时期更分裂,面临更大的困境,没有强人能处理这些困境,因此“西山会议”应运而生,期望能找到引导中共走出困境的道路和方向,无奈没有共识,仍在困境中打转,正步向绝境。

他表示,当整个中国社会己变革到要把中共邪党抛弃的时候,《九评》和《退党》继续在军内传播时,中共军队该往何处去?当中共邪党自身都难保时,怎么可能再关照军队打手呢?中共军队中的改革派看到了这个趋势,因此,他们提出要推行政治政革,实行“军队国家化”,军队服从宪法。

退伍军人大规模集体退党

去年7月1日,河北、山西、辽宁、吉林、黑龙江等地的47位前中共军官集体退党。据河北省部份企业军转干部组织者透露,目前在中国大陆许多地区,企业军转干部正在组织集体退党,已经形成一定的气候,人员日趋增加。

他们表示:几年前转业到地方后,经济政治待遇尽失,生活困苦,上访无门,在退党大潮的感召下,尤其是在中国大陆街头张贴的公开退党声明的鼓舞下,大家决定集体退党。

据大纪元采访数位退伍军人获悉,自上个世纪80年代始,中共开始大裁军,许多前中共军官只好被挤到企业,中共当局从那时开始直到现在仍然在高喊着政治、经济“ 两个待遇不变”的口号,但事实证明只是一句空话,工资开不起,医疗无保障……

自2002年开始,近百万企业军转干部开始向上级反映情况,要求落实“两个待遇不变” 的政策,走上了艰难的维权上访之路,受到层层阻力,甚至遭到监视和迫害、隔离审查、变相的控制。

他们表示,尽管广大企业军转干部付出了无数的艰辛努力,但是由于中共邪恶固有的本质,维权人士已成为当今中共的专政对象,在投诉无门、伸冤无地的情况下,广大军转干部更加认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因而纷纷组织集体退党。

许多退伍军人在大纪元退党网站上以亲身经历写下血泪的控诉:

“由于受了共产党的邪说的欺骗,我1947年加入共产党,在战争期间出生入死为其卖命,当初共产党夺到政权时采取了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夺取政权后,就把我们农民列为二等公民。我们村的几个老党员和老共军复员军人,由于在战争期间为共产党卖命,得了一身病,几乎都失去了劳动能力,我们没有任何生活来源,复员军人那点待遇不够吃药的钱。在共产党执政的几十年中,我们大部份时间是在贫困中度日。当初共产党告诉我们吃苦在前,遭罪在后,我切身体验到这个党是只讲夺权,保权,不讲良心的邪恶政党。“改革开放”学习了人家西方国家的治国方法,生活变得好了一点,这个党又腐败的不行了。自己不得民心,生怕别人得民心,学生反腐败错了吗?它们在天安门大屠杀,群众炼法轮功错了吗?共产邪党把做好人的善良人抓到牢里去上刑,我又切身体验到共产邪党的本质和残暴,中国共产邪党的政权是没落的政权,我感到做共产邪党的一员是一个耻辱,我严正声明退出共产邪党。感谢大纪元网站给我这个发表退党声明的机会。 ”

“我是一名退武军人,回家的当农村干部几十年了,病又多,生活无作,无人管问,为共产党奋斗几十年是这样的下场,我坚决退出中国共产党。”

“作为一名复员军人,为共产党守过江山,到头来什么都没了,看清楚了他们的真正面目。”

“我是一名退伍军人,我深知共产党不把人命当回事,我现郑重声明退出党、团、队。”

“我是一名退伍军人,参加过89年在西藏的所谓“平暴”,差点丢命。受中共邪党的欺骗,我加入过少先队、共青团,最后加入了中共邪党。最近,听了好朋友讲到 “九评”的一些内容、中共行恶的历史和中共现在的暴政,我渐渐认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在西藏当兵时,受恶党欺骗,参与所谓“平暴”。当时,部队对藏民十分残暴。有些被捉住的藏民是被装入麻袋里,放到飞机上,然后飞机飞到大河的上空,将这些装入麻袋里的藏民丢入激流中。当时被欺骗说是处置暴民,现在才知道这是对藏民的犯罪,是对中国人民的犯罪。天灭中共,已在眼前。我郑重声明:退出少先队、共青团、中共邪党及其操控的一切组织。”

军中不乏退党人士

据消息人士近日透露,有数个军区军官集体化名退党。

伍凡指出,《九评》、退党对军中影响巨大。如果没有影响,中共就不会那么紧张的一再三令五申,就是要恐慌心理造成的。由中共军队的数个内部文件,包括去年的“新30条”便可看出,军中藏有《九评》和《退党》等讯息。

林正央透露,《九评》在军中广泛流传,对军队的冲击极大。大部份军中都有网吧,基本连以上的军官都配有电脑,干部百分之百有电子信箱。而退伍军人则是传播的主要途径之一,因为他们既是社会各个阶层,同时又与军中保持长期稳固的联系。

大纪元退党网站上不乏中国大陆各个地区现役军人的退党声明。去年3月1日,中国军工系统46名党员声明退党。

“人民子弟兵是保护人民,还是党指挥枪去做一党的专制工具,这一直是困惑我的问题,通过亲人慈悲呼唤,知道这个恶党原本邪灵恶魔,连活体取百姓器官卖钱、这样让常人想都不敢想的事也做出来,决定退党,与妻女一同退团退队。作为军人,只要人民需要,我的枪只会指向恶党。 ”

“我是一个军人,接到海外电话之后,知道共产党的本质,知道离共产党灭亡的时候不远了,因此严正声明退出共产党所有的组织。”

“我是一名在职军人、读完九评深知中共邪恶。特声明退出邪恶党、团、队及其一切邪恶组织。 ”

一名少校军人写道,“我看了九评后,我认识到我以前真的被骗了,我决定正式退党,不再跟邪恶组织为伍!”

“我是一名军人,现在军队也是非常腐败,从上到下。要想升迁,就必须请客、送礼,或者有背景。而不是依靠真正的才干和技术上去。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中共腐败、专制,把国家的军队变成党军,为维护其专制统治,并不断迫害老百姓和民主及正义人士,甚至连法轮功这样的精神修炼团体--以提高自身道德及品性为目的的一群仁者进行迫害。在此,本人郑重声明:退出共青团和中共邪党的一切附属组织。 ”

“我是个军人,今年23岁,参军后入了党,像我这个年龄的人,生活在党文化的社会里。通过所见所闻的许多事情,感到我一向很崇敬的党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不为老百姓的身心利益着想,专横霸道,没有理智,而且表现的很虚伪,邪恶。我声明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包括党、团、队,并且宣布入党时举着右手,对着血旗的宣誓全部作废,彻底与共产恶党决裂,重新选择自己今后要走的路。”

“我是一名军人。1980年,我做完阑尾手术十天,就参加了部队浇注混凝土路面的重体力劳动,因而落下了严重的后遗症。97年我有幸接触了法轮大法,通过几个星期的炼功,多种疑难杂症大大减轻,身体变的一身轻。我看了九评,立即写了退党声明在大纪元网站发表。”

“我是一名专业军人,我在中共邪党文化灌输下长大,曾经参加过少先队、共青团组织,特别是在部队里还入了中共邪党。在看了《九评共产党》后彻底认清了共产党的自私、虚伪、残暴的邪恶本质,以权谋私、贪污腐败、违背宪法、践踏法律,流氓本质、坏事干绝,已失去民心、人心。当我知道了中共邪党在2001年就在“肉体消失”的灭绝人性的指导下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时,我更是一刻也不能再耽搁。特此郑重声明,从即日起退出邪党以及邪恶的共青团、少先队等一切组织,废除对它的一切承诺和誓言,清除兽记。”

“我是一名现役军人,连级干部,我看了九评以后,现在彻底认清了共产恶党的邪恶本质,贪污腐败、残害百姓、亵渎善良、欺骗人民,它是一个反天、反地、反类的邪灵,是一个真正的邪教。共产恶党由暴力夺权上台,为了维持政权大搞政治运动、迫害人民、危害社会、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给百姓带来了空前的灾难。中共在沈阳苏家屯集中营的罪恶充分说明中共是当今世界上最邪恶、最大的恐怖组织,这样的罪恶不灭,天理何在?天理难容!共产恶党犯下了滔天罪行,是天要灭共产恶党,在这生命攸关的时刻,我决不给共产恶党当替罪羊。我声明:退出共产恶党、共青团、少先队及一切附属组织,为自己选择一条光明大道。 ”

呼吁军人退党

伍凡指出,中共的命根子就是军队。1000多万人宣布脱离中共,军人也有很多,而且人数还在天天上升,使中共恐惧日增。中共加强对军队的控制,就是为了牢牢把军队和它捆在一起,一来给自己壮胆,二来给自己垫背。

分析人士曾节明表示,军队应该站出来和中共决裂。否则中共要滥用你们到底,糟蹋你们到底,玷污你们到底,要你们把那口镇压人民、屠杀同胞的大黑锅背到底。

林正央认为,中国要走向真正的民主、自由、富强,首先要使军队摆脱“党务军”的命运。

他以中国退伍军人的身份呼吁:中国军人正处在历史将赋予重大使命的关键时刻,只有退出共产党、 共青团、少先队,彻底脱离这个邪恶的政党,才能保持自己的军节,对得起我们的民族,才能回归我们的人性和神性。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6/5/9/40391.html
打印机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历史关键时刻 数军区军官集体化名退党
 
 
高智晟评价胡锦涛
 
 
功勋狗的最后赠礼让中共大小便失禁(图)
 
 
中共紧急推迟全军器官移植学术会(图)
 
 
中共扩大镇压箭已在弦 沈阳老军医发出SOS
 
 
莱西二级医院设肾移植 7/1前赶手术(图)
 
 
活取器官真相震撼 中共雅加达大打出手 (多图)
 
 
女神仙卢眉娘的故事
 
 
 
加拿大就中共活取器官事件启动独立调查 (图)
 
 
纽约ABC电台采访王文怡
 
 
惨绝人寰的悲剧仍在进行 (图)
 
 
高智晟女儿再涮中共特务 神迹正逐渐展现人间
 
 
党有脚气!胡锦涛这表情咋抢拍出来的(多图)
 
 
法警自述二度亲眼看到活体摘取器官
 
 
加前政要发起独立调查 计划赴华取证摘器官(图)
 
 
“猛张飞”有勇有谋(图)
 
 
 
 
「以卵击石」?中国和平主席回答退党两个问题 (图)
 
 
大陆访民越来越聪明 传单撒给外国游客(图)
 
 
费城举行大集会游行 声援一千万退出中共 (多图)
 
 
反迫害天堂路──神在召唤
 
 
韩国国会就中共进行非法器官交易作出反应
 
 
大陆来信:他们被一辆辆军车拉走
 
 
大陆信仰真善忍的大学教授们的遭遇(多图)
 
 
大纪元获德国人权新闻特别奖(图)
 
 
沈中阳,你浪漫的出了圈儿(图)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代表再向中共体制内人士喊话 (图)
 
 
高智晟:敬天信神者的悲惨境遇叩问天道
 
 
外国人眼中的中国——太经典了!
 
 
费城集会声援千万退党(多图)
 
 
王文怡邀请高智晟等律师作为辩护团成员(图)
 
 
追查国际电话追查 江泽民随行人员:“我都不敢接电话了”
 
 
对大陆公布的123件与器官移植相关专利的分析
 
 
 
 
从苏家屯598仓库到672-S探寻中共秘密集中营 (图)
 
 
中央军委处理涉外宗教问题会议在北京秘密结束
 
 
大陆来信:抹不掉罪恶痕迹
 
 
西南王李井泉和没咽气就送进焚尸炉的儿子(多图)
 
 
齐齐哈尔市长签迫害法轮功协议(图)
 
 
《国家评论》编辑访问张而平(图)
 
 
雅虎该垮!中共逼迫师涛演出“梁祝”悲剧(多图)
 
 
外电报导王文怡为反迫害呐喊
 
 
纽黑文红潮翻滚 中共调集三千人马保卫胡锦涛
 
 
她让两家人大吃一惊:我不是你们家的
 
 
暴行!人民在谴责
 
 
中共签证官在两名记者前不知所措
 
 
外电评论:我们应该问胡锦涛两个问题 (图)
 
 
老江鲁行趣絮!这事在过去咋也不能发生两次(多图)
 
 
高智晟 :那就是中共的死期
 
 
丹麦欧盟议员质询中共活摘器官罪行(多图)
 
 
决非偶然!这部重现史实的电影大获好评(多图)
 
 
追查国际拨通江猪媳电话告之罪行
 
 
王村劳教所强迫抽血 强制洗脑血证斑斑(多图)
 
 
美大学社团代表:布什对胡锦涛的私人恩惠 (图)
 
 
王文怡:我绝不希望看到美国也发生这样的事情 (图)
 
 
大陆来信:听的哥一番话
 
 
新华网这条新闻可怕在这四个字上(多图)
 
 
西方记者暗访北京器官移植中心获取惊人内幕 (图)
 
相关文章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