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读者园地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123456
 
 
 
 
 

 
 
2006年1月7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中共邪恶“军事斗争艺术”的流毒也要彻底肃清
 
作者:伍新
 
【人民报消息】九评指出:“中共的起家历史,是一个逐步完成其积中外邪恶之大全的过程,中共完善着它“中国特色”的九大基因:“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这些基因承传不断,手段和恶性程度在危机中进一步得到强化和发展。”

看了九评,很多大陆人都如梦初醒:原来中共是西来邪灵,它的本质是邪教,它的本性是流氓。邪灵,就是邪“性”,思之尽邪,行之皆邪。邪教,就是教“邪”,教人生邪念、变邪恶、走邪路、成邪人。其邪恶的政教合一的强制性机制,就是教人颤抖着盲从、学滑、变坏,为其所用。在它那里,人间的什么东西都不过是用来行恶玩邪的手段,包括政党、政权、法律、政治、经济、文化和军事等等。在恶党心目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对“意识形态”的控制,对人的“精神控制”。战争与和平、民主与独裁、政治与军事,等等,等等,所有这些东西本身及其相互之间的区别都并不重要,它们都不过是“完成其积中外邪恶之大全的过程”中的某个环节或工具而已,不过是完善它“中国特色”的九大基因所要经历的某道程序或载体罢了。所以,到了和平时期,为了控制“人心”和创造便于控制“人心”的条件与大小气候,它不光陆续挑起、参与了一些战争,并且不间断的大肆宣扬其战争历史,尤其是其“军事斗争艺术”。而所有这一切,和其战争本身一样,都是在“积中外邪恶之大全”,都是在完善、强化和发展它那“中国特色”的九大基因。

没看过九评的,没看懂九评的,难以认清中共的邪灵本象(原形)、邪教本质与流氓本性本性,就难免继续被表面现象、假象所迷惑和欺骗,就可能对于揭露出来的其罪恶真像感到不可信、表示怀疑,甚至反倒以为揭露邪恶者有问题。当前,一个突出的问题在于,没有完全看到或者是完全没有看到中共的军事思想主要是毛的所谓“军事斗争艺术”之邪,更没有看到在和平时期大搞“战争文化宣传”是在利用血腥和硝烟的影子熏陶毒化心灵,引人向邪,教人学坏。有人甚至还以为“毛毕竟在打仗方面有一套”,那是“对人类军事学、兵法的一种贡献”。其实,这本身正是其“邪”的明证,因为这些看法本身,用中共的话来说,正是“毛泽东军事思想哺育的结果”。这个邪灵“邪”的过人之处,就在于它骗人能骗到让人“真的以为唯有其邪才是正的”程度。

大陆警察迫害大法弟子,镇压伸冤民众、异见人士的魔鬼暴行丑行,毫无人性、禽兽不如,极其邪恶、极其恶毒、极其流氓,令人不可思议、难以想像,觉得不可信。有人就纳闷:都是从娘胎里来的,那帮家伙怎么就如此虎狼心肺、蛇蝎肚肠呢? 可能吗?

某少将公然向全世界甩出一颗“战争狂言原子弹”搞“核恐吓”,那么明目张胆,那么无所顾忌,那么鬼话连篇,那么灭绝人性,同样令人不可思议,难以想像。有人就问:其心狠手辣之烈,其无原则界限、无道德底线之损,怎么就达到了那种极端严重精神病态程度而又被暗自视为“超正常发挥”或仅仅是“违犯了纪律”(在其内部,却只是在外在压力下才受到了轻量级处分而未受到道义挞伐)呢?

这些不解,其实都是对其“邪”没认识或认识不到位的表现。在九评问世一年多的今天,越来越多的人看得越来越清楚了:那就是恶党所谓“马列主义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产物”,“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哺育”的“邪果”,其实应该说是“马列邪灵在龙种身上播种跳蚤”所产生的杂种,恶党邪教教化、邪恶党性毒化出来的“狼孩儿”。其中,中共对其“斗争哲学”狼奶的不间断的灌输,尤其是邪恶“军事斗争艺术”方面的各种各样的宣传,所起到的潜移默化的毒害作用,更为直接而又更为隐秘。

正因为如此,“和平牌”某少将才会讲出那样出格的“战争狂人”的“核恐吓疯话”,年轻警察才会弄出那些对善良同胞极其下流、极其残暴的迫害手段来。那些手段,已经不是人干的事儿了,而完全是邪恶“党性”支配下的兽行了。共产邪党要砸碎的是给流氓无产者们戴锁链的“旧世界”,要得到的是整个让失去锁链束缚的流氓们为所欲为的“新世界”,并在这样的“对客观世界的改造中,改造人的主观世界”,给人“洗脑灌毒”,把人都改造成为这样的流氓打手、爪牙。这正是其邪教本质所在。

就是说,说中共是邪灵是邪教是流氓,并不是什么“以有牙还牙”的帽子,而只是剥其伪装,还其本象。那样凶恶卑劣疯狂的警察、将军,是中共在漂亮的口号掩盖下有意培养出来的。或者说,其原有的人性,是中共刻意压抑、扼杀和扭曲的;其兽性(魔性),是中共蓄意引发、强化、保护和利用的。

中共不仅最重视而且最精通对“意识形态”的控制,它把人的特性、善良、自私、先天不足和后天缺陷全摸透了,全利用上了,并将其国教化的邪教教化专业化、职业化的同时,普及到各个领域和人们的整个社会生活包括业余活动当中。在中共营造的这个邪教魔窟里,人只有三条路:变坏(被其党文化彻底毒化,人心无存,魔性十足)、学滑(被其党文化毒害到不敢从善的程度,而向善之心即佛性尚存)、被淘汰(无论被其党文化毒化到什么程度,无论对中共恶党什么态度,也无论是谁,只要当“党的需要”不需要其存在或需要其做牺牲品的时候,那他就得被淘汰出局甚至灭除)。这种机制本身,也是中共有意制造出来的,也是最有效的“暴力洗脑” 和“强制灌毒”手段(按毛说的说法,叫作“管理也是教育”)。这种机制运转时间长了,就演变成了使人主动接受“暴力洗脑”和“强制灌毒”的自动机制。这一招,相当厉害。它几乎使人人在劫难逃,人人都在其中自觉不自觉的、主动被动的、有意无意的推波助澜。

正如九评之一所指出的那样:“唯有放弃所有幻想,彻底反省自己,而坚决不被仇恨和贪婪欲望所左右,才有可能彻底摆脱这一长达五十多年的附体梦魇,以自由民族之身,重建以尊重人性和具有普遍关爱为基础的中华文明。”

在中共邪恶的洗脑灌毒当中,对其“军事斗争艺术”的宣传所起的作用,最明显而又最隐蔽。对于暴力,人从内心里是排斥的。对于战争,人们是恐惧和厌恶的。而对于战争故事,特别是和平时期的人们却是比较喜闻乐见的,因为普遍希望能从中吸取经验教训。对此,中共有充分的了解并予以了充分的利用。在其党文化中,“军事理论”、“军事文艺”占有很大份量,起的教“邪”作用很大。笔者有这样一段经历:对于战争影片,开始并不喜欢看,可后来看得多了,反倒特别爱看了。为什么?说来好笑,少小时,我好长一段时间里有那么一种错觉:以为戏剧是假的,电影是真的。所以,把电影故事都当真了,误认为那些描写“革命战争”的影片所反映的就是其“实况纪录”了。其实也没什么好笑的,人之童稚那有不幼稚的,无论别人有没有与我相同的这种“阅历”,但从少小年代起,自己的天真纯朴就被中共利用去以售其奸的“经历”,却是大同小异的存在在每个大陆人身上的。中共洗脑影片《小兵张嘎》里有这样一组镜头:嘎子与胖墩儿摔跤,当快被胖墩儿撂倒的时候,耍起了赖皮,狠咬了胖墩儿一口。小孩子都知道,摔跤也得讲规矩。嘎子那么耍赖肯定不行。可是,编这电影,引导人把嘎子的“赖”(即邪)提到“政治的高度”去看,那““赖”(邪)”就是可以原谅的了,不仅可以原谅,而且是“最可贵的革命品质”,“最闪光的革命智慧”了。中共要培养的,就是那么一股子 “嘎”劲儿,也就是邪劲儿。它需要的就是赖劲儿十足、邪气冲天,甘当党的炮灰的鬼头鬼脑的“嘎”小子。这样以来,看的多了,久而久之,正与邪之间的界限,在人们的心目中就逐渐模糊起来,最后就颠倒过去了。直到现在,中国有些人还对“9.11”幸灾乐祸,视萨达姆为“好汉”,根源正在于此。

说白了,战争并不比孩子打架文明些。影片《小兵张嘎》将“赖”(邪)当作“机智”来宣扬,正是对“毛的军事思想的精髓”的生动图解,正是其所谓“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的具体体现。凡事都有一定之规。“盗亦有道”。战争也是一样,也有道德底线,也有其规则,否则,就是“打乱仗”、“乱打仗”。中共的原则就是没有原则。中共的流氓本性,被九评中的这句话揭露的一丝不挂。它干什么都没规矩,都不讲规则。毛魔头直言不讳:“我就是和尚打伞——捂(无)发(法)捂(无)天。”“兵不厌诈”,这在古代兵法中,也不是什么正经东西,更不是精华,而不乏消极、阴暗的东西。过去打仗,是要下战书、讲阵式的。古代兵法中的一些“心法”约束规则和正常战法,也是双方自觉遵守的。而中共所谓的“军事思想的精髓”,其实就是“兵不厌诈”中的糟粕。简言之,打仗也不能玩邪的,而中共干什么都玩邪的,在军事上同样也是,甚至可以说玩的特别邪。其流氓本性,在军事上表现也特别突出、特别露骨、特别淋漓尽致。其所谓的“军事思想”、“军事斗争艺术”,正是其流氓军事斗争权术,是古今中外兵法中的糟粕之大成。批判古代在战争中“不擒二毛”(花白头发)是“假仁假义”、“放虎归山”;批判宋襄公列阵迎战是“蠢猪式”战法,而将其没有任何章法、规则,没有任何道德底线的流氓打法、流寇游击战术,自吹成为“军事斗争艺术”、现代军事科学。

这种做法本身,再加上其持续不断、大张旗鼓的宣传,就把人们灵魂深处的道德防线给冲垮了。

“六. 四”前夕,一位朋友问我:“部队会不会开枪?”我当时的确心中没数,就照实回答“心里话”说:“这说不好。按说,人民子弟兵,不会向人民开枪。可是,还有一句话,‘兵不厌诈’。动了兵了,就不好说了。还是小心为妙。”现在要说的是,当时自己虽然对不该开枪认识很清醒,但对“兵不厌诈”却是默许的,无可奈何的。这种观念哪里来的?就是看《小兵张嘎》看的,被“毛的军事思想”毒害的。几年前的中美撞机事件,中共又是玩的这套流氓把戏,硬说是美国佬撞的。美国佬就是不认那壶没喝的酒钱,结果中共也没咒念了,事情不了了之了。常识告诉我们,飞机在飞行中连麻雀都不敢碰,美国佬的飞机大、人又多。飞机在飞行期间出现了问题,美国和飞行员自己都是把飞行员的生命看的比飞机要重的,不会像中国(特别是过去)那样鼓励飞行员舍命救飞机,而是及时跳伞自救。所以,美国佬不会冒险撞中国飞机。当然,在那种情况下,王伟也不会有意去撞美国飞机。事实其实是王伟飞机在跟踪中不慎与美机相撞。这本是一件普通的纠纷。双方如果都以诚相见,完全可以善解。但中共就是中共,你叫它不玩邪的,那是不可能的。何况,它这回好像抓住理了似的,所以不依不饶,想讹美国一下,还借题发挥,想做点儿别的文章。现在要说的是,当时不少人明知中共在搞“军事斗争艺术”,在耍政治手腕,但却不觉其邪,还以为“兵不厌诈”,在“国际斗争”中就该那样,甚至被其狭隘的民族主义宣传所迷惑,在这里根本就不论正邪、不分善恶了。其实,回头一看,除了中了其邪,国家和大家终究从中得到了什么呢?什么也没得到!

中共这八十来年,先是靠暴力抢劫起家,所谓“消灭私有制,建立公有制”的“革命战争”就是杀人劫财敛财;后是靠暴力保护对“名义上的国有资产”的支配权,所谓“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第二次革命——改革”就是害命分脏。但是,它在这当中打出了很多迷人蒙人的幌子,搞的人眼花缭乱。中共的这种流氓本性,之所以推的甚广又盖的很深,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得助于对其“军事斗争艺术”的宣传。今天,在彻底清除中共邪灵及其邪恶党文化的时候,对其在军事方面的流毒亦应彻底肃清之。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6/1/7/38963.html
打印机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中共邪恶“军事斗争艺术”的流毒也要彻底肃清
 
 
高智晟: 人民要求和平转型的底线不容商量
 
 
微软助纣为虐封锁中国网志
 
 
忘了就麻烦!美邮资明日起调价(图)
 
 
小笑话:最近华莱士采访江泽民
 
 
沙龙病危给胡锦涛这个极其重要的启示(图)
 
 
您瞧瞧,当中国人咱能不“自嚎”吗?
 
 
怪事!派出所所长一脚把这球踢给了专家
 
 
 
高智晟:“我能感到便衣的操纵者是一群疯子”
 
 
昔日警察遭折磨 活人被当成木人捆(图)
 
 
《大长今》中的天命
 
 
向大家拜年 白雪有独特的路(多图)
 
 
铁达时表这句广告词超过钟表本身的诱惑
 
 
中共高官自杀雇凶频传 越反腐贪官越多
 
 
贾春旺把顶头上司罗干给告了(图)
 
 
存在了几千年:青海出土彩陶含万字符(图)
 
 
 
 
高智晟 : 上访者的维权价值在便衣的重重包围下升华(图)
 
 
这不是笑话:高干荷兰嫖娼可报销
 
 
这篇新闻不能不在网上流通(图)
 
 
高智晟:北京两会是特权阶层的俱乐部
 
 
月亮姑娘那厚厚的污垢外套掉落灰尘(图)
 
 
腰鼓神韵通天 东土古风传承(图)
 
 
真不是咱想恶心自己(图)
 
 
对中共还有幻想的,早点死了这条心吧!
 
 
薄一波常感叹!从姜维平提前释放所想到的(图)
 
 
飞出鸟笼!新京报释放两副总编是大阴谋(多图)
 
 
新唐人新年晚会还原花木兰(图)
 
 
为中国准备过渡政府
 
 
高智晟:这么多警车跟着我怎能不安全
 
 
高智晟:所有的中国人 请设法记住你周围的那些手上留有血痕的人
 
 
香港,非一般除夕夜(多图)
 
 
渤海上空惊现灵异机群
 
 
 
 
独携天上小团月 来试人间第二泉 (多图)
 
 
一张给人视觉冲击极大的图片(图)
 
 
1月7日来波士顿吃龙虾 看晚会(多图)
 
 
江罗该准备准备 萨达姆请求这种死法(图)
 
 
少女的舞蹈之梦(图)
 
 
小笑话:王冶坪与江泽民的交易
 
 
美前总统卡特和江泽民卸任后谁发傻(图)
 
 
刘伯温求雨和我爹求雨的故事(图)
 
 
这都不是人能干的出来的(多图)
 
 
轮回故事:你说稀奇不稀奇
 
 
流通快!大陆人民币上退党声明与日俱增
 
 
罗干给胡锦涛喉咙插把刀(多图)
 
 
高智晟:还有什么动人的口号可助胡温再支撑上一年
 
 
高智晟:三个方面的因素成就了我
 
 
5天破案挨网友骂 新华网净拿罗干开涮(多图)
 
 
从“芙蓉姐姐”到“祚庥爷爷”
 
 
给李谷一等艺术界人士的公开信
 
 
不计恩怨、宽容大度的刘伯温
 
 
消失的天使
 
 
高智晟:今天的中国需要有圣人心态的人(图)
 
 
老百姓祝法轮功创始人新年好!(多图)
 
 
小宋生孩子不管传递 俺亲自给老江这消息(多图)
 
 
新华社《内参》和黑龙江省委书记下台(多图)
 
 
被我拒绝几次 他依然从大老远跑来
 
相关文章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